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 驻港国安女特务聊天不慎自曝身份

李 方

一个名为Yu Jenny,大约五十来岁的女人,前不久加了我的Facebook 。但自从她参加了不久前工党泰国芭提雅会议后,表现积极,点赞了我的许多照片,显示出分外的关切。于是我们开始了聊天。聊天中,我发现她关注的方向很有目的性,尤其是民运人之间的矛盾。这引起了我的怀疑,于是开始试探,假装希望归顺朝廷。不料才两天时间,这位老大姐就自爆了身份,自己承认自己的上线是“国安”,自己是“为共产党做事”的。
在此,我将整理出来的两天聊天记录展示给大家,供同道人借鉴,擦亮眼睛。如果有在FB加了这位老大姐的同道人,可以考虑删除她。

201402171232intl1
此人的FB头像

与Yu Jenny的聊天记录

2014年2月14日

Yu:什麼時候離開中國的?
李方:2011年

Yu:出國留學?
李方:不是,以后常住这里了

Yu:你來過香港
李方:很久以前

Yu:怎麼去的芬蘭
李方:我是政治难民。被联合国难民署安置到了这里,你怕不怕

Yu:沒亊、你在泰國認識段井崗嗎?
李方:你认识他?这次和他见面了吗

Yu:是的.這次見他了
李方:原来这样,你和他是朋友啊

Yu:之前不認識、這次我是去開中國工黨第三屆會議、見到他、你怎沒來
李方:你居然是工党的人?方圆的朋友?

Yu:是的、你認識方圓?
李方:段井刚和我共过患难,认识方圆,你和妙禅熟悉吗?

Yu:段井崗跟我說過他的事,妙禪不認識。沒提起你、所以沒對上號…….哈哈
李方:是,段井刚情况轻微,被拒绝,在等待第二次申请我还以为你是旅游呢,

Yu:你和小段同時到泰國的
李方:他早我20多天

Yu:這次我們在巴堤雅開會、會議兩天、玩了兩天
李方:方圆在哪里有房子,你是从大陆移民香港的吗

Yu:是的、但這次人太多、有30多號人、所以住酒店了
我是從上海來香港定居、30年了
李方:对,我看你的一些照片,就感觉是在大陆搞过文艺的人

Yu:我來港之前是廣西歌午團的演員、劉三姐是我的傑作
李方:难怪,是个行家

Yu:你也是文藝界的
李方:我不是我普通百姓

Yu:在國內發生什麼亊?
李方:宣传了点民主,就抓坐牢了。还见了姜野飞,李志友,周广福他们吧

Yu:這次好像沒這些人、你怎沒來?
李方:我太远啊,没法去我也不知道

Yu:你目前做什麼工作
李方:现在还没工作,还在学语言,你和方圆很熟吧?不好意思,冒昧了

Yu:在哪兒工作好找嗎?
李方:现在还不知道,还没去找过得先解决语言问题

Yu:沒關係、我和方圓認識幾年、是通過朋友認識的、芬蘭是什麼語言?
芬兰语。

Yu:我這次與他(方圆)正式見面、之前沒見過、有說不出的感覺

Yu:他雖說香港是工黨工作的重點、但用的人一半是些屬不正常人類……hhhhhhh、有點不可思議

Yu:他為人如何?
李方:交往两年,不大想说。

Yu:他是天主教徒哦、現在我們可以無話不談、這談這散。
李方:以后说吧,我们刚认识,就背后说人坏话,不好呢

Yu:好的、晚了我要睡覺了、順祝元宵節快樂!
李方:祝你明天情人节快乐

Yu:謝謝!拜拜
李方:拜拜晚安

201402171232intl2
此人在泰国参加工党会议期间拍的照片

2014年2月15日

Yu:Hi
李方:你好,有时间来芬兰雪国游玩

Yu:你哪兒幾點、好的
李方:17:26,你应该是11点了吧,晚上

Yu:11:30
李方:对、差6个小时

Yu:對
李方:现在做什么工作呢?退休了吧,如果不需要工作就应该多旅游些地方,好好玩

Yu:香港沒退休的、有錢就退、沒錢只有做哦
李方:也是,香港生活也不容易

Yu:來港是個錯誤的選擇呵、在國內早退休啦
香港是個髙消費城市
李方:那现在还在做什么工作呢,是,什么都贵

Yu:是的、我做政府工作
李方:?

Yu:在政府辦的慈善機構工作
李方:我害怕政府的人呵呵

Yu:沒什麼怕的呀、我負責管理一群弱智人士
哈哈

李方:你的工作做什麼?

Yu:我看你FB就知道你屬海外民運人士
李方:我现在没有开始工作,还在学语言

Yu:有目標嗎?
李方:学会语言,找工作,过日子,就这目标

Yu:其實我這次去泰國是第一次接觸工黨的人士、之前我是個不問政治的人
只會占錢過日子
李方:我不参与那些事了

Yu:每天工作已經壓力很大、
我這次去也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有看法
感覺不好
李方:我不关心他们,我过自己的小日子

Yu:對
他們想我作他們的炮灰呢

李方:大姐旅游过些什么地方啊

Yu:歐美沒去過
李方:不少儿孙了吧

Yu:還沒有、我就一個兒子、剛結婚
你父母在國內?

李方:是在国内

Yu:目前你無法和他們見面呢
李方:是,过些年看能不能回去

Yu:后悔嗎
李方:挺后悔,我现在想,入党就好了,能为国家建设出力

Yu:是呵、所以他們叫我在香港做啥做啥、我不會答理他們、我有80歲的父親在上海呢
李方:大姐可不可以帮我和大陆联系,我想改变立场

Yu:我不想搞到斷六親呵、你這亊我可以去香港中聯辦打聽一下
李方:你和他们熟悉吗

Yu:熟呀、因為我常給他們做大會主持人呀
李方:那真好,如果他们需要,我可以把海外民运很多资料提供给他们作为我的改变证明。我不应该反共,他们现在把国家建设的很强大,我们错了

Yu:還是跟共產黨好、起碼為共產黨做亊他們有錢給我,跟方圓他們搞毛都沒一條,還會把我送上段頭台呵,范不著你說對嗎
李方:是啊,你也在为党做些事吧,我也想
如果我能提供资料,他们会给钱吗

Yu:這亊我先打聽一下
李方:估计会怎么付钱,我想知道,大姐,我这里生活不易,需要钱

Yu:我之前沒做過、我要打聽一下、我很理解你們的苦處、本來遠走它鄉已經很苦、你們再加上另一種身份、是苦上加苦、其實我的生活並不好呀、現在還要工作、為兩餐拼搏呢
李方:但是大姐你可以呆在工党里,为党提供材料,不是一样挣钱吗先别脱离他们

Yu:其實說真的、現在的海外民運人士的資料並不值錢啦
李方:那什么样的值钱,你告诉我,我会做。法轮功的可以吗,我和他们很多人很熟国内的很多民运,维权的,我也很熟

Yu:我先打聽一下再復你
李方:甚至,新疆,西藏那些闹独立的,我也认识几个好的,谢谢大姐

Yu:收到、
李方:希望我俩能合作,都是为了生活

Yu:是呀、大家活著不容易
李方:我想国内的会值钱一些

Yu:也許
李方:什么样的值钱,您告诉我,虽然我现在没有参与,但我做过一段时间媒体,和国内反对派联系比较,广我希望帮助党把国内的反共势力连根拔除,国家就会安静很多年

Yu:也許你和共黨通過這樣的合作、還有回家的機會呢
李方:我想一定会的,但是我没有渠道联系他们,我还知道几个偷偷潜回国内的危险分子

Yu:哈哈…….你這樣做不怕死
李方:不怕我坐了多年牢,害怕什么

Yu:哈哈哈
李方:你帮我,你也会得到回报啊

Yu:我幫你能回家已祘是件善事吧
李方:你可以联系到中联办什么人?普通办事员没用。听说他们在曼谷也有人,但是我不懂怎么联系。

Yu:你先別急、我要問一下
李方:香港中联办太显眼,我想联系他们泰国办事处会隐蔽一些

Yu:你的聯絡電話可以給我嗎
李方:你问的人是什么背景,能让我了解一下吗,我要稳妥可靠,因为我掌握的东西并不一般

Yu:我很久聯繫的人、秘密
知道了

李方:我不需要知道具体姓名什么的,我只想知道什么背景的人

Yu:國安
李方:不,国安很多级别普通的我见过,没意思,有的可能是国保,很普通

Yu:香港沒國保的、只有國安
李方:我希望联系泰国的,你能理解吗

Yu:為什麼
李方:你想,香港一来我不方便去,二来民运的人多,香港民主派的人也多,太显眼,和泰国处的人联系,我会方便泰国我也熟悉一些。我也想听听大姐您的建议吧

Yu:好的、我知道了。我要睡了,明天見, 拜拜
李方:请等一下,我想知道后面怎么联系,我怎么等你的消息

Yu:我也不清楚
李方:哦,那请大姐替我保密,我再想想千万不可以说给任何人,大姐。

Yu:Ok

(聊天结束)

201402171232intl3
此人参加工党泰国会议期间拍的照片

关于Yu Jenny的资料(来自其FB):
曾在 Model 工作
曾就读于上海市延安中学
1976 年毕业班级
住在 Hong Kong
来自 Shanghai, China
181 人关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1. 匿名
    2014年2月18日08:01 | #1

    网上的话还能信?男人还能变女生呢!哈

  2. 匿名
    2014年2月18日10:48 | #2

    这样的共产党特务多的是呢
    海外尤其多,多是在做统战工作的

    至少照片是真的唠。韩寒虽然被揭露代笔,但他说他不移民,就是怕出了国也遇到很多共产党家属、贪官还有共产党特工……韩寒虽然是个骗子,但所言不虚,是实情噢。

  3. 匿名
    2018年1月15日00:22 | #3

    草泥马戈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