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王岐山上榜 周永康入笼

刚刚过去的2013年,中国民间在虚拟网络平台评选出的年度最优秀员工王岐山,果然不负众望,马年春节刚过,就恢复了节前“一日一贪官”的打虎拍苍蝇节奏。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2月18日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次日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接棒被调查。两起立案调查的通报相隔不到12小时,拉开了马年反腐的序幕,同时翻开了众所期待的周永康案最后底牌。

相比于陕西本土官员祝作利,冀文林被调查的消息更具轰动效应,因为后者不仅可能成为习近平拿下“最大老虎”的前奏,更是与四川官场、石油系统,乃至政法系统早些落马的诸多高官交集甚密。公开资料显示,冀文林曾和原四川省副书记李春城、原四川省人大副主任郭永祥、原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同时在四川省任职,为后两者的部下。此外,他还与昆仑能源董事局主席李华林私交甚好,并曾与蒋洁敏等会晤,筹划建设中石油海南省总部。

如果将周永康涉足过石油、四川、中央政法委串联起来,几乎所有与其有交集的官员都可能成为下一个被调查的对象。周永康案可以说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窝案牵扯人数之多可谓史无前例。多维新闻之前将此案定为“建党以来最大贪腐集团”,也是基于此作出的沙盘推演。

2013年,17个省部级干部(含两个中央委员)被拿下。马年刚过,冀文林刷新纪录成为第18名落马的副部级以上官员。多维新闻检索发现,冀文林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月14日,亦即被宣布立案调查前4天,他出席了海南省纪委六届三中全会。颇具戏剧性的是,在这次会议上,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强调狠抓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工作,要求“对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坚决查处一个”。

罗保铭之“对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坚决查处一个”,显然并非单单说给冀文林听的。而且尚且在公开露面的冀文林,仅隔4天就被立案调查,也说明中纪委反腐已完全不同于往日,“突击打虎”迹象明显。值得一提的是,中纪委消息发出后,海南省政府网站在领导栏中仍挂有冀文林的头像,时隔数小时才从其中撤掉。此细节证明,中纪委拿下冀文林时可能并未与海南省做好“通气会”。类似的情况,包括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在内的高官落马中亦有过预演。

基于此,已然成为“死老虎”的周永康绝无可能如外界猜测的那般安全“软着陆”,即便在此之前周多次在不同场合的公开露面引得流言蜚语不断。

迫于政治红线和言论边界,大陆媒体在报道时均采取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策略。一方面,中规中矩按照“新华社体”阐述基本事实,另一方面也借由配稿传递弦外之音。冀文林落马后,众媒体梳理履职经历时,均突出其1998年至2008年跟随周永康的经历。

而始于中纪委密集打虎,官方媒体第一时间跟进的短评就保持了“反腐无禁区”的基调。冀文林被调查后,《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循着既定的基调附议,制度不是纸老虎,反腐不会“留后门”。无论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一查到底。铁腕反腐,铁壁防线,才能保权力不被滥用。《环球时报》则更为直接,冀文林并不是一年多来落马的“最大老虎”。无论多高的职位,只要一个人真的干了党纪国法所不容的事,都会被揪出来。

随着李春城、郭永祥、蒋洁敏、李东生等相继落马,人们以为高层已经达成共识、“下一个”必定会是周永康的关头,冀文林应声落马,复又给周永康终将在剪裙边后成为打破“刑不上常委”惯例第一人的民意期待夯实了基础。下一个非周永康的官员落马得越多,也就越能说明:周案何等重大,背后窝案何等史无前例,打掉这只周老虎又是何等关键。

虽然当局反腐节奏紧凑,气势汹涌,但在中国历史学家章立凡看来,中国的反腐前景还是不容乐观。因为在普遍贪腐的体制内,大家都有辫子可抓。以打虎反贪名义进行的高层权斗,若就此进入胶着状态,势成骑虎之局,打不死老虎,难免有被虎吃掉的危险。历史上前者之鉴颇多,远的不说,65年前蒋经国“打虎”沪上,也曾是雄心万丈,一旦牵扯到自家亲戚,亦难免黯然收兵;28年前胡耀邦清查高干子女不法经商,批准搜查政治局委员住宅,一年后他自己被迫下台。所以,前车之鉴,缺乏监督和竞争的党国体制,造成中央对地方失控,高层对中基层失控,处处是“小国之君”和背景深厚、盘根错节的“窝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执政党强力部门的“四面出击”,触动了公务员阶层的全体利益,势必在体制内遭遇消极抵抗,而对权贵则碍难伤筋动骨。

在很多右派人士看来,只要民间反腐的大门没有敞开,只要官员财产公开没有走向制度化,那么反腐就是没有诚意的。至少原本应该上下联动的反腐,民间的反腐力量在疾风骤雨式的微博反腐元年后戛然而止,以至于许志永等人倡导的新公民运动,一度是视为当局钳制民间反腐力量的现实例证,虽然期间可能存在目的合法与程序违法的核心问题,也很容易在碎片化时代被自动过滤和忽略掉。

同被贴上右派标签的专栏作家吴稼祥以及茅于轼各有说法,最后也一并汇入了对当下疾风骤雨式反腐的质疑队列中。前者锁定选择性反腐,就是把自己的烂果子抱在怀里,专门暴露、剔除别人的烂果子。反腐,只有当它有利于促进公民监督公权,有利于反腐宪政体制建设,才是正义的。退烧、消炎式反腐也是需要的,但不能将其变成部门特权或清除异己势力的工具,这与路线图提拔一样,是化公权为私有。茅于轼为消灭腐败建言献策,要提高百姓的收入,普及教育,讲究科学思维。不能单兵独进,也不能急躁,否则可能节外生枝,发生别的问题。以为反腐只要决心大就能解决问题是肤浅的看法。

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2月17日刊文《警惕反腐败可能出现的三种失灵》,基于众多反诘总结了包括“支柱坍塌”、“孤岛效应”以及“反腐悖论”导致的三种反腐失灵可能。所谓的“支柱坍塌”导致的失灵,即是中纪委主导的“大老虎”与网络横扫“拍苍蝇”的权重对比,两者都将可能经历反腐边际效应递增到递减的过程,自上而下的权力反腐、自下而上的社会反腐,都难以单刀斩除当前中国腐败的毒瘤。“孤岛效应”导致的失灵,对应的就是新公民运动着力呼吁的官员财产公示,虽然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官员财产公示也被社会各界寄予厚望,但试行的实际效果可能事与愿违,出现“龙游浅水遭虾戏”的窘迫。至于“反腐悖论”导致的失灵,就是民间流行的“越反越腐”的升级版,一方面,政府权威的扩大会增加腐败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反腐机构强化了的权力存在被滥用、收买的危险,屡见报端的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腐败案就是最好的说明。

作为党的机关刊物,《学习时报》在以上三种失灵情况前加了限定词“可能”。不过在反腐走向“失灵”前,可以预见并确定的是,如果中纪委照此打虎节奏下去,2014年王岐山极有可能蝉联年度最优秀员工。美国《外交》杂志将王岐山评委年度全球100大思想家,给出的理由是,他以实际行动捍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上了榜单的王岐山,可谓身负重担,连习近平自己也说,好吃的肉都被吃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放在反腐问题上,已经落马的近20名部级官员,充其量只能算是“好吃的肉”,接下来,包括摆在案板上的周永康、《纽约时报》曝光的温家宝家族巨额财产秘闻,以及在大陆被禁止搜索的离岸公司调查,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难啃的骨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1. Mobile Guest
    2014年2月20日06:59 | #1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2. 哈哈
    2014年2月21日14:37 | #2

    全要拉出来枪毙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