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经济数据疲软令人怀疑中国领导层能力

新年伊始,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看来已大幅回落,令人怀疑政府是否有能力在不增加金融市场压力的情况下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自年初以来,中国进入了经济数据空窗期,由于春节假期的因素,许多工厂停工,政府也暂停了部分数据的发布。然而还是有一些数据公布,包括周四的采购经理人预览指数,这些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可能正逐渐失去动力。

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教授、前央行货币政策顾问李稻葵说,年初的情况不太好,我们需要为经济增速较低做好准备。

对于决策者而言,增速放缓将带来风险。增速放缓的部分原因是,政府出于对金融系统出现信贷泡沫的担心而推高了借款成本。但是政府也不希望太激烈地控制信贷规模,担心这会导致经济增速进一步降低而失业率上升。

一些观察人士称,中国在经济转型之际应该允许增速放缓——目前中国正致力于从依赖投资推动经济增长转向以内需为主。政府是否支持较低的增长速度在下个月就可见分晓,届时政府将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上公布2014年经济增长目标。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曾表示,中国经济增幅在7.2%就可以产生足够的就业机会,令失业率保持低位,从而避免引发社会动荡。但是已经有本地媒体报道称,政府为2014年设定的目标为7.5%,与2013年一样。

去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7.7%,与2012年持平,但是远低于更早一段时期的双位数增幅。受信贷条件收紧影响,2013年初中国经济增速一度放缓,政府推出了增加政府基建支出的微型刺激措施,提振了经济活动,但也进一步增加了中国的债务负担。

决策者们在去年年底时也引导利率上升,以增加企业的借贷成本。但是贷款条件看来已再度放松。

1月份银行贷款和其他信贷大幅增加,1月份银行新增人民币贷款达人民币1.3万亿元(约2140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1万亿元水平。年初的贷款规模通常强劲,因为银行获得了新的贷款额度,但是这一增幅也显示出,央行并没有太积极地收紧货币环境。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陈龙(音)和白安儒(Andrew Batson)在本周的一份报告中说,这是近期的一系列信号之一,表明央行实际上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强硬。虽然政府担心地方政府债务和其他隐性债务不断增加,但政府同时认为,这个问题可以在更长期内处理。

尽管政府一再重申,过去那种GDP至上、通过放债来刺激经济的做法已经不复存在,但一些分析师们怀疑,由于有必要实现政府既定目标,针对长期经济健康状况的担忧可能会被忽略,从而促使金融环境在今年晚些时候被放宽。

野村(Nomura)经济学家张智威说:我们预计政府将在第二季度放宽货币政策,以支撑经济增长。

有关中国2014年经济表现的信息还不多。为了避免农历新年假期因素扭曲数据、发出误导信号,政府将把1、2月份的投资和工业产值等关键数据合并公布。这些数据将在3月13日公布。与此同时,分析师们用于预测的原始信息也很有限。

汇丰(HSBC)和Markit周四公布的中国2月份制造业PMI初值达到七个月来的最低水平。2月份制造业PMI预览指数为48.3,1月份终值为49.5。该指数低于50表明制造业活动萎缩。

中国1月份的数据曾是导致新兴市场在今年早些时候遭遇大规模抛盘的原因之一,因为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将在发展中世界引发一系列问题。周四,市场对中国最新数据的反应相对平静,恒生指数收盘下跌1.2%。

虽然PMI数据显示制造业活动放缓,但1月份表现异常强劲的进出口数据让一些人看到了希望,认为工业化经济体的复苏正在提振中国经济。中国1月份进出口均较上年同期增长大约10%。2月份新出口订单是PMI构成中唯一出现改善的指标,而整体新订单、采购量、支付价格和就业指标均出现恶化。

但一些分析师担心,中国贸易数据可能被有问题的贸易申报所扭曲。其他人则将良好的贸易表现归因于企业急于在假期前完成发货。中国的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程度已经不及过去,因为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人民币升值削弱了中国的竞争优势。

与此同时,衡量制成品出厂支付价格的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已经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处在萎缩的水平,表明制造商仍在疲于应对国内需求疲软和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