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版“六四”事件一天后,西部重镇利沃夫宣布独立,内战一触即发?!

635284957791223935

近日来,乌克兰局势日趋紧张,2月19日利沃夫州政府的举动则将乌克兰推到了内战边缘。据英国IBtimes报道,乌克兰西部重镇利沃夫议会19日宣布独立。利沃夫地区有浓厚的亲欧洲倾向,目前在乌克兰首都基辅进行反政府示威和暴乱的许多反对派都来自这个地区。

当地时间2月19日深夜,早些时候,利沃夫检察院遭抗议者占领,不久后,支持中央政府的内务部部队成功将他们逼降。此后几小时,利沃夫州议会执行委员会——也被称为人民拉达——宣布接管该地区。

“政权已经开始对民众采取军事行动。数十名群众在基辅被杀,几百人受伤。为了履行社会的意志,利沃夫地区议会执行委员会,人民拉达,为了这个地区和它人民的命运,现在接管全部权力。”他们发表的声明如此表述。

这个执行委员会由彼得罗·柯罗丁(Petro Kolodiy)领导,他是利沃夫州议会主席。

利沃夫位于波兰和乌克兰边境附近,它曾在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中举办部分赛事。在此前的几个月中,这个城市已经成为了反对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的强力“引擎”。

这个地区,传统上对支持亚努科维奇的乌克兰东部地区怀有敌意,他们更亲近欧盟,其人口约250万。

目前利沃夫州议会发表声明指责亚努科维奇政府向基辅的示威者“开战”。

波兰称乌克兰已经封闭了利沃夫附近穿过科尔赤瓦的边境。据当地媒体报道,乌克兰西部其他城市,包括赫梅利尼茨基、伊万诺-佛兰科夫斯克、乌日霍罗德和捷尔诺波尔都出现了反对派组织冲击政府建筑的事件。

今年1月,反对派组织就已经宣布罢免市长奥尔罕·萨洛,并将他赶出了办公室。州议会从那之后就被反对派完全控制,但这是他们首次宣布独立。

乌克兰西部地区内务部指挥下的部队已经被反政府分子构筑的路障围困在他们的军营中。据报道,利沃夫反对派已经在街头构筑了反坦克炮路障。

本周二,乌克兰警察试图强行清除基辅独立广场上的抗议营地,成为了本次事件的导火索。

另据乌克兰新闻网报道称,有媒体报道,目击者报告看到一支至少包括10辆坦克组成的行军纵队已经离开佩尔沃迈斯基,经尼古拉耶夫,沿基辅-敖德萨公路接近基辅市。今天早些时候,乌克兰国防部发言人称:“我们不能证实这一消息。我们的坦克全部属于军事部队,而在尼古拉耶夫没有坦克,我认为。”

目前尚不清楚乌克兰军方是否会对利沃夫采取军事行动。不久前,乌克兰新闻网称有政府军的坦克正在接近基辅市,军方拒绝证实这一消息。

利沃夫是乌克兰西部重镇,这座城市历史上曾被苏联、波兰以及后来独立的乌克兰反复争夺。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1918年10月18日,哈布斯堡王朝的奥匈帝国政府突然崩溃。该市成为当地乌克兰人和波兰人冲突的场所。11月1日,当地乌克兰人宣布成立西乌克兰人民共和国,首都就设在利沃夫。当地波兰居民不满乌克兰人的统治,奋起反抗,并获得波兰后方的支持。到1919年7月,波兰武装力量将乌克兰武装力量驱逐。1920年4月波乌两国签署协议,乌克兰承认波兰对利沃夫地区的统治。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入侵波兰。利沃夫被占领,后根据苏德互不侵犯协定被划给苏联。1941年6月21日,苏德战争爆发,不久利沃夫又被德军占领。1944年苏军解放该城。二战后利沃夫被划为苏联领土,属于乌克兰的一部分。

635284946576520237
宣布独立后,利沃夫市内主要建筑挂起欧盟旗帜

苏联解体后至今,利沃夫由于人口较多,经济发展较好。由于历史原因该城市较亲近西方,在最近的乌克兰政治风波中,大量基辅街头的反对派就来自利沃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2月20日18:07 | #1

    乌克兰人很硬气,它的纬度比天朝高多了,现在是天气最冷的冰天雪地的时候,这么恶劣天气下仍占领广场抗议政府,说明乌克兰人民确实是硬,还公开宣布独立,比六四强多了,六四枪响后如果有地方诸侯或民众夺权后的议会宣布脱离中共独立,估计火焰也不至于那么快就被扑灭,至今离天安门枪响已过去了25年,中国还是那个屌样。不能不说当初六四的组织者都或者有勇无谋或者太熊了不够硬气,王丹就是一个软骨头,方励之也是,都骨头太软,刘晓波先也是很软写悔过书,后来才慢慢硬了些。 知识分子尤其是领头的不但要有号召力,还要有智谋更要有勇气,当年美国殖民地那帮子人反对自己的祖国英国,都是提着脑袋去闹事,真的有勇气跟英国政府打打谈谈,拉拢法国等国外势力,也借用英国国内的同情势力,最后才取得了成功。他们如果像中国知识分子那么太软太熊蛋,根本不会成功。所以美国国歌《星光闪耀的旗帜》里才反复吟诵:美国是“自由者的土地和勇敢者的家园”。——所言不虚,自由是靠勇气来获得的!

  2. 汤马士杰佛逊
    2014年2月20日18:53 | #2

    自由之花需由爱国者,以及暴君之血浇灌而成。

  3. 书生造反十年不成
    2014年2月20日21:10 | #3

    @匿名 美其名曰知识分子,不过就是公知、东林党,造反当然不成。

    美国人反抗英国暴君都是什么人领导?大庄园主、名律师、大工厂主,总之社会中坚阶层。
    这帮公知也好,自由分子也好,最大的问题就是搞不清楚状况,总想当头,就凭唧唧歪歪,你当得了头吗?

    于是两条路:
    一条:学老毛,发动底层抢社会中坚阶层,同时自己一般屌丝也翻身当高富帅
    二条:为社会中坚阶层发明真正接地气的政治理论,让他们清楚看到利害所在
    这两天都不愿意做,除了被坦克压,还会有什么结果?文艺界是温馨的,但是政治界是残酷的。

  4. 匿名
    2014年2月20日22:52 | #4

    是的毛太祖喜欢引用说“书生造反,百年不成”或者“秀才造反,万年不成”来嘲笑知识份子开展反对运动时的软弱性,但是六四刚起时无疑是方励之等知识份子挑头宣扬新理念,然后是学潮学运,大学生起来了,到后来市民们都起来了,工人、市郊农民都加入了,连体制内都加入了,连高干子弟加入的这个运动的都不少呢。当年的工运领袖像韩东方,他至今仍在香港主办工运为内地农民工维权,比如为得职业病的肺矽病将死的争取赔偿金等等。六四起来游行的范围还是蛮广的,不但大中城市,连小城镇都几乎有集会示威游行,连很多小县城、小村镇也有,就是说农村也有农民支持这个运动。但被镇压失败,一些重要领头人,太软不够硬,确实是难逃其咎,如方励之逃入美馆躲避,王丹等人也没种坐穿红朝大牢,都太软了,确实是有不可推卸责任的。说来面对共产制度的强力镇压,任何人都会有软下来的时候,这不是说硬就硬得起来的,这是公道话,不可能要求人人都是林昭,都去硬磕到底直至献身,反右时太祖打击了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右派,但像林昭这么硬气到底的确凤毛麟角。人都有贵生怕死的本性和本能,这无可厚非,但对从事政治运动的领袖而言,要求就要高了,尤其面对共产党这个本身就靠献身牺牲流血建立的政权,不能做出敢于牺牲准备,紧急关头先自保,不愿坐穿大牢,像方励之、王丹之类,就是缺陷了,枉为什么“思想导师”或“学运领袖”了。刘晓波也软过,但后来零八宪章时比较硬,做的就很好了。

    说来六四也是参与的人很杂,三教九流五花八门都有,最近纪念对越还击战35周年,当年参战的很多军人以及慰问军人的劳军者都很多卷进这场运动去了。八十年代的社会中坚正不少卷入进去了。当那么多参加运动的人,就跟文革时的天安门红卫兵大检阅一样,都是大帮哄的欣欣然陶醉于群众街头运动的气氛里,共产党下令镇压是李鹏的5,19大会上,明显要让军队开进来镇压了,从五一九到六四那么多天,领头者中就没个明白人去准备一下万一军队开枪突突人该如何应对?北美殖民地争取独立时可是先思想准备,风气在先,独立意识在民众心中扎根了,革命风潮早都暗自酝酿了,打仗只是思想酝酿后水到渠成的产物了。富兰克林当时也作好被绞死的准备,可以说华盛顿、富兰克林这帮子人都作好了万一“叛国”失败了上绞架的准备,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不怕牺牲去闹革命的。六四的思想准备还是不充分,而所谓啥学运领袖或思想领袖,都是没预先作好牺牲或失败准备的,都乐观认为全国都起来响应了,结果必然会是好了。一个手持武器的职业军人可以对付上百个扔砖头的群众,这不假吧,所以你如果想起事,领导一场运动或革命,就必须事先做周全准备,尽量把各种方案包括失败都考虑齐了,还有要争取中共内部的开明人士甚至高干子弟来参与,必要话要能与之妥协、和谈,要会拉拢和借用外力,北美独立战争也是打打又谈谈的,谈判和战争并行,也借用法国等国外势力来支援,英国也是开明,输了就放手了,就这样,还大规模的都打了两次了,第二次英美战争,英国差点就把装备和训练都很差的美国兵打的稀里哗啦。革命确实是推动历史的火车头,马克思的这个论断仍然没错,马克思错了很多,但对革命巨大历史作用的肯定是值得肯定的,有人非议法国大革命的种种暴行和副作用,但他们忘了,没有法国大革命哪能有美国革命的成功呢!还有人非议俄国革命,要知道俄国革命是被列宁的布尔什维克给窃取了革命成果,俄国革命最初的动机绝对值得肯定。还有人一味认为英国光荣革命、中国辛亥革命等等,都是没怎么流血,这就纯系谎言了,史书都记载了这样的革命即使有和平和谈判、妥协成份在里头,但流血和死人正也是不少呢,当然相比于斯大林的大肃反、毛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害死的人还是少了太多了。中国人即使推崇和平方式的革命,也要有种,有胆气,要有千千万万个不怕坐牢和敢于牺牲的刘晓波、许志永、伊力哈木们勇敢站出来,就像台湾的美丽岛群体英雄们所做的那样,才有可能把习近平逼成蒋经国,取得和平革命的成果。统治者向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死心的,蒋经国如此,一切独裁者都如此,更强悍的独裁统治者还是见了棺材都不死心呢。所以,你即使像非暴力和平方式反抗,仍然需要有做出牺牲准备和赴死的勇气,你一旦死了的,你的亲人和后人会享用你用生命换来的自由和权利,否则的话,你和你亲人及后代苟活在暴政下,没可能专制政权自动放弃暴政,仁慈地恩赐给你自由、幸福和生命保障的各种人类权利。就是这样了,美国革命值得中国的革命者们镜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