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扫黄,政法委向习近平公开纳下投名状

盖戈

风暴刚刚扬起时,我很难看清风暴中心的风眼在那里,又会将风暴带向那里,因为风暴的目的当然不是吸引看客的惊讶眼球,而是当看客都专注于风暴可怕的情状时,操控风暴的风眼趁机实现发动这场风暴的真正目的。

全国范围内掀起的扫黄行动,在中国甚至世界范围内引起如此大的关注与争议,确实超出了大陆执政当局开始预设的情景,所以才有了人民日报那两篇骂街式的无力辩解文章。按照这场风暴的风眼在设计这场风暴时的预计,所有看客和观众都会不约而同的鼓掌喝彩,为公安部的雷厉风行,为中国的扫黄决心,为执政当局的态度严明,但世事难料,谁又能想到,执政当局站在如此之高的道德高峰之上,一直等待鼓掌声响起,不料民众吐出的唾液,反而将当局从高山之上完全冲下,摔倒在人民日报失去斯文的叫嚣和环球时报充满诡辩的自我意淫铁板上。

正所谓,一个成功的老鸨背后,肯定有一个伟大的警察!让警察去扫黄,怎么看都像是男人要自宫,看客们不禁要问,你真的要割这一刀吗?你昨天还不是依赖他在逍遥快活吗?你想过你挥下这一刀之后的结果吗?

前三十年,每一次当这个男人真要挥刀之时,房间的灯突然断电了,看客们慌乱之中跑出房间,回过头来找即将自宫的男子时,眼前的舞台早已变换,因而这三十年,中国的色情业由点到线,由线到面,从南往北,从东到西,全国上下一片黄,除了我们的国旗,是万黄丛中一片红,但不是纯红,也有五个黄星,这就是这三十年在中国执政党、中国警察总后台政法委的领导制理下,中国黄色产业成长壮大的概况。

但是,今年不同了,因为政法委的总后台周永康成了习共中央必须要拿下的刀把子,连带着政法委也成为中共中央眼中不稳定的对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亲临中央政法委会议,撂下狠话,逼着整个政法委高层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站队选择,是跟习共中央还是跟周氏旧党?

习老大发火了,后面的戏也就能猜着了:

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长郭声琨发文,以学习习近平讲话拉开整个政法委效忠习近平的宣誓大会。

此后,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人民日报发文,所有公安副部长表态,

更后,习中央符号性人物傅振华挑明了那一层薄薄的纸:确保党对公安工作的绝对领导,

最后,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人民日报宣布投诚,将习近平政法委讲话上升到理论层面,从而在态度层面完成了政法委的蜕变和对习共中央的投诚。

俗话说的好,光说不练,要防生变,正当习共中央纳闷这政法委怎么变成了理论研究院时,行动的枪声响起:广东六千警察,一举拿下六十个姑娘——-这就是理论之后的行动,态度之后的出手!

没想到,当这些风尘女子倒在正气凛然的警察脚下时,民众没有喝彩,反而对公权力掀起口水战,出力并没有讨好的公安部,原以为揪出这些弱弱的失足姑娘时,会赢得喝彩而拥有了向习共中央挤出笑脸的勇气,没想到搬起石头不但砸了姑娘们的饭碗,不得已之下,就又砸了东莞公安局长的位子,这不,民意还在沸腾,也没有看到中央的高层有谁出来看一看热闹的场面,公安部更不得已下,又说,全面追究东莞公安系统的责任———

解读中国的扫黄,只需要理解一句话,一个成功的老鸨背后,必然站着一个神通广大的警察,一个神通广大的警察背后,便是尾大但马上要掉的中国政法委——–

政法委一众领导们在想,要我们说的,我们也说了,没让我们做的,我们更做了,还要怎样?杀人不过头点地,周永康的晦气不能让整个政法委来背吧?

扫黄过后,便是政法委集体落地回归平安之时,其实,政法委也知道,大领导们,志向,不在妓女。

大领导们也知道,政法委,目标,不在扫黄。

但是,政法委摆出的姿态恰恰就是习共中央需要的态度,这才是整个事件的核心。

东莞的姑娘们,才是这一场投名状白纸上的血迹,镜头前的容貌,将被永远定格在道德不能原谅的罪柱之上。

此刻,正在忙碌的,恰恰是镜头盲区后的整个色情产业链的设计者,操控者,他们正在布置更大生意,倒下六十个少女,但产业链还在,妓女生产流水线还在!

倒下一个东莞公安局长,但公安部还在,政法委还在,权力边界没有缩小,寻租的对象没有更换!

所以,中国下一个阶段的色情业黄金时期的种子已经埋下,因为,这一场风暴过去之后,意味着这一届政法委完成了效忠,将会获得中央认可,警察在地方权力系统的地位将会稳固,不再发生人事地震,那么,要去依靠和寻租的对象,其实还是那几个按摩房里脱下警服的——-最熟悉不过的朋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