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习式改革遭遇两难困境?

恐怕很少有人能料到,经历了35年改革开放的中国社会竟会在今天广东东莞一夜扫黄的风暴中出现官方扫黄和民间挺黄这样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其实东莞扫黄本身的是非曲直如同并不是一个大问题。民间反弹的关键是:民间这次所谓挺黄实质上表达了公权力的腐败、垄断和专横的不满.更深层的含义则是对人们期待的更深更广的政治经济改革的现状的失望。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东莞事件也许是中国社会变革的一个重要标志:整个社会变革开始分化为改革与转型两个进程.而东莞时间表明的是,改革进程正在遭遇转型逻辑”。
改革:官版与民版

目前中国的改革存在着两个不同的版本:一个是官方的版本;一个是民间期待的版本。

两者从内容到方式都有巨大的差异。官方的版本自然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布的路线图。它可以说是面面俱到,涉及的领域多达几十个,但在政治(政府体制)、司法改革等关键领域却着墨不多,其原因就在于,官方的改革有一条明确的政治安全边界,而政治和司法改革许多方面在官方看来有可能超越这条安全边界,容易产生“颠覆性错误”,因此被清描淡写。

相反,近期民间议论最热烈的却是如何在制度上限定乃至制约各级政府的权力,使之不再任意妄为,大规模侵害老百姓的利益和权利,同时给大规模的腐败设下种种制度上的制约,使之不能再漫无边界地侵蚀和溃败整个社会。所以这轮的改革如果还叫改革的话,就应该以改革政府的权力体制为中心,让转型成为这轮改革至始至终的主题。

知识分子阶层普遍认为,目前官方改革路线图是因为政治安全的原因回避着民间强烈的社会转型诉求。因此这次官方的改革无论涉及范围多广,都是修补性的,整固性的,缺乏突破性和开创性。

再从这次官方改革的实行方式看,其方案似乎是自上而下的统一思想,统一指挥,统一号令,统一行动,统一步调。每一项重要改革措施都是由中央统一发令,也就是说一切都要听从新成立的深改组的指挥。
难题

回顾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虽然也是“自上而下”,但邓提出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两大原则,让民间大胆去试,错了改过来就可以了。这让民间迸发了极大的改革热情,发挥了无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可以说当时上下改革的力量在解放思想的旗帜下形成了巨大的合力,因为上下想的东西差不多。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经过35年的改革,多了那么多的“既得利益集团”,其中政府应该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用习近平的话说就是好吃的肉都吃完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在这个时候,领导者想的东西往往是,向深处走将牵扯到方方面面的重大利益,没搞明白就做,容易犯颠覆性错误,江山社稷可能会摇摇欲坠,那还不如不改。

因此,为这次改革先划定边界,统一思想统一指挥使之避免犯颠覆性错误被认为是最稳妥的办法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新年伊始,以习近平为首的新领导班子做了两件令全社会瞩目的大事:一是重拳打击高官腐败,并严厉实行“八项规定”;二是人事布局深改组和国安会;而改革似乎是“西线无战事”。

做这两件事说明,习近平深知民间对改革的诉求之焦点在哪里,也深刻体察到如果不重拳打击腐败和整顿吏治,江山社稷也堪虞。 如果用体制改革做这件事,谁都没有把握不出乱子,意外的风险无法承受。剩下的选择就只有按传统套路,依靠纪检委来重拳出击,这似乎是最安全最稳妥的。

这样做另一个原因可能就是习近平每一项重大决策都在党内受到了太多的牵制,用纪检委重拳出击的办法打击腐败和严厉实行新政吏治在党内高层获得了起码的共识,而任何其他的政策选项都没办法得到各方的支持。

有人可能会说,习现在是大权独揽,享有着比毛邓还大的权力,他什么不可以做呢!那只是表面现象。不错,他现在是集差不多所有的权力在手,但如果深入分析一下,就会看出无论是新常委班子的布局,还是深改组和国安会的人事安排,其实都是各方面势力平衡的结果,差不多是一套班子,没有太大的出奇之处。

他都做一把手,与其说是大权独揽,不如说是在这个特别不确定的时期,他不得不被推到了这个位置,承担起全部责任。

最近他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就说过,他要承担起该负的责任。如果了解中共体制和规则,再想到这次改革设置的那么多的边界和审慎的部署,我们应该相信他说这话不是在应景,而且这样的行为方式也符合他一贯的从政风格和个性。
东莞环节

至于东莞事件是中央反腐吏治新政的一个环节,还是一次计划外的事件?我们目前还没有更多的证据来说明。不管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东莞事件至少说明,受到打压的中国知识分子阶层气不顺,与中央的“思想差距”仍然巨大,民间对公权力的腐败和专横可以说到了“怨声载道”的程度,以至于形成了对改革的两种力量和期待的摩擦和碰撞。

如何化解,如何统一,这对新班子又是一个挑战。如果搞得不好,新的改革的努力将事半功倍。

习式改革将如何演进确实是个问题。进行制度性改革,实现社会政治经济的逐步转型,恐怕党内还没达成共识,言之过早。

如果是按现在的路子,在原有体制内进行大力度的反腐和吏治新政,其实也有边界。

反腐越往高层打,牵扯的面就越广,不管是已退休的,还是现任的,谁家也不能保证没有一点问题,到最后大家都感到有威胁了,你还怎么打下去?

吏治新政把下面的官僚也得罪殆尽,上下都没有了安全感,反腐和新政还能搞下去吗? 自己先成了孤家寡人。两条路各得难处,那条都不好走。可时间不等人:前期的改革成果正在被各种利益集团耗尽,经济发展速度在逐步下降,通货膨胀也在吃掉中产阶级的那点家底,环境危机愈演愈烈,如果失业率再控制不住,全社会都将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所以蹉跎也不等于安全。可能有人会说这不是耸人听闻吗? 现在的各种社会矛盾犹如冰下激流,表面平静,实则十分尖锐。现在的官方的改革运动,可以说系于一人之身,全党都在听号令,说一点动一点,不说不动,犹如戴着镣铐跳舞。

一个垄断,一个腐败,将最终使习式改革陷入困境。

除非,下决心走出旧制度的樊篱,以壮士断腕的精神推动社会转型。历史反复证明,什么都想得到,最后很可能是什么都得不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