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东莞“扫黄老人”不恨小姐恨保护伞?

东莞近期扫黄风暴,让曾经因举报涉黄业而两次被逼离开东莞的“扫黄老人”王秀勇再次暴露于人前。身为山东省郓城县人的王秀勇说,他不恨“小姐”,恨的是“保护伞”。
据国内媒体报导,被称为“扫黄老人”的王秀勇因双手残疾,靠用脚写字、磨刀切菜、打扑克下棋等技艺在大江南北卖艺谋生,走过了大半个中国后,1980年代他来到了广东。从1986年他在东莞生活了近20年,看着东莞的发迹、繁荣及色情业发展到空前规模。
2010年3月份,时任东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卢伟琪抛出“扫黄杀手锏”,公布个人手机号码接受市民举报涉黄涉赌。王秀勇按报上公布的号码,拨了电话,但不是没人接听,就是不通,或者语音信箱。同年5月开始王秀勇艰难地抄起圆珠笔, 在一个单线格本子上先后绘制了三张粗糙“扫黄地图”,并跑到大朗镇公安分局把绘制的扫黄图交给警方,警方不理。于是,王秀勇找来了媒体,结果“老人绘制扫黄图”消息不胫而走,东莞各镇公安开始出动警力扫黄,王秀勇还亲自充当向导,但不久就遭人殴打,并接到电话恐吓。
王秀勇不仅不敢扫黄,连他在街上为谋生而卖艺这个活也不敢做了,他只能以捡破烂为生。他虽然把自己遇到的状况屡次上访,但当局不予理会;在2010年12月,东莞市公安局让他买了火车票回山东老家。
2011年,王秀勇又再度回到东莞,并隐姓埋名在一工厂找到了一份看门人的工作,但却在警方2013年的一次搜查行动中,让警察认出了他;之后他就遭老板娘辞退。他再度离开了东莞。
王秀勇这次得知东莞扫黄风暴后,除了愤懑之外,他脑子里开始出现了一些反思的东西。他说,“我不恨‘小姐’,我恨的是‘保护伞’。”
东莞色情业泛滥被曝光后,“性都”东莞连续被媒体起底,指东莞酒店色情已集团化经营,股权安排复杂,某些公权力部门人士亦持股,持股量或达三成。
东莞“性都”此次被曝光后,东莞色情业保护伞受到舆论关注。日前东莞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严小康及八名基层派出所长、警察已被免职及停职调查。公安部日前宣称,要追究东莞市公安主要领导和其他有关负责人的责任,拟派督导组南下广东查处经营者及幕后保护伞。
港媒《苹果日报》指,公安部矛头直指东莞高官。知情者及媒体举报某高官的家族在东莞经营夜总会、开公司涉仗权敛财详情,被点名者包括其老婆、胞妹、胞兄等;其本人更被指是裸官(家人已出国定居),符合中纪委“贪官榜”条件。
大陆网站称,近十年来,东莞GDP增了,但黄色GDP成了支柱。文章称知情者指,某高官的老婆、妹妹、妹夫、亲哥、堂弟等在当地经营房地产、实业、文化公司等。有网民曾在东莞工作多年,在网上实名举报某高官家族在东莞等地的营商关系,包括其老婆操控东莞娱乐场所消防许可证、妹妹及妹夫拥有倾力打造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实业集团、堂弟进军文化产业、外甥女婿经营东莞夜总会等。……种种传闻,似乎都证实东莞扫黄在向着善良人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但是次扫黄伊始,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还引爆微博大V们口诛笔伐,不少民众和媒体一边倒地为东莞加油,本应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扫黄行动,却招惹众怒,网络上骂声一片。不过,同时这些舆论亦指向东莞色情业的保护伞。
笔者对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引爆微博大V们口诛笔伐不以为然,因为黄赌毒不仅在中国内地,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地方都是负面的——至少受限制的,公知不能因为对官方的某些作为不满而不问是非。但的确,扫黄在中国二十几年来,不知搞了多少次,在官方的报导中,不时有大小规模的“扫黄”行动,但结果是越扫越黄,更加繁荣“娼盛”。在利益驱使下,中国大陆的官方网站,包括官方喉舌都充斥着色情内容。而官员嫖娼的风气愈演愈烈,究其根源,祸害还是在官场。
广东当局已经公开宣布,东莞市公安局长以及相关的几个镇的公安局长被免职。这个的消息并未消减媒体继续深挖东莞涉黄产业内幕的劲头。有媒体报导爆料称,东莞娱乐场所的大股东是财团老板,持股约4、5成,高官“插股”约3成,而警方是色情业的靠山。
据北京《经济观察报》引述一名东莞酒店业者表示,东莞色情业者每年净利约1.5亿至2.4亿元,但竞争激烈,必须打好关系才能生存。报导指,东莞娱乐场所的大股东是财团老板和高官,曾有人目睹酒店老板和官员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报导引述知情人士说,得到“公安系统的支持”非常重要,“有的派出所所长是酒店常客,他们到酒店消费,一方面向客人证明是‘安全’的,另一方面带来大量客源。”还有公安局扫黄前会通风报信,要业者避锋头。此前,曾有多家香港媒体报导说,在过年之前,涉及东莞色情业的警方人士便已听到有关风声,称公安系统部署要展开扫黄行动,提醒既得利益人士关闭生意场所,以免受搜查。
报导并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当地警方、党政干部及地方黑帮头目通常都持有当地豪华酒店的股份。报导表示,每逢有打击运动,镇公安分局会叫上酒店餐饮行业的负责人开通气会,“最近风声紧,不该有的东西就收走了。”或者发放红头文件,预先警告相关场所将有打击运动,形势实在危急的还可能简讯通知。
酒店业老板都认为,这些打击运动的影响一般也就一两个月。
同时,香港《文汇网》2月16日的报导表示,因历史原因和激烈竞争,东莞的酒店业娱乐行业像澳门博彩娱乐一样采取了集团化经营。没有人知道色情服务给东莞带来多少确切的收益。报导引述东莞一位认识多名莞籍酒店业富豪的知情人士说:“一家普通连锁酒店年利润都能达到2000万。”……
中国古话说,万恶淫为首。但一帮贪心贪色的黑心官员却“以恶治国”、“腐败治国、淫乱治国”,因为如此,中国大陆人道德观念崩溃,官场声色犬马。舆论认为,中国色情泛滥的根源在于官场,嫖娼者有什么资格扫黄?即便扫黄也是走过场,并不是真正要杜绝色情。历数因腐败落马的官员——上至政治局委员下至有权的科员,无不情妇众多,广东政法委书记陈绍基还是省公安厅长。在这样的人领导下,其心腹铁杆难免个个是“淫棍”,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高官寡廉鲜耻的示范作用,制造出了难以计数的色狼、淫棍。有些官员还有奸淫、性侵幼女的嗜好,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变态行为,正是“色情治国”的必然恶果。
此外,当下的中国,正常的价值观念遭到颠覆,传统的家庭观、婚恋观遭到前所未有的亵渎,社会上色情行业猖狂泛滥,人们笑贫不笑娼。时下的中国,包二奶、养情妇、性贿赂已经成为官员追求的一种“流行时尚”,不但不引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有调查数据显示,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有情妇。各级官员在淫乱、糜烂方面,推陈出新,变态丑陋超乎想像。
在网络,央视本身就被讽为天下第一号大妓院,缺乏真正新闻媒体的职业操守。所以,香港《明报》评论指,央视自以为正义的报导,却在网上受到差不多是一边倒的嘲讽,网民很有才,并没有公开地支持东莞的色情业,而是以恶搞和戏讽方式解构央视扫黄镜头的“崇高”。央视的“焦点访谈”是不久前落马的央视前副台长李东生发迹的栏目,李东生落马前任公安部副部长,他落马后,就有媒体揭秘李东生当央视台长时权色交换,各取所得。
而五千年来,中国历代王朝都以对上天的信仰,仁、义、礼、智、信的基本道德维系着统治,一旦道德体系崩溃的时候,一个朝代的统治也就瓦解。一个时期来,一些官员彻底颠倒了五千年中华民族的是非标准,已经完全丧失了道德基础和道德支柱,已经没有了任何道德感召力,也彻底失去了民心,连带官场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如果官场在道德上已经破产了,处处沦为笑柄和街鼠,那么仅仅抓捕嫖娼卖淫的升斗小民,又有什么大的作用呢?!
有海外的评论认为,很多人虽然不支持色情服务,但他们更反感扫黄者的道德优越感。中青报记者曹林发表看法认为:央视此次暗访东莞报导引发如此大的网络吐槽,是社会对抗与分裂的反映。央视“义正词严”的扫黄镜头被当成体制的象征,蹲地抱头掩面的失足少女被想像成了被压迫被欺凌的底层。这种对抗的隐喻,决定了央视扫黄舆情的基本面。加上舆论对央视符号的习惯性不满,还有官场性乱象的传闻引发的民怨,藉此一并爆发。
但无论怎样,社会大众特别是网络大V们,对扫黄本身,还是要有一个基本的正面判断——既然有法律规定“黄赌毒”该清除,无论如何还是应该遵照法律的规定。
更重要的是,现任政府任何改革的实施,都将触动利益集团的的格局。出于被清算的恐惧,利益集团时刻都会全力阻击习、李改革。社会大众特别是网络大V们,应该配合与正面评价一切有利于改变中国|、使之良性发展的举措。
——此前,群众路线教育的确在中国内地见到了成效,这从官场的风气改变就可以得出——官员们的大吃大喝有了看得见的改变。
现在开始扫黄,想必也会见到成效。
曾听一位官员谈人生,他说:人啊这一辈子只为了“两巴”——上为嘴巴,下为鸡巴。此言虽粗俗但的确道出了许多官员的人生哲学。现在,如果习、李改革能管好官场这“两巴”,大概真正的改革就会、也才会有成效。
而被破坏的道德基础和道德支柱,也才会逐渐被修复。
贪污和腐败,根源都在官场,特别是官场上的保护伞。
这也可能是东莞“扫黄老人”不恨小姐恨保护伞的原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