《纽约时报》克里会见中国博客作者谈网络自由

北京——周六,一群中国博客作者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进行了一次不同寻常的会面,要求美国关注互联网自由。

周五,克里来到北京与中国领导人商讨地区事宜。上述会面期间,这些博客作者一个接一个地向克里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们认为,中国公民获得信息的能力受到了限制,而中国成为民主国家的前景至多也只能说是不明朗。

“你会与那些渴望自由的中国人站在一起”,帮他们“摧毁这道限制网络访问的‘防火长城’吗?”腾讯财经的记者张贾龙问道。腾讯财经是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的一个部门。

2011年,张贾龙曾因发帖谈论艺术家艾未未和中国官方的矛盾而被拘留三天。他要求克里对一些报道进行调查,这些报道称,一些美国公司曾帮助中国政府对中国公民访问网站的范围进行控制。

调查性记者王克勤说,网络自由事业正在“倒退”。美国官员称,王克勤曾因发表批判性报道而被迫离开一家经济类出版物。

他说,“网络自由度还不如以前。”

原新华社记者、某博客网站联合创始人马晓霖说,网站已成为新闻的主要来源。他还表示,如果中美两国关系出现改善,他希望中国政府放松对互联网的控制。

他说,如果中国成为美国的真正伙伴,“中国政府可能会感到更加自信。”

为了安抚这些博客作者,克里说人权问题是他在与中国官员会面时经常提到的问题,而他曾反复提起媒体和宗教自由的事业。他说他并未听说关于美国公司帮中国官方控制互联网访问的批评,但承诺会调查此事。

克里说,“很明显,我们认为如果中国的网络更加开放,中国经济将更加强大。”

在克里与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他中国高官会面一天后,美国大使馆组织了这次40分钟的会面。

会面期间,克里有时似乎倾向于乐观地看待这个问题,博客作者们则担心情况不容乐观。某重要门户网站主管王冲同时是一个独立外国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想要知道,美国能以怎样的方式帮助习近平建设民主。

克里表示,美国官员正在多条战线开展工作。至于中国的民主,他说,“已经有了缓慢的进展。”

他表示,中国的选举虽然“局限在一个党派内部”,但“地方层面”经常有“非常激烈的争论”。

他指出,对于美国官员来说,在强调人权担忧的同时,与中国官员保持沟通非常重要。

克里说,“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突然插话说:‘按照我们的方式做。这样更好。’”

然而,部分博客作者似乎期待克里拿出更加引人注目、更加激烈的姿态。财经记者张贾龙表示,他很担心那些“良心犯”,特别是人权活动人士许志永和作家、活动人士刘晓波,前者于上月被判四年有期徒刑,后者在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后遭到监禁。刘晓波在服刑期间荣获2010诺贝尔和平奖。

张贾龙想要知道克里是否会探访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并称刘霞健康状况不佳。克里没有直接回应,但表示他在北京只待一天半的时间。

克里说,“我们在所有中美会晤中不断强调这些问题,无论会晤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举行,无论会晤的级别,我们将继续这么做。”

—-

环球时报:向美国务卿“要自由” 好萌的表演

美国国务卿克里会晤了4名中国媒体人和网络博主。

美国国务卿克里2月15日在结束访华行程前会晤了4名中国媒体人和网络博主,会谈主题为“互联网自由”。中方参与者中,有人敦促美国政府就网络防火墙的问题向中国施压,并提到刘晓波、许志永等,呼吁美国政府支持“追求自由的中国人”。

这些“敏感话题”在中国互联网上都不新鲜,中国不乏批评防火墙、为刘晓波和许志永“喊冤”的声音。但中国几位民间人士同美国国务卿克里谈这些问题,多少有点“特别”。

美方主动披露这一消息,可以让克里能就此次访华向美国国内交代,因为这意味着克里在中国“谈了人权”。此外这件事也向中国对现行体制不满的人传递了一个信号:美国始终在关注并支持他们。

美国没有能力直接影响中国的政治发展进程,也阻止不了中国对越过法律边界的异见人士依法进行制裁。经过过去几十年的反复摩擦,这已得到充分证明。中国看似曾经“在美国的压力下”释放过几名在押犯人,但那更多是中美之间的“某种交换”。随着中国愈发强大,今后连这种“交换”的可能也将越来越少。

如果异见人士今后还指望美国政府能给中国现行法律撕开个口子,对他们给予特殊“保护”,那他们就太“萌”了。

美国所能做的是向中国进行“思想渗透”,影响部分中国人的价值观和判断力,在舆论上帮助扩大中国内部“政治异见”的声势,并围绕一些具体人和事给中国找些麻烦。

从历史看,美国的对华“思想渗透”发挥了复杂作用,美国的一些观念已被现代中国接受,客观上推动了中国进步。但随着中国变得强大,美国的“思想渗透”在变质,这当中有意为中国布的“陷阱”越来越多。

西方对华“思想渗透”早已不仅是知识和观念的传播,美国的一些力量很希望它带来符合美国利益的政治效果,因而不断致力于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可操纵,使它产生能够一定程度上撬动中国的各种杠杆。

中国处于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中,建设民主、富强国家已是中国上下的共识性目标,“自由”、“民主”、“法治”这几个词都已进入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表述。但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让中国社会有了更多见识和政治辨别力,该怎么做,中国主流社会已经有了主心骨。

除非中国改革开放出现颠覆性失败,中国目前的国家道路肯定会坚定走下去,这不是少数异见人士在西方支持下能够扭转的。

然而内外的这种联合会让中国主流社会警惕。这种联合最终会发酵成什么,显然有不确定性。中国应如何处理对它的警惕与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以及倡导解放思想之间的关系?随着中国社会多元化的不断发展,这有可能成为一项复杂的挑战。

在中国社会转型和互联网发展交织在一起的时候,美国的“渗透”和中国的反应有可能形成边界有些模糊的“乱仗”,美国当然希望“乱中取胜”,但它未必能做到。美国或许看上去做得“招招见血”,但中国在战略上驾驭了这一切,因为增加了容量和弹性的中国变得更加牢不可破。

看清时代的大格局很难,中国互联网的活跃人士大多只能与身边的小格局和短线利益互动。这在一定意义上说是无奈的。确保自己成为中国前进正能量的一分子,避免滑入负能量,这需要大的政治清醒,它首先意味着在周围环境模糊不清时对爱国主义和促进公共利益的真正坚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