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贡钦:该不该向大陆游客征税?

最近,有香港立法会议员提出建议,向非香港居民的陆路旅客开征每人100元的入境税。认为旅客人数已超出本港承受能力,开征入境税可以遏止“水货”活动,纾缓对市民日常生活和交通挤塞的影响。预计新税项会令每年访港旅客减少 1,000 万人次,主要是一些不留宿的内地旅客。

特首梁振英强烈反对该建议,认为现时每天有十万人次访客经陆路来港,主要是内地人,同时每天都有十八万人次香港居民进入内地工作、读书,向来港旅客开征入境税不可行,因为难保内地也向港人征收入境税,香港不可以未富先骄。

香港旅游业议会反对向非香港居民的陆路旅客开征每人100元入境税的建议,认为会损害香港的形象。

另有议员反建议,在边境设置购物区,专卖受内地游客欢迎的产品,这较征收入境税更好,还可减少对北区居民骚扰。

是否向陆路来港旅客开征入境税,引发香港朝野激烈争议,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莫衷一是。

近日,有反对内地个人游旅客来港的团体在尖沙咀发起「驱蝗行动」,成员手持港英旗帜与内地游客对骂,又在广东道名店外叫嚣,更多次与支持个人游团体互相挑衅及推撞冲突。

开征入境税迎合特首的治港手段

向陆路来港游客开征入境税的提议,其实迎合了特首的治港手段,与特区政府近年实行的暂缓深圳等地非户籍民众透过「一签多行」到港旅游,限制游客购买奶粉,禁止「双非」孕妇来港产子,非香港永久居民在港置业要额外支付买家印花税等,异曲同工,都是加强政府管治,限制内地对香港的需求。令人费解的是,提出建议的「人民力量」议员一直是香港特区政府施政管治的「死对头」、「绊脚石」,可是在治港手段上却心有灵犀,一脉相承。

说实在的,对来港游客开征入境税与香港是否「未富先骄」没有半点关系。世界上,一些国家和地区以及旅游景点对游客都是有限制的。例如,南亚的不丹,出于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对外国游客有着特殊的规定,只能组团,不能自由行;政府规定了比较昂贵的旅游费用,限制了入境游客的数量。再如,马来西亚的沙巴旅游胜地,为避免生态系统遭受破坏,当地政府正在研究限制入境游客数量。又如,中国内地的许多热门旅游景点,采取提价、限制人数、减少开放时间和天数等限制游客,使名胜古迹可以维修保养,休养生息。

要凯恩斯还是亚当.斯密?

2013年全年访港旅客人数达到5430万人次,比上一年劲升11.7%,创历史新高,当中七成约3800万人次是来自内地的旅客。这是香港旅游业多年推广香港的结果。香港特区政府面对每年来自内地的庞大消费群体,其管治理念和管治手段都要明确,是要凯恩斯还是亚当.斯密?既是政府主导干预市场的凯恩斯主义,还是回归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的亚当.斯密的传统。

如果要凯恩斯,港府近年采取的限制游客的管治措施都是正确的。因为从凯恩斯主义的角度来讲,大量的游客可能对当地经济造成负面影响,需要用贸易保护主义来限制。

如果要亚当.斯密,港府近年采用的限制游客的管治措施都是错误的。因为从亚当.斯密的观点来看,大量的游客带来了需求,扩大了市场,价值规律创造了供给,降低了交易成本,对当地经济做出贡献。

香港的选择

凯恩斯和亚当.斯密,一个是用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限制需求以适应供给,另一个是用市场价值规律「这只看不见的手」扩大供给来满足需求。“这两只手”分别能够在不同时期的特定条件下维护资本主义的不断发展。然而,如果“这两只手”在同一时期的一般条件下混合使用,可能会造成信息失真或混乱或无所适从,从而造成决策判断失误。香港目前的状况就是如此。

香港连续二十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这是香港的竞争优势。香港政府长期实行的经济政策是“自由放任”,回归前调整为“积极的不干预”,现在实行的已是「选择性干预」,正在向“经常性干预”发展。可以预计,在不久的将来,香港这个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将让位。

香港要在凯恩斯和亚当.斯密二者之间做出选择,不要到了积重难返之时被迫接受马克思的「计划经济」体制,那将是灭顶之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