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應就朝鮮暴行調查報告採取行動

日內瓦,2014年2月17日

人權觀察今天表示,一份聯合國最新報告發現危害人類罪行正在朝鮮發生,並呼籲國際法庭加以偵辦,將加害者繩之以法。

該報告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於2013年3月指派的調查委員會完成,建議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將朝鮮情勢提交國際刑事法院(ICC),並建議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 專員應進行調查。由澳大利亞法官邁克・科比(Michael Kirby)擔任主席的這個三人委員會,預定於2014年3月17日正式將其調查發現提交人權理事會。其後,人權理事會將做成決議,就該委員會的建議採取 行動。

“這份驚人的報告應該促使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正視這些荼毒朝鮮人民且危及區域穩定的暴行,”人權觀察執行主任肯尼思・羅斯(Kenneth Roth)說。 “安理會過去僅僅著眼朝鮮的核武威脅而忽略了朝鮮領導班子的罪行,他們指揮著一個勞動改造、公開處決、強迫失踪和集體饑饉的殘暴體制。”

該委員會的報告發現,這些危害人類罪行“依據國家最高領導階層頒布的政策”已在朝鮮實行數十年,包括“人口滅絕、謀殺、奴役、酷刑、監禁、強姦、強迫墮胎 和其他性暴力,基於政治、宗教、種族和性別的迫害,強迫遷徙,強迫失踪,以及故意造成長期飢餓的不人道行為。”該報告特別指出,它“對所有被認為威脅政治 體制及領導的人口進行系統性、普遍性的攻擊。”

新影片呈現暴行目擊者的證言

在該委員會報告發布同時,人權觀察今天發表一部影片“朝鮮:勞改營倖存者的故事(North Korea: Tales from Camp Survivors)”,內容訪問朝鮮政治犯勞改營(管理所)的倖存者敘述他們長年在牢中受到的虐待,包括有系統的使用毆打、剝奪食物以致飢餓和公開處 決,藉以控制囚犯。該影片也訪問到前勞改營警衛,詳述獄方的管理方式和暴行。關於這類勞改營,該委員會發現:“在管理所政治犯勞改營中對囚犯實施的難以言 喻的暴行,和20世紀極權國家曾建立的勞改營並無二致。”

新影片通過目擊者證言揭露朝鮮恐怖統治

該委員會報告發現,在1990年代大饑荒期間,由於“明知將導致饑饉惡化及人口大量死亡,仍以維護現行政治體制為目的而實施的決定和政策,”是針對“飢餓 人口”犯下的危害人類罪行。此外,該報告還發現,朝鮮特務在1970年代到1980年代初期大量綁架日韓兩國平民的行為,也構成危害人類罪。

“這項調查所得到的各項重大發現不應被忽視,”羅斯說。 “既然相關罪行是由國家行為者執行,只有國際法庭才能適當地進行刑事偵查,將加害者移送法辦。”

人權觀察敦促人權理事會支持該委員會的建議,在其3月份的會期中對朝鮮通過強硬決議,並責成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將該報告直接轉交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和聯合國大會採取行動。

該報告結論說,它蒐集的信息已構成“應由合格的國內或國際司法機關進行刑事偵查的…合理基礎,”這種機構可能包括國際刑事法院,或由聯合國安理會或聯合國各會員國同意設立的特別法庭。

除了將朝鮮提交國際刑事法院外,該報告提出聯合國安理會有權針對朝鮮成立特別法庭。人權觀察指出,這是一種合適的途徑,因為該委員會紀錄的許多罪行是發生 在2002年國際刑事法院規約尚未生效之前。過去,聯合國安理會曾經成立特別法庭審理在盧旺達和前南斯拉夫聯邦發生的罪行。

在安理會之外,該報告注意到,聯合國大會也可以通過決議設立特別法庭,委任一組有意願的國家負責運作。這種由聯合國各會員國直接成立而非經由安理會授權的法庭,雖然沒有聯合國憲章賦予的強制力,但仍可發揮許多與安理會授權法庭同樣的功能。

人權觀察要求安全理事會各成員國立即邀請該調查委員會簡報其發現,並呼籲其他各國支持追究朝鮮罪責的努力。

“聯合國於二次大戰後成立的目的,就是要解決這種大規模侵權問題,”羅斯說。 “這份報告中描述的種種暴行,已對聯合國根本理念構成深刻挑戰,應足以促使這個組織採取嚴厲行動。鑑於受害者遭受的痛苦和損失,亟需以迅速果決的行動將加害者移送法辦。 ”

更多人權觀察有關朝鮮的報導:英文及簡體中文版。
聯合國報告摘要如下:
一位政治犯監獄前警衛告訴委員會:“在〔政治犯勞改營〕裡面的受刑人不被當人看待。他們永遠不會獲釋〔…〕他們的紀錄都被永久抹消了。他們注定要奴役至死。我們被訓練將受刑人視同敵人。所以我們不把他們當人看。”

一名囚犯告訴委員會,他被關在耀德(Yodok)勞改營的十年中間,被強迫處理超過300具遺體,他並描述勞改營當局如何將一座曾經用來埋葬死去犯人的小 山丘剷平,改成玉米田:“當機器把泥土翻開時,原本安葬在那裡的屍體也被搗碎挖出來;許多手臂、大腿、小腿,有些腳上還套著襪子,在推土機前面翻滾。我嚇 死了。有位牢友當場嘔吐。…警衛們後來挖出一道壕溝,命令一些囚犯撿拾地面的遺體和屍塊丟進去。”

該委員會發現,政治犯勞改營的囚犯,包括兒童,甚至犯人生下的嬰兒,都只能靠著“獵捕和採集昆蟲、囓齒類小動物和野生植物,或設法偷取警衛和牲畜的口糧” 維持生存。一位囚犯描述剝奪食物的後果說:“〔那裡的〕嬰孩肚子漲得大大的。〔我們〕煮蛇肉和老鼠肉給嬰兒吃,如果抓到一隻老鼠,就算是我們的大餐了。只 要是活的東西我們都得吃,能找到什麼肉就吃什麼肉;不管是天上飛的、地上爬的。任何長在土地上的草,我們都得吃。勞改營裡面就是這樣。”

一位目擊者談到該委員會認為是人為導致的1990年代大饑荒:“我們剝樹皮、挖地下的甘藍菜根來吃,但還是吃不飽。時間一長,我們的老婆婆和其他身體虛弱的人都餓得完全不能動。”

另一人說:“死掉的人這麼多,我們的棺材不夠,只好去借〔傳統用來埋屍的木板〕給他們下葬。我們連刻墓碑的木頭都找不到。你就知道死掉的人有多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