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信钢贸融资:上海分行60%贷款存风险敞口

今年1月,中信银行股东会通过去年核销额度增加32亿元,不良资产核销额度由此累计达52亿元。中信银行行长朱小黄在日前举行的2014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透露,该行新增的不良资产主要是2011—2013年间的钢贸行业不良贷款,其中最突出的是以上海为主的钢贸。

据理财周报报道,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

只要提到上海钢贸,大家都会想到民生。孰不知做得最早的是中信银行,后来很多进来的银行都在学中信模式。

截至2013年上半年,中信银行逾期贷款合计306.85亿元,比年初增长42.82%;长江三角洲不良贷款余额达到100.27亿元,占总额61.26%,不良贷款率2.22%,较2012年年末均大幅增加。钢贸风险完全暴露以后,中信银行长江三角洲资产质量严重恶化。

据了解,2011年钢贸危机发生之后,中信银行上海分行成为中信钢贸坏账最严重的分行。当时中信银行上海分行钢贸规模100亿元,风险敞口却达60亿元。左伟国以及时任公司银行部老总均被调离岗位。

知情人士透露,中信银行早些年提出供应链金融战略的规划方向就是钢铁和汽车。2011年以前正值基建兴起,在中央政府4万亿元财政刺激的推动下,钢贸行业一片兴盛。

中信上海分行为抓住钢贸企业客户,做了大量的小企业联保。部分支行行长为能放贷,亲自带队和企业交谈。

由于企业间采用联保形式,当宏观经济下行、钢贸行业低迷时,许多企业就如同多米若骨牌似地倒下。

但在2012年危机发生初期,与钢贸商多有合作的中信银行上海分行并没有立即抽贷,反而力挺。在各家银行都对钢贸商贷款限制时,中信上海分行更是逆势增加周宁钢贸商授信额度。

然而资金链断裂以及钢市低迷,并不能挽救钢贸行业的颓势。钢贸企业资金链断裂、跑路后,银行对相关企业诉讼案件以及金额均大幅增加。

截至2013年上半年,中信银行涉及的诉讼和仲裁金额在3000万元以上的案件(无论本集团为原告/申请人还是被告/被申请人)共计144宗,标的总金额为95.86亿元。案件、金额分别比上年年末增加32宗、27.61亿元。

而中信银行作为被告/被申请人的未决诉讼和仲裁案件(无论标的金额大小)共计52宗,标的总金额为人民币2.3亿元,案件和金额仅较上年年末增加4宗、0.03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中信银行上半年诉讼案件和金额大幅增加,主要是中信银行上海分行频繁对钢贸诉讼所致。

另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则表示:

行长朱小黄将调任集团,主要与银行不良贷款控制不住有关。朱在走之前要把在任时的历史包袱做个切割,把该暴露的问题全部暴露出来。大幅增加核销额度就是用来处理坏账的。

2014开年以来,上海钢贸圈内多位大佬及相关人士遭遇查封和起诉,“上海钢贸大王”肖家守被曝名下4.66亿元股权资产被查封,且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涉及20多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从2月11日至5月13日,上海钢贸圈的另一大佬周华瑞也将面临20余起诉讼纠纷。

面对逐渐浮现的钢贸危机,各家金融机构纷纷采取了应对措施:

平安银行去年核销含钢贸贷款在内的新一贷”等定价较高业务逾15亿元。

除了要求钢贸商增信、重组外,买断、核销贷款也是民生银行处置风险主要措施,去年末钢贸余额比年初下降超过10%。

建设银行2013年前三季度大幅核销超70亿不良贷款,不少为江苏、上海地区的钢贸贷款。

工商银行2013年前三季度不良核销超过120亿元,主要发生在小微企业、钢贸领域。

交通银行2013年总计不良核销近百亿,还有大笔不良资产转让。

多名银行业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目前钢贸贷款已处于结尾阶段,只是法院审判进展缓慢。法院案子堆积,包括未来得及受理的、受理未起诉的、起诉没办法执行的等等,要全部处理掉还需时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