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三峡水量”逆调节” 保了武汉就要淹上游重庆?

7月15日,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下称长江防总)发出今夏第12 道调度令,要求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下称三峡集团公司)从当日13时起至19时止,将三峡水库下泄流量由25000立方米/秒,逐步加大至32000立方米/秒,腾出防洪库容,迎接洪水的到来。

  此时,长江中下游多处水位告急,三峡水库的防洪作用正面临严峻考验。

  三峡汛期泄洪引各方质疑 专家称其防洪能力有限

  正值江西、湖南、湖北遭遇暴雨袭击,长江中下游干流各站水位继续上涨。短短三天内,城陵矶、汉口、湖口、大通等水文站的水位均上涨了几十厘米。三峡水库在此期间泄洪,被认为是以下游为壑的事件,排在三峡水库各项功能之首的防洪功能,也被一些民间人士所质疑。

  

  三峡工程真能起到抗洪防汛的作用吗?

  2010年 7月19日晚,距离20日早8点即将到来的70000立方米/秒的今年入汛以来长江最大洪峰,所剩时间已屈指可数。CCTV新闻频道里,长江委某位妇女主任面对镜头,面不改色心不跳,号称三峡工程可以利用221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当入库流量达到70000立方米/秒时,控制泄洪量在 40000立方米/秒以下,实现调峰错峰,确保下游的武汉安然无恙,云云。

  又是这套官话、套话、谎话。

  三峡的防洪库容,号称221.5亿立方米,即坝前水位从145米到175米之间的库容。王维洛对此进行了核算,发现非但145米至175米之间没有221.5亿立方米,就是135米至175米两根水位线之间的最大库容也只有144亿立方米!

  2000年5月17日,张光斗对三建委办公室主任郭树言说:“三峡的防洪库容问题可能你们知道了,没有那么大。这个研究是清华作的,钱副主席知道后,把长江水利委员会找来问,他们也承认了。这也可以解决,无非把水位降到135米,影响几天航运。但这件事在社会上公开是不行的。”

  暂且不追究防洪库容到底是221.5亿立方,还是不到144 亿立方。只问一个问题,当长江汛期来临,入库水流量高达40000立方/秒——70000立方/秒时,三峡大坝敢不敢把坝前水位蓄到175米?

  回顾一下09年8月初长江洪峰的真实状况:09年8月6日央视CCTV报道,该日三峡大坝坝址的三斗坪水位已达148.30米,而重庆水位超过183 米。两者相差38.30米!重庆晚报刊登了照片,题为“长江水已淹没朝天门码头”和“江水漫进渝中区储奇门滨江公园”。更有网友们发布了大量水淹重庆的照片。

  按此推算,如果今年7月20日的70000立方/秒的今年以来的最大洪峰来临,长江委有胆量蓄水到175米吗?常识告诉我们,流量越大(水流越急),则水力坡度越陡,不过姑且仍按09年8月6日的水利坡度数据概算,则现在汛期坝前蓄水到175米,600KM之外的重庆的长江水位将高达175+38=213 米!重庆人民绝大部分都将生活在水世界中了!也就是说,保了下游的武汉,就要淹没上游的重庆。

  实际上,09年8月初的长江洪峰,最大流量只有55000立方米/秒,远小于眼下即将到来的70000立方米/秒。按常理,今年的三峡库区内的长江水力坡度势必大于去年。也就是说,长江三峡坝前水位和长江重庆水位的高差势必大于去年的38.30米!

  为了计算简化和说明问题,我把三峡库区当成一长方体(实际上应为下窄、上宽,截面为梯形的柱体)。假设三峡的真实防洪库容是(221+144)/2=182.5亿立方(取官方和民间的折衷值),则蓄水增高1米,蓄洪量增加约6.08亿立方(实际上水位越低,蓄洪量增加越少)。今年长江委为了不让重庆去年被淹的悲剧重演,今年顶多敢于蓄水到 148米。也就是说只能利用6.08亿立方X3=18.24亿立方的防洪库容。

  18.24 亿立方的蓄洪量是什么概念?假设入库流量是70000立方/秒,出库流量是40000立方/秒,那么只能维持17个小时。17小时后,要么水位继续上涨,加大重庆灾情,要么使泄洪量=入库流量=70000立方/秒,让武汉遭灾。假设入库流量是70000立方/秒,出库流量是30000立方/秒,那么只能维持不到13个小时。13小时后,要么水位继续上涨,加大重庆灾情,要么使泄洪量=入库流量=70000立方/秒,让武汉遭灾。

  道理就这么简单!即使不是工学硕士,即使不搞水利,即使早已下海经商20载,仅凭小学那点算术就能戳穿那皇帝的新衣!

  更进一步的问题是,98年长江先后6次大洪峰,今年就只有一次吗?!

    神奇三峡水量“逆调节” 丢了谁的脸寒了谁的心?

  三峡工程的全部功用之中,最为人周知的有两个:一是发电,一是防洪。据说三峡一修,“百年一遇”自然不在话下,“五百年一遇”在三峡大坝前也只能低眉俯首。

  三峡工程的全部功用之中,最为人周知的有两个:一是发电,一是防洪。据说三峡一修,“百年一遇”自然不在话下,“五百年一遇”在三峡大坝前也只能低眉俯首。因此,当江西、湖南、湖北遭遇暴雨袭击的关键时刻,传来三峡大坝泄洪的新闻,这种“以下游为壑”的作法引发网友热议自在情理之中。

  舆情就是命令。“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针对“既然在汛期也要泄洪,我们还修这个水库有什么用处?”的疑问,立即进行了长篇解释。不过实践再次证明“一点五”这厮就是素质低,因为尽管对其一再掀起学习新高潮,愣是没搞懂那个“水力发电工程学会”想说什么,又说了些什么。

  冥冥之中,忽然记起黄万里老先生的预言:三峡水库对水量的调节是一种“逆调节”,心里顿时亮堂起来。什么叫“逆调节”?就是丰水期需要三峡水库蓄水的时候它要泄洪;枯水期需要三峡水库泄水的时候它要蓄水。

  前两年的冬天,洞庭湖流域、太湖流域遭遇“百年一遇”的枯水期,湖面大幅度缩小,船只不能航行,三峡的水如期而至了没有?没有!它要发电。这次,江西、湖南、湖北的汛情开始紧张,它蓄水了没有?没有!它要泄洪。

  任何一项工程,建的时候总是牛气冲天,总是到了非建不可的危急时刻,条条理由都成立,于是乎,任何异议、反对之声哪怕是真知灼见也在这堂而皇之的“大局”之下化为灰飞烟灭。为何工程上马的时候,中国人传承千年的那个“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就不灵验了呢?难道这就是与时俱进的时代内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