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最低工资,最蠢政策

大西洋两岸的正义之声越发响亮:提高最低工资吧!这种意识形态化的呼声被视为贫穷和不平等的解决之道,甚至是促进生产率增长的方法。但事实并非如此,相反,从政治学来讲它是民粹主义,从经济学来讲也糟糕之极。

如果劳动力价格上涨,对劳动力的需求可能下降,从而导致就业岗位减少。在21个制定最低工资标准的欧盟(EU)国家中,失业率平均比未制定最低工资的7国高出近50%。强迫企业提高员工薪酬不能促进经济活动;这样做不过是再分配,而且有副作用。

幻想家和狂热分子以为,全面涨薪可以骤然提高员工生产率。但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员工干的是同样的活,只是工资增加了。提高最低工资与绩效完全无关。既然是依法提高固定额度的薪水,人们为什么还要更刻苦地工作呢?

提高最低工资会引起整个薪酬体系的升高,因为员工希望保持工资级差。最低工资骤增还会引发通胀。这样增加了公司成本,但销售额和利润不会上升。由于回报率必然下降,这些举措将伤害投资积极性。在衰退期间,我投资了一些企业,帮助它们发展,这创造了就业岗位。如果英国大幅提高最低工资,我们的招聘计划将立即冻结,未来的投资也会蒙上疑云。

最低工资的一个害处是,它相当于对大量招聘教育水平低、没有稀缺技能工人的企业征收了一笔税。由于雇佣成本升高,底层公民被进一步挤出就业市场。这相当于对他们的惩罚。提高最低工资的举措会鼓励企业寻找劳动力的替代品,例如外包或自动化。就连餐馆都可以这样做。如果餐馆老板被强迫提高员工工资,他们会采用电脑点单系统等技术,从机械化的工厂采购更多由机器制作好的熟食。

提高最低工资的倡导者通常是象牙塔里的经济学家。他们大多数人的工资直接或间接来自纳税人,从未创过业,也没给别人付过工资。他们最关心的是发表晦涩的论文;许多经济学家一生中可能犯过无数错误,但不会因此损失一分钱。相比之下,企业家是就业岗位的创造者,如果薪资成本太高,他们要么破产要么放弃。他们明白,低薪的解决办法不是让政府强迫雇主涨薪,而是提高工人教育水平。当然,这个任务艰巨而漫长,而提高最低工资似乎简单速效——但它有损总体的繁荣。

英国实行全国统一最低工资的荒唐制度,这意味着尽管全国各地生活成本、失业率水平等等差异巨大,但劳动力的价格却是一样的。这个不幸的事实完全破坏了最低工资制度所谓的科学性。因地制宜制定不同的最低工资标准实施起来颇为复杂,但当主观武断的法规扰乱市场自由交换时,情况一贯是复杂的。

提高最低工资听上去很美好。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以为这样做是合乎道德的。除了贪婪的资本家以外,还有谁会反对?但理论家们没有认识到,这会限制机会,助长通胀,打击投资,鼓励企业寻找劳动力的替代品。如果政府热衷于这个想法,不妨免除更多低收入者的一切所得税和工资税。此举有助于提高工作报酬,也能让工作比领取救济金更具有吸引力。比起靠福利为生,工作几乎肯定能带来更多的尊严和健康——正因此,消除失业、促进(而不是阻碍)就业岗位的创造才如此重要。

提高最低工资尤其伤害那些缺乏技能的穷人和没有经验的年轻人,让他们没有就业机会。这怎么能减少不平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