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与法西斯

一个民族普遍陷入焦虑与暴戾,革命的危机也就逼近了。所谓革命,狭义的理解,就是旧体制的崩盘,新体制的建成。新体制是否一定比旧体制好?那可不一定,纳粹建立法西斯新体制是最有力的佐证。中国高层人士近期向精英推荐一本书《旧制度与大革命》,其用意何在,当然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明白的事。本人没有读过那本书,并不知道说什么。顾名思义,猜想是讲制度与革命的关系。 这无疑是在启迪国人思考。

是走向法西斯,还是走向民主?

假如中国再暴发革命,体制会走向哪一个方向?这个族群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向:一是要走向民主,一是要走向法西斯。当然,族群中更多的人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似乎无论走向哪一个方向都与他无关。什么叫法西斯?法西斯是专制体制的极端,专制登峰造极了就是法西斯。新体制当然不会叫法西斯,会叫一种什么主义,但本质上可能比法西斯还法西斯。朝鲜叫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美国叫美利坚合众国,可见名称并没有实质的意义。

中国国情的特殊性决定了其政治走向的不定性,几乎没有人可以左右其未来的走向,就算是毛泽东,集英雄与枭雄的特质于一身,到了晚年也一样顾此失彼。身陷这样一个特殊的国度,越是有政治抱负的人,其命运的风险就越大,追求民主的人是如此,追求法西斯的人也是如此,他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控不了,更不用说驾驭国家的政治走向。

革命后到底会走向法西斯,还是会走向民主?只有天知道。假如从人类文明发展的大趋势来看,应该是走向民主的机会大些;假如从国情的特殊性来看,则是走向法西斯的可能性大些。 到底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大趋势支配中国未来的走向,还是国情的特殊性支配中国未来的走向? 恐怕也只有天知道。

这问题让我想起一则社会学话题,这话题我也是从朋友的闲谈中听来的。美国有位社会学专家对德国走向法西斯感到困惑,因为他认为德国的日尔曼民族是世界上最理性的民族之一,人类历史上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大半是德国人,按理说这样的民族不会陷入疯狂,可恰恰是这个民族搞出了最强大的法西斯帝国。这位专家为探讨法西斯产生的原因,做了一个很有启发性的实验,实验得到的结论就是:搞法西斯只需三天,搞民主需要三年。

搞法西斯只需三天,搞民主需要三年

大约是二十多年前听到这句话,当时中国的改革开放如日中天,大家都充满信心,当然不在意朋友的那些话,而今只依稀记得大概了。据说那位专家特意在贫民区的学校选择一个被认为最差的班级,仿效法西斯模式训练学生,结果只花三天时间就改变了那个班级,无论是组织纪律性,还是其他的行为表现,都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专家制定的实验培训分为三天三步。

第一天第一步统一制服。仿照法西斯让学生穿上统一的制服,高级深色毛料,笔挺结实,穿在身上显得格外雄壮威武。然后向学生宣布,国家要培养一批未来的卫士,承担保卫国家的重任,经过学校全面评估后选中了你们这个班级做为精英班,因为你们是最优秀的。你们身上的制服就象征着你们与众不同,要求你们的行为要与你们身上的制服相符合,三天后如发现哪一位同学的表现不配穿上这一身制服,学校就收回他身上的制服,并调往普通班。然后再给他们播放特意制作的影片,渲染法西斯军容的威严。接下来颁布一套严格的行为规范,要求学生要把自己训练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那些学生平时被视为问题学生,被其他同学看不起,当他们穿上特制的制服后,神情振奋不已,为自己被国家选中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因此迸发出从未有过的激情投入到训练中。

这一步在心理学上叫心理暗示:首先说他们是最优秀的,是与众不同的,并用划一的高级制服,把他们与其他班同学分别出来,让他们觉得自己真的与众不同,让他们树立起自豪感。然后再给他们定出行为规范,要求他们的言行要与他们的身分相符。这也就是现在人所说的制服控,当年红卫兵为一身绿军装如痴如狂也是这种制服控的体现。

第二天第二步仿效军衔制。 根据第一天的训练成绩,授于不同级别的军衔,把军衔制成徽章钉在制服上,并颁布各级军衔相应的职责与荣誉及晋升机制,军衔成为身分地位的象征。这一点显然是在内部建立等级,用等级激励人上进。

第三天第三步建立权力金字塔。仿效法西斯的组织结构,根据军衔级别建立起等级森严的权力金字塔,由下至上绝对服从,由上至下绝对权威,并授于最高军衔的班长绝对的权力。当然小学生的绝对权力并不是决定生死的权力,而是管理学生日常行为的绝对权力。接下来一周就交由那班长自行管理,那个班级表现出很强的自律性与积极性。一个小法西斯组织的雏形就这样形成了。

专家还在另一个学校做另一组实验,用民主的理念培训学生,由学生自选班长,仿效民主的多党制自组团体,相互监督,结果是差班还是差班,还是乱糟糟,甚至更乱。故而专家得出结论:搞法西斯只需三天,搞民主需要三年。

当然,专家的结论只是一种实验性的结论,并不是实践性的结论。三天并没有搞出一个真正的法西斯,同样三年也搞不出一个真正的民主。这是因为法西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仇恨,专家的训练并没有使用这一个因素,所以并没有搞出真正的法西斯。

专家的实验对象选择还没有稳固思想的少年,而不是选择已有稳固思想的成年人。假如选择成年人,这就取决于成年人原有的价值观了。要把流氓变成法西斯分子,那是一顿饭的功夫;要把流氓变成民主的公民,三年未必就能做到。要把心里充满仇恨的人变成法西斯,易如反掌,让他穿上军装,并发给他一支枪,立马就变成法西斯分子了。

这个实验的结论意味着人性底处有一种法西斯的情意结,所以易于把人培训成法西斯分子,却难于培养成民主的公民。

人性底处的法西斯情意结是从哪里来的呢?下文再讲。

人性中法西斯的情意结

继续民主与法西斯的话题,上文谈到社会学家的实验结论:搞法西斯只需三天,搞民主需要三年。这是因为人性底处潜藏有法西斯的情意结,所以把人变成法西斯分子容易,把人变成民主的公民就难。所谓的情意结就是人渴慕某种东西,久而久之便凝结在心里成为一种潜藏的意欲,俗称为心结。人的这种法西斯情意结是从哪里来的呢?

法西斯的情意结实质上来自于人性更深层次的三种情意结:一是荣誉,二是权力,三是仇恨。法西斯宣传的所有的理论都是为了把人的这些情意结升华凝聚成为法西斯情意结,让人丧心病狂成为法西斯分子。所以说这三种情意结也可以称为法西斯的情意结。 至于这些情意结更深层次的根源来自哪里?本人不是读心理学的,就说不清楚了。

荣誉情意结.

凡是健全的人,都有渴慕荣誉的意欲,也就是荣誉情意结。法西斯正是利用人性的这种情意结,杜撰出一系列的荣誉来满足人的这种情感需求,从个人荣誉到团队荣誉,到党团荣誉,到民族荣誉,到国家荣誉,构建起荣誉金字塔,国家荣誉成为至高无上的荣誉。

法西斯铺天盖地宣扬国家荣誉,打造各种各样的勋章,以满足人对荣誉的渴求。蛊惑人为国家作出牺牲, 成为国家的工具,实质上是成为法西斯的工具。

权力情意结.

凡是健全的人,都有渴慕权力的意欲,越是年轻的人越渴望得到权力,这就是人的权力情意结。要想得到权力,唯有加入组织,只有在组织里才有机会得到权力。法西斯组织就是因应人的这种权力需求构建起权力金字塔,等级森严的权力金字塔,从上至下的绝对权威,从下至上的绝对服从,把权力的残暴演绎到登峰造极.

由权力崇拜演绎出对领袖的崇拜, 领袖拥有绝对的权威, 成为至高无上的神, 这是法西斯最突出的特征. 在西法斯所宣扬的精神世界里,领袖就是至高无上的活神,朝觐领袖是人生莫大的荣耀. 权力崇拜, 领袖崇拜, 实质上都是荣誉情意结的深入演绎.

仇恨情意结.

凡是健全的人,都会有嫉妒或愤懑的情绪,假如这种情绪没有得到及时化解,累积在心里就会变成一种情意结,那就是仇恨。宗教信仰都是引导人化解这些负面的情绪。 法西斯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是引导人化解负面情绪,反而是催化激化人的负面情绪,把负面情绪转化为仇恨,把个人仇恨升级为阶级仇恨,民族仇恨,国家仇恨,鼓动报仇雪恨。

法西斯总是绞尽脑汁树立敌人,阶级敌人,民族敌人,国家敌人,鼓动民众为消灭敌人而奋斗。唯有如此才能维持法西斯存在的合理性,也唯有如此才能鼓动法西斯分子作出牺牲。

前面说的那个实验,并不是真正的法西斯组织,仅仅是一个法西斯组织的雏形。因为专家培训时仅仅利用荣誉情意结与权力情意结, 并没有利用仇恨情意结, 所以那个实验仅仅是一场游戏,而不是真正实践法西斯。

流氓的法西斯情意结.

流氓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少数的高级流氓, 那就是野心家阴谋家, 往往会成为法西斯头目; 另一类是大多数的低级流氓, 活在社会的底层, 一旦被法西斯收拢, 必然成为最坚定最忠实的法西斯分子, 为法西斯事业冲锋陷阵万死不辞. 活在社会底层的流氓会成为法西斯组织主要的人力资源,因为流氓的心里潜藏有强烈的法西斯情意结。

流氓对荣誉的渴求. 尽管街头流氓表现出破罐破摔,似乎并不在乎荣誉,实质上流氓之所以成为流氓,往往就是因为小时候内心里对荣誉强烈的渴求得不到满足,失望折挫后导致反叛而走向破罐破摔,可其内心底处一样潜藏有对荣誉的渴求. 流氓一旦被法西斯所收拢而许以种种荣誉, 便会成为最狂热地的法西斯分子.

流氓对权力的渴求. 流氓多数活在社会的底层, 备受权力蹂躏, 对权力即恐惧又渴求, 恐惧权力的残暴, 渴求自己也能得到权力摆脱被蹂躏的命运, 甚至期望得到权力蹂躏别人. 流氓一旦被法西斯所收扰而许以种种权力, 便会成为最忠实的法西斯分子.

流氓对报仇的渴求. 流氓多数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备受权贵富豪欺凌, 心里往往充满仇恨. 西法斯正是抓住了人性的这个弱点, 把个人仇恨升级为阶级仇恨, 民族仇恨, 国家仇恨, 鼓动流氓起来报仇雪恨.流氓玉石俱焚的精神就来自于内心底处强烈的仇恨,流氓一旦被法西斯所收扰而许以报仇雪恨, 便会成为最残暴的法西斯分子.

越是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也越容易成为法西斯分子,因为活在社会底层的人, 自小被摈弃在荣誉的边缘, 自小被强权欺凌. 对荣誉的渴求, 对权力的恐惧, 对权贵的仇恨, 累积成为法西斯的情意结而潜藏在心里, 法西斯只需稍加鼓动, 这些人往往也失去理性而成为狂热的法西斯分子.

社会贫富悬殊越大, 社会越腐败, 民众越暴戾, 法西斯的社会基础也越大, 革命之后走向法西斯的可能性就越大.

法西斯的情意结衍生出法西斯的五大特征, 下文再谈.

法西斯的五毒

继续民主与法西斯的话题, 上文谈到人性中法西斯的情意结, 本文谈法西斯的基本特征. 什么叫法西斯? 无人能给法西斯下确切的定义,认识法西斯要从其基本的特征入手。

法西斯把专制极权推向登峰造极,具有五大基本特征:

一是 国家崇拜。

二是 领袖崇拜。

三是 愚民教育。

四是 鼓动仇恨。

五是 独档专制。

这也是法西斯的五毒,推行五毒就是推行法西斯,五毒俱全的政体就是法西斯政体。

国家崇拜

这是法西斯的第一个特征。

国家崇拜就是把抽象的国家意念转化为神圣不可置疑的旗帜,国家荣誉成为至高无上的荣誉,蛊惑民众追求国家荣誉,把一切荣耀归于国家。

国家崇拜就是把抽象的国家意念转化为至高无上的权力意志, 凌驾于国民的一切权益之上,以国家的名义剥夺了国民的一切权益, 包括生命的权力.

国家崇拜就是要求国民无条件服从于国家, 无条件为国家作出牺牲,民众成为国家的工具,成为国家的奴役,实质上是成为法西斯的奴役, 被法西斯以国家的名义奴役.

国家崇拜把所谓的“爱国”拔高到道德的制高点,“爱国”成为独夫民贼地痞流氓高举的大旗。只要打出一面爱国的旗帜,就可以打砸抢,就可以杀人放火。纵然是杀人如麻的军阀,恶贯满盈的流氓,只要打出爱国的旗帜,都成为民族英雄。

法西斯搞国家崇拜,实质上是把法西斯独裁者的意志包装成国家意志,独裁者的意志成为神圣不可抗拒的圣旨,任何违逆法西斯权力意志的行为, 都是对国家的背叛, 都要受到严厉的制裁.

在法西斯时代,国家成为最神圣的图腾,一切荣誉归于国家。国家也成为最恐怖的夺命符,法西斯分子随处可以 “我代表国家枪毙你”。爱国成为法西斯作恶的挡箭牌, “卖国贼”成为法西斯残害别人的万用罪名. 法西斯一手高举爱国的大旗, 一手挥舞杀人的魔剑, 以 “国家”的名义滥捕滥杀,以“国家”的名义巧取豪夺,法西斯所有罪恶都是在“国家”的名义下公然猖行.

领袖崇拜

这是法西斯的第二个特征,也是法西斯最突出的特征。领袖崇拜就是把领袖当神拜. 法西斯的领袖崇拜大致可以概括为三个层次:

一是领袖拥有绝对的权威. 法西斯建立起等级森严的权力金字塔,从下到上绝对服从,从上到下绝对权威,领袖处于金字塔的最顶端,拥有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威。法西斯把领袖意志转化为神圣不可抗拒的权力意志,领袖要谁死,谁就不得不死,全国人民成为法西斯独裁实现其个人意志的工具。

二是领袖成为真理的化身. 法西斯把领袖思想包装成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夜以继日对民众进行洗脑灌脑,用领袖思想取代天底下所有人的思想。领袖的话成为真理,一句顶一万句,领袖成为真理的化身,民众成为领袖思想的信徒,从被动到主动成为法西斯的奴役。

三是领袖成为至高无上的活神. 法西斯铺天盖地吹捧领袖, 把一切功绩归于领袖, 把一切荣耀归于领袖, 领袖是人民的救星,领袖是宇宙的太阳,领袖成为权力之神, 智慧之神, 道德之神, 成为神圣无比至高无上的活神. 任何对领袖不敬的行为,都是大逆不道,都要受到严历的惩处,甚至被毁灭。

法西斯搞国家崇拜, 主要是为奴役民众的肉体, 以国家的名义奴役民众, 要民众无条件地为国家做出牺牲; 法西斯搞领袖崇拜, 主要是为奴役民众的精神, 让民众成为法西斯忠实的信徒, 从被动转向主动, 为法西斯效命.

愚民教育

这是法西斯的第三个特征。

法西斯离不开谎言,国家崇拜需要谎言,领袖崇拜需要谎言,鼓动仇恨需要谎言,维护专制需要谎言,奴化民众需要谎言,用谎言美化暴力,用谎言蛊惑人心,用谎言毒化民心。

谎言重复一万遍就变成了真理,这就是法西斯奉行的真理。然而,把谎言变成真理,仅仅简单的重复远远不够,要把谎言变成真理就必须推行愚民教育。愚民教育就是垄断所有的传播媒体,垄断所有的学校,圈养一大批文人,用谎言和诡辩,杜撰出一系列荒谬的逻辑,杜撰出一系列似乎而非的理论,铺天盖地夜以继日地对民众进行洗脑灌脑,特别是对青少年进行洗脑灌脑。愚民教育的结果就是民众普遍失去了正常的思维能力,甚至失去了对基本常识的判断能力。在法西斯思想长期荼毒下成长起来的人,变成了法西斯的信徒,为法西斯摇旗呐喊,为法西斯冲锋陷阵。

关于愚民教育,本人在<<套用“模式”说愚民>>一文中已作阐述,这里就不重复了。

鼓动仇恨

这是法西斯的第四个特征。

法西斯用暴力夺取政权,用暴力维护政权。法西斯的暴力本质决定了法西斯的本性, 必然是依靠鼓动仇恨驱动民众为法西斯效命。其原因大致可以概述为三个方面:

其一. 法西斯靠鼓动仇恨发动暴力运动。暴力就是掠夺,就是迫害, 就是杀戮,暴力最主要的动力就是仇恨。法西斯的野心家阴谋家,就是通过鼓动仇恨把心里有仇恨的人收拢起来组成暴力集团,用暴力夺取政权。法西斯鼓动民众把个人的恩怨化为阶级仇恨,民族仇恨,国家仇恨,然后鼓动民众起来报仇雪恨。用仇恨驱动杀戮,杀戮又激化仇恨,杀戮与仇恨互为因果毒化民心,成为法西斯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

其二. 法西斯靠鼓动仇恨把暴力正义化。法西斯为了把暴力合理化,杜撰出一系列的理论,把穷人的贫穷归咎于富人的剥削,把富人定性为剥削阶级,把穷人定性为被剥削阶级,鼓动穷人起来报仇雪恨,消灭剥削阶级,创造没有剥削的平等社会。为消灭剥削阶级,就要进行大规模的暴力运动,暴力成为正义之举, 法西斯成为正义的化身.

其三. 法西斯靠鼓动仇恨嫁祸于人。法西斯专制并不能给民众带来持久的利益,相反给民众带来更沉重的苦难,为了嫁祸于人,法西斯夺取政权之后还必须不断制造敌人群体,把民众的苦难归咎于敌人的封锁破坏,进而鼓动民众仇恨敌人消灭敌人,继续为法西斯做出无条件牺牲。所以在法西斯时代,人民永远被要求艰苦奋斗。

无论是夺取政权之前,还是夺取政权之后,法西斯总是要不断地制造敌人,鼓动仇恨,制造敌人是为鼓动仇恨,鼓动仇恨也是为制造敌人,由仇恨产生敌人,由敌人产生仇恨。

法西斯总是不断地制造出三种敌人: 阶级敌人,民族敌人,国家敌人。

制造阶级敌人,鼓动阶级仇恨,挑起民众仇杀;

制造民族敌人,鼓动民族仇恨,挑起民族仇杀;

制造国家敌人,鼓动国家仇恨,挑起国家仇杀。

法西斯就是这样靠不断地制造敌人,不停地鼓动仇恨,发动一场接一场的政治运动,进行大规模的迫害杀戮,甚至发动大规模的战争,为法西斯暴力维持政权制造理由,为驱动民众为法西斯卖命制造动力。

法西斯愚民教育主要的功能就是从理论上制造敌人,鼓动仇恨,把青少年变成心里充满仇恨的法西斯信徒,心甘情愿为法西斯效命。所以在法西斯时代成长起来的人,大多数人都是活在仇恨之中。

独党专制

这是法西斯的第五个特征, 也是法西斯最根本的特征,最本质的特征,所有的特征都归结于这个特征。

独党专制,就是由一个政党操纵国家所有的机制对民众实施全面管制。从民生到政治,从商品到文化,从生育到教育,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几乎都被一个政党所掌控。法西斯独裁通过掌控一个核心集团,由核心集团掌控一个庞大的政党,由庞大的政党掌控全国的政军警法,对全国实施全面的管制。独裁者的意志通过政党凌驾于一切之上。

传统的专制是家族专制,主要是靠血缘与婚姻联盟;法西斯专制是政党专制,主要靠意识形态联盟。当然法西斯专制也少不了血缘与婚姻联盟,因其源头就是传统的家族专制。从家族专制演化到政党专制,无论是在广度上,还是在深度上,法西斯专制的残酷性都远远地超过传统的家族专制。传统的家族专制能量毕竟有限,所以民众还有相当的自由度,俗话说“山高皇帝远”,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苛政猛于虎的故事,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民众还有逃避的空间。

然而,法西斯的政党专制,一个庞大的政党取代了几个家族联盟,其能量就变得非常巨大了,故而法西斯专制可以达到无孔不入登峰造极的地步。在法西斯时代,民众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权益,失去了政治权益,失去了财产的权益,甚至失去了生命的权益;民众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自由,失去了行动的自由,失去了言论的自由,失去了信仰的自由,失去了思想的自由。

法西斯通过政党专制,在广度上,在深度上,在规模上,在细节上,把专制极权的恐怖政治推向登峰造极。这一点下文再谈。

法西斯把专制极权推向登峰造极

继续民主与法西斯的话题,上文谈到法西斯的基本特征,本文谈法西斯的政治本质。法西斯的政治本质就是把专制极权推向登峰造极。

传统的专制是家族专制,以血缘与婚姻结成政治联盟;法西斯专制是政党专制,以意识形态结成政治联盟。从传统专制演变到法西斯专制,政党专制取代了家族专制。

政党政治是人类历史近代的产物,政党政治后来走向两极化:一极走向民主解除专制极权,一极走向法西斯把专制极权推向登峰造极。正是政党政治给法西斯带来巨大的政治力量把专制极权推向登峰造极,没有政党,便没有法西斯。从这一点意义上讲,法西斯专制就是政党专制,通过一个庞大的政党施实法西斯专制。

一个庞大的政党取代了几个家族的政治联盟,其政治力量呈几何级数翻倍,把专制极权推向登峰造极。一个庞大的政党形成一个庞大的专制网络,把整个国家的一切事务置于专制网络之下,这就是法西斯专制。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法西斯专制的残酷性与恐怖性都远远地超过传统专制。

政党政治给法西斯带来巨大的政治力量,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说明。

政党政治具有更大的欺骗性

传统的家族专制,靠血缘与婚姻结成政治同盟,这种传统的家族政治很难把政治纲领包装成为大多数人谋利益,所以没有多大的欺骗性。封建王朝最大的欺骗性不过是把皇权包装成授受于天,以天子自命,仅此而已。

历史上的封建帝王,几乎都是公然宣称打天下坐天下,打天下就是为自己当皇帝。秦始皇毫不隐瞒自己当皇帝的意志,而且公然宣称要把皇帝宝座传给子孙后代以至万万代,所以自称始皇帝。汉高祖刘邦也是公然宣布非刘姓不封王,把天下当作刘家的天下。封建帝王没有什么为人民服务之说,也没有什么爱国主义旗帜,当年满清八旗全是打着他们家族的旗帜,他们都是公然宣称打天下就是要建立家天下,就是要征服天底下的人为他们几家人服务。

法西斯专制由政党政治取代了家族政治,具有更大的欺骗性。

其一. 政党政治突破了家族政治姓氏的局限性,不再是靠血缘与婚姻结盟,而是靠意识形态结盟,获得了更广泛的社会基楚,而法西斯政党更是致力于收拢社会基层民众,所以法西斯容易将自己包装成代表大多数人。

其二. 法西斯的政治纲领许以基层民众眼前的利益,通过杀富人分财产博取民心,把法西斯的政治纲领包装成为大多数人谋利益。

其三. 政党具有比家族更多的资源包装推销政治纲领,法西斯通过操纵一个庞大的政党, 庞断所有的传播媒体,垄断所有的学校,圈养一大批文人,杜撰出一系列的理论,夜以继日排山倒海地鼓吹法西斯的政治纲领,把谎言变成真理。

所有的法西斯政党都是把自己包装成代表大多数人,为大多数人谋利益,蛊惑基层民众投身法西斯组织,为法西斯效命。

政党政治具有更大的动员力量

法西斯组织比家族联盟具有更广泛更强大的动员力量,其主要原因有三方面:

其一. 法西斯把政治纲领包装成为大多数人谋利益,迎合基层民众眼前的利益要求,所以法西斯的政治宣传更容易蛊惑人心。

其二. 法西斯政党具有极其严密的组织, 等级森严的权力金字塔, 从下至上绝对服从, 从上至下绝对权威,法西斯领袖位于金字塔的最顶端,拥有绝对的权威,法西斯领袖一声令下,全党总动员。

其三. 法西斯政党广泛收拢社会基层民众, 并在政党外围建立起法西斯后备组织, 如青年团, 少年队, 引诱青少年对法西斯效忠, 为法西斯效命. 青少年以加入法西斯为荣,以效命法西斯为荣, 法西斯领袖一声令下,可以全国总动员投入到法西斯的政治运动中。

法西斯通过操纵一个庞大的政党, 发动一场接一场大规模的政治运动,制造政治恐怖,诱逼更多的人投身到法西斯的政治运动中,使法西斯得到排山倒海的动员力量。

传统专制的家族政治,靠几个家族联盟,动员能力始终是有限的,所以传统专制时代, 少有大规模的政治运动,特别是近代人类自身意识的普遍觉醒,再靠家族政治动员,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法西斯政治是群氓政治

法西斯的本质就是用暴力夺取政权,用暴力维护政权。法西斯的本质决定了法西斯的暴力政治,暴力政治就是鼓动仇恨宣扬暴力,把民众变成充满仇恨热衷于暴力的流氓,这就是群氓政治。

法西斯政治的整套宣传理论,都是在鼓动仇恨宣扬暴力。鼓动仇恨就是鼓动民众把个人的恩怨转化为阶级仇恨,民族仇恨,国家仇恨,鼓动民众起来报仇雪恨。 宣扬暴力就是把暴力正义化,美化暴力,歌颂暴力,鼓动民众使用暴力报仇雪恨。法西斯夺取政权之前鼓动民众杀富人分财产,夺取政治之后鼓动民众相互撕杀,为清洗镇压反对派制造理由。

法西斯政治蛊惑民众走向野蛮与残暴,而不是引导民众走向文明与善良。法西斯治下的国家,从学生课本到文学作品,从报刊杂志到电影电视,铺天盖地排山倒海地鼓动仇恨,美化暴力,美化战争。在法西斯政治荼毒下成长起来的人,心里充满仇恨,热衷暴力,以斗人为乐,以杀人为荣,渴望斗争,甚至渴望战争,变成狂热的法西斯信徒。

法西斯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发动大规模的战争, 就是因为千千万万的民众变成了热衷于暴力的狂徒,心甘情愿为法西斯效命。

政党政治变成无孔不入的特务政治

这是法西斯政党政治最恐怖的一面,法西斯通过操纵一个庞大的政党组织向全国广布政治特务,对整个社会实施严密的监控,实行恐怖统治,这就是特务政治。

法西斯一方面许以党员更多的生存发展机会,入党可以获得升学入伍提干的优先权;另一方面则把政治冷淡的人标签为落后分子,甚至被打成反革命,被终身剥夺生存发展的机会,而且祸及子孙后代亲朋好友。 特权与恐怖,诱逼民众争先恐后加入法西斯组织,换取多一点的生存发展机会。 要想加入法西斯组织,就必须向组织表忠心,表忠心具体的行动就是告密,告密成为加入法西斯的敲门砖。

法西斯还进一步通过发展政党外围的政治组织,诸如青年团,少年队,妇联工会等,诱惑民众向法西斯组织靠拢,党内党外形成一张庞大的政治特务网络,把法西斯专制的触须伸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甚至伸入到普通民众的家庭里。

在法西斯时代,民众的一言一行都可能被告密,或是一句无意的话语,或是一封普通的家书,或是一则随意的日记,都可能被告密而被打成反革命,遭到严历的惩治,甚至被处以极刑。告密的人可能是你的邻居,可能是你的邻桌,可能是你的朋友,可能是你的亲戚,可能是你的学生,可能是你的老师,可能是你的枕边人,甚至可能是你的子女。文化大革命,老婆告发老公,老公告发老婆,屡见不鲜,甚至发生子女把父母告发到公安机关要求判处死刑的所谓大义灭亲的悲剧。 窃听,偷窥,试探,告密,揭发,成为法西斯政治特务的家常便饭,把整个社会置于恐怖之中。

传统的家族专制也搞特务政治,中国历史上最出名的是明朝,由宦官组建政治特务机关,史称东厂,让官员闻之色变。野史传闻,有王公大臣晚上在家里与几门姨太太打麻将掉落了一张牌,到处找不到。第二天上朝,皇上拿出一张牌,对那大臣说他掉落的一张牌有人帮他找到了,吓得那王公大臣面如土色。野史传闻是否属实,无从查证,但明朝东厂的恐怖应该不会假。然而,封建王朝的政治特务主要是用来监控官员,帝王们并不认为民众会有多大的威胁,政治特务也不能从民众身上榨取到多少油水,所以封建王朝的政治特务对民众没有多少兴趣。

法西斯政治是通过发动民众夺取政权,民众的政治意向成为法西斯兴亡的决定性因素,这就注定了法西斯对民众的两面策略:一方面要鼓动民众对政治狂热,另一方面又要严密监控民众的政治意向。故而法西斯通过操纵一个庞大的政党组织,向社会广布政治特务,从七八岁孩童到七八十岁老妪都可能成为政治特务或告密人,监控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

这只有政党政治才能做到,法西斯正是通过操纵一个庞大的政党把特务政治推向无孔不入的地步, 也就是把专制极权推向登峰造极. 在法西斯时代,民众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权益,失去了政治的权益,失去了财产的权益,甚至失去了生命的权益;民众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自由,失去了行动的自由,失去了言论的自由,失去了信仰的自由,失去了思想的自由。在法西斯时代, 民众只是法西斯的工具, 法西斯的奴役.

民族的劣根性是滋生法西斯的沃土

继续民主与法西斯的话题。中国未来再暴发革命,到底是走向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唯有天知道。民主与法西斯对垒,不是简单的气力拔河,更不是人数多寡的对比,而是一场价值观信仰的抗争。

一个普遍缺失宗教信仰的民族,普遍不认同普世价值观的民族,我怀疑民主的力量会有多大,可我不怀疑法西斯的力量会有多大。为什么呢?理据主要有两点:一是特殊的国情,二是法西斯的本性。这里就说特殊的国情。

特殊的国情

这个国度被专制文化浸淫了二千多年,近代又被阶级斗争思想荼毒了几十年,无论是专制文化,还是阶级斗争思想,都是法西斯政治的基本元素。法西斯政治的源头就是专制思想,而阶级斗争理论则是推动法西斯运动最有力的工具,纳粹的法西斯专制也是阶级斗争理论的实践结果。 纳粹用阶级斗争理论演绎出法西斯极权,苏共用阶级斗争理论演绎出共产极权。把法西期政治与阶级斗争理论进行一番剖析比较,不难看出两种思想的一致性;把纳粹极权与苏共极权进行一番剖析比较,也不难看出两种政治的一致性。这两种政治都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实行极权专制。

阶级斗争思想传入这个古老的国度,快速与专制文化结亲,滋生出新的政治思想,肆虐这个国度几十年,造就了特殊的国情,这种特殊的国情就是滋生法西斯的沃土。实事上这个国家已成为世界上最难实行民主的国家,要在这个国家推动民主千难万难,要在这个国家推动法西斯并不难。

专制文化造就了民族的劣根性

中华文化大致可以概括为两大范畴:一是奴性文化,二是谋略文化。这种文化造就了这个民族根深蒂固的劣根性,专制体制可以延续几千年而不消亡,就是依赖民众的这种劣根性。这一点他们心里非常清楚,所以他们不是致力于启蒙民众消除劣根性,而是不遗余力地杜撰谎言谬论,迎合民众的劣根性,美化民众的劣根性,深化民众的劣根性。专制文化与民族的劣根性,相辅相成延续几千年,已经说不清楚到底是专制文化造成了民族的劣根性,还是民族的劣根性造成了专制文化,正如鸡与蛋的关系,谁也说不清楚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了。

奴性文化造就了底层民众的愚昧与顺服.

中华文化的发展权自秦王朝起就被专制所垄断,早已衰变成一种奴役民众的文化, 这种奴性文化主要是用来推行愚民策略,旨在奴化民众,把民众变成顺服的奴役,从身体的奴役到精神的奴役,心甘情愿为专制效命,并以此为荣。

这个民族被奴性文化浸淫了二千多年, 奴性早已深化到骨子里, 已经成为一种遗传基因带在身上而形成劣根性, 表现出种种卑劣的习惯性行为. 愚昧的民众不能明白自己与生俱来的权力,他们会把当好奴隶作为与生俱来的责任,并把当好奴隶作为人生莫大的荣誉。

谋略文化造就了英精阶层的阴险与狡诈.

谋略文化是中华文化最大的误区,中国人把谋险诡计当作人类的智慧。诸葛亮成为中国人的智慧之神,他除了一身的阴谋诡计,对人类文明的进步几乎毫无建树。这种文化误区,导致中国人崇拜阴谋诡计,而不是崇拜真正的智慧,历史的后一千多年,这个民族对人类的文明发展几乎没有什么重大的贡献。这种文化造就了中国人的价值观,越是阴谋诡计的人,就越多的人敬佩,就越多的人跟从,集阴谋诡计于一身的人成为英明领袖。

奴性文化把民众变成愚民,谋略文化把精英变成阴谋家野心家,凡是钻进古书堆里的精英,不是书呆子,就是阴谋家野心家,这个民族永远不缺少阴谋家野心家;阴谋家野心家成功了注定是独夫民贼,这个国度也永远不缺失政治骗子独夫民贼。

奴性文化与谋略文化造就了文化价值观的偏差。

奴性文化推行愚民策略,谋略文化把阴谋诡计当作人类的智慧,造就了这个民族价值观的偏差,从“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到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实质上都是“弱肉强食”的翻版,动物世界里的生存原则被冠冕堂皇地移植到人类社会里,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上二千多年不见有大的进步。崇拜权力,崇拜帝王,崇拜领袖,唯独不崇拜真理;崇尚阴谋诡计,崇尚勾心斗角,崇尚尔虞我诈,唯独不崇尚诚信。打江山坐江山,在中国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不为人上人,甘为刀下鬼,不仅野心家阴谋家梦想当帝王,就连街头流氓都梦想做草头王,享受荣华富贵, 享受三妻四妾。

文化价值观的偏差造就了民族的劣根性.

奴性文化造就了愚昧与顺服, 谋略文化造就了阴险狡诈, 愚昧顺服与阴险狡诈成为这个民族两种最基本的劣根性, 这两种劣根性混杂在一起又衍生出诸多的劣根性, 诸如: 懦弱冷漠, 自私自利, 急功近利, 畏强凌弱, 自卑狂妄, 心狼手辣, 窝里斗, 等等.

这两种劣根性混杂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造就了个人性格的多面性, 甚至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比如:愚昧而狡诈,愚昧中带狡诈,狡诈中带愚昧,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害人害己;懦弱而残暴, 遇到弱者就残暴,遇到强者就懦弱,在主人面前奴颜婢膝,在下人面前趾高气扬,在绵羊面前是虎狼,在虎狼面前就变成了绵羊;自卑而狂妄,内心的自卑只能以狂妄来掩饰,狂妄注定要受到惩罚,惩罚过后换来更深度的自卑。

这两种劣根性混杂在不同人的身上, 造就了不同阶层人的性格差异,活在社会底层的民众以愚昧顺服为主, 活在社会上层的精英以阴险狡诈为主.

这个民族, 越是精英, 就越是阴险狡诈, 这才是这个民族最致命的弱点. 一个民族的素质优劣与否主要取决于精英阶层, 精英阶层品质优秀, 迟早会把民族引向优秀, 精英阶层品质卑劣, 最终必定把民族带向卑劣. 愚昧顺服的民众原本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劣卑的精英阶层把民众引向卑劣, 逼向卑劣.

民族劣根性是专制赖以存在的基楚

愚昧顺服的民众是专制制度最坚实的基楚,愚昧顺服的劣根性衍生出种种的性格弱点,突出地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懦弱冷漠,二是自私自利,三是自卑狂妄。这个民族所有荒谬荒唐的行为几乎都与这些性格弱点相关。

懦弱冷漠.

民众普遍的懦弱冷漠,恰恰是导致专制可以肆无忌惮的原因。一支千把人的军队,就可以镇住几万的奴役;一支几万人的军队就可以把上百万的民众围起来慢慢屠杀,屠杀了几十万也不会遇到大的反抗。刽子手把砍刀架到脖子上了,也依然是用下跪乞求刽子手怜悯家里有八十岁的老母。大饥荒宁愿易子而食,也不敢去抢官粮。每个人都只是希望别人去抗争,自己坐享其成,而个别人的抗争注定是以卵击石,所以再腐败的政体也可以延续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专制可以把反抗者拉出来游街示众,然后砍头,让民众围观喝采,与其说体现了民众的愚昧与懦弱, 不如说体现了专制的蛮横与傲慢;与其说是专制的残暴,不如说是民众的懦弱冷漠纵容了专制的残暴。

自私自利.

民众普遍的自私自利,让这个民族变得鼠目寸光,变得急功近利,看不到长远的利益,看不到共同的利益,为一点蝇头小利,可以放弃道德,甚至可以放弃人格, 争得头破血流, 甚至拼得你死我活。专制正是利用了民众的这种劣根性,用眼前的一点小小的利益诱惑民众,驱动民众为专制效命。

独裁者用高官厚禄诱惑精英,把阴险狡诈的精英变成专制的奴才;用蝇头小利诱惑愚昧的民众,把民众变成专制的帮凶。专制体制之所以有强大的力量,就是因为有太多利欲熏心的人为专制效命。懦弱冷漠,自私自利,急功近利,注定变成一盘散沙,专制就不愁找不到帮凶, 专制就可以实施各个击破, 予取予夺,肆无忌惮。

自卑狂妄.

因为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生命象蚂蚁一样卑贱,在权贵的脚下活的战战惊惊,造就了内心的自卑。然而,愚民教育用谎言把这个民族打扮成世界最伟大的民族,让民众活在自我意识的淫意中,还真以为自己是伟大民族的一员,造就了情绪的狂妄。自卑与狂妄混杂在一个人的身上就表现分裂的性格,在强者面前奴颜婢膝,在弱者面前趾高气扬。被生活折磨得疲惫不堪,看到电视里火箭上天却激情喷发;对发生在邻近的不公与不幸视若无睹,可一听到华人在国外受到欺负就义愤填膺;分明是颠沛流离一无所有,却为千里之外的荒岛归谁而慷慨激昂。

自欺欺人的谎言让愚民臆造出完美的自我形象,久而久之便形成自恋僻,假如说他愚昧,他会恨你入骨;假如恭维他聪明,他会为你火中取栗。阴谋家野心家正是抓住民众的这种劣根性,用甜言蜜语哄骗民众,用蝇头小利诱惑民众,甜言蜜语加蝇头小利就可以驱动千千万万的愚民为野心家阴谋家独夫民贼效命。

这种性格分裂的愚民,在两种情况下会演变群体暴民,表现出极大的破坏性,烧杀抢掠,无所不用其极。一种情况是专制体制崩溃了,权力失去了威力,愚民就自发地变成暴民;另一种情况是专制政权为了制造政治危机有意放纵,愚民在幕后的政治强手操纵下变成暴民。前者暴发出无秩序的破坏,后者暴发出有秩序的破坏,选择性的破坏。义和团与红卫兵就是专制政权有意放纵出来的群体暴民。

阶级斗争致使劣根性变本加厉

阶级斗争理论的荒谬性与危害性,这里就不用多说了,凡是被阶级斗争长期肆虐的地方,不是贫穷,就是腐败,就是最有力的说明。阶级斗争挑起民众大规模的撕杀给民族造成的伤害,那只是短暂的;阶级斗争颠覆了人类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的价值体系,给民族造成的危害则是深远的。价值体系崩溃了,必然导致道德沦丧,人性衰败。这是毫无疑问的。

阶级斗争导致这个民族素质大衰败,大致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

一是摧毁道德. 阶级斗争理论鼓动穷人起来杀富人分财产,用贫富来评判人世间的善恶,穷人都是善良的,富人都是邪恶的,贫穷成为一种荣耀,成为一种功德;富裕成为一种耻辱,成为一种罪过。自古以来,杀人抢劫都是一种罪恶,阶级斗争理论把打正旗号杀人放火变成了一种正义;勤劳致富是人类相传了几千的信念,勤劳俭朴从来都是一种美德,阶级斗争理论彻底颠复了这种信念,人类传承了几千年的道德信念就这样被摧毁了。

二是鼓动仇恨. 阶级斗争思想鼓动民众把个人的恩怨转化为阶级仇恨,鼓动报仇雪恨。人类之所以会走向文明,走向高尚,靠的是慈爱,而不是靠仇恨。仇恨只会导致人心变恶,人性变恶,变得越来越残暴,越来越残忍,越来越野蛮。阶级斗争思想荼毒中国几十年,仇恨吞噬了善良与宽容,导致普遍的仇恨思维与暴戾行为,唯有靠强大的政权暴力维护社会秩序,一旦政权崩溃,必然要陷入大规模的相互仇杀。

三是宣扬极端. 阶级斗争理论宣扬: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把人类简单地划分为两个对立的阶级,不是敌人,就是朋友,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思想严重地阻碍了中国人的正常思维,凡是走极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当年割资本主义尾巴, 叫嚷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稻”,今天的愤青爱国,叫嚷 “宁要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都是这种极端思想的现体。

阶级斗争致使民族的劣根性变本加厉,无需做太多的论证,就说三件事:

一是拜活神养干尸.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是拜天地拜祖宗,被阶级斗争思想荼毒后,改为拜活神,把一身充满情欲的活人当神拜,活神死了还要制成干尸养起来再拜。拜活神拜干尸,这是人类千把年前的事,这个民族在二十世纪把这种玩意儿演绎到登峰造极,一边批判拜天地拜祖宗,一连宣扬拜活神拜干尸,也就是把愚昧演绎登峰造极。

二是大跃进. 一个世界最庞大的民族全民齐来演绎古阿拉伯的神话传说《天方夜谭》,亩产十万斤,全民大练钢,今天的小学生都觉得不可理喻。弱智到这种地步,上天都救不了,饿死千千万万,也就不足为奇了。全民演绎〈〈天方夜谭〉〉,实质上就是自卑与狂妄的大暴发。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所以会妄想五年赶上英国,十年赶上美国, 一人发狂,就可以让几亿人发狂。这也是把愚昧演绎到登峰造极.

三是文革大武斗. 千千万万的红万兵,高举一样的旗帜,高唱一样的歌曲,高呼一样的口号,挥舞一样的红宝书,为誓死捍卫同一种思想,杀得你死我活,血流成河。从义和团杀洋人洋奴,到地痞流氓杀富人分家产,再到红卫兵大规模地相互撕杀,民族的劣根性是消弱了, 还是强化了?

这样的民族,天底下能找到几个?

这样的民族, 是容易走向民主, 还是容易走向法西斯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