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取缔余额宝!

余额宝的出现确实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但是,当老百姓沾沾自喜于手机账户中又多了几块钱利润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想过,自己所在的企业融资成本正在面临大幅上涨的风险。这事跟你没关系吗?我想,至少你的加薪机会已经被吞噬了,而你的工作机会恐怕也会更加风雨飘摇。
我不是危言从听,更非号召谁退出余额宝,而只想告诉人们一个重要的经济事实:余额宝哪里只是冲击银行?它所冲击的是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的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安全。因为,当余额宝和其前端的货币基金将2%的收益放入自己兜里,而将4%到6%的收益分给成千上万的余额宝客户的时候,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最终的贷款客户将成为这一成本的最终买单人。
所以我们强调,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们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它们通过向公众输送一点点蝇头小利,为自己赢得了巨额利润,同时让全社会为之买单。具体来说,我们假定余额宝4000亿元规模平均收益6%,利润240亿元,余额宝和货币基金大约要吞掉80亿元(4000亿元的2%),其它余额宝客户分享160亿元。
我们都指责商业银行暴利,但银行毕竟是通过经营贷款风险之后才获得的风险收益;但余额宝呐?它们睡着觉就可以从240亿元的收益中分走80亿元,而且风险比打劫还小,这难道不是暴利?我看更像是“暴力”。
我当然反对银行暴利,但消除银行暴利必须是还利给中国实业企业,而不是分配给“金融寄生虫”。日本同样是高储蓄国家,谁听说日本允许余额宝的出现。我想,对任何一个市场经济体,对于任何一个还有些智商的金融监管者而言,都应当旗帜鲜明地抑制余额宝。因为它严重干扰了利率市场,严重干扰银行流动性,严重拉高实业企业融资成本,从而加剧金融和实业之间的恶性循环,严重威胁中国的金融安全和经济安全。
现在,银行被迫加入“发宝”行列,但它们一定心存忌惮。因为,它们不像余额宝,余额宝只是寄生虫,而不是钱的经营者,所以它们喝起血来可以无所顾忌;但银行行吗?银行是钱的最终经营者,存款成本上升1个BP就意味上亿元的利润损失。所以,它们玩得起吗?很多人痛恨银行,恨不得它们全都死去,但我告诉你:银行死了,余额宝也必死无疑;银行风险增加,余额宝同样风险巨大;更重要的是,银行死了,中国经济将崩溃。
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基本属于脑残,居然对余额宝这样的典型“金融寄生虫”无动于衷,把余额宝纳入监管到底是要保护它,还是真要监管它?它们美其名曰:怕干扰金融创新。我请问:中国金融创新有没有标准?应当鼓励怎样的创新?抑制和取缔怎样的创新?我认为,在央行大脑中根本就没有标准。那好,我告诉你,一切可以提高实业效率、降低企业成本的金融创新,才是我们应当鼓励的,才是符合中央关于“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原则的。除此之外,一切金融自我循环,并暴力吞噬社会财富的暴利行为都应当被列入取缔清单。
请问:按此原则,余额宝是不是该被取缔?我认为,这样的金融行为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而言,都该是不被容忍的“邪恶金融”行为。那为什么中国在容忍?为什么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出现余额宝?
毫无疑问,我的主张就是取缔余额宝,还中国以正常的金融秩序。

钮文新接受专访时称:我不是质疑余额宝
CCTV证券资讯频道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日前称,余额宝冲击了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扭曲了市场利率,所以应该被取缔。2月23日下午,证券时报记者对钮文新进行独家专访,他回应称,我质疑的不是余额宝,而是类似于余额宝的这样一种商业模式
钮文新认为,在判断对错之前,首先应该具备一个正义的、全社会的立场,而不是所谓狭义的“提高了老百姓收益”的问题。如果在商品市场或股票市场中出现类似的操纵行为,那无疑会得到几乎一致的指责,监管层也会迅速干涉。为什么货币金融市场却对此无视呢?同时,钮文新还以粮食市场作了比喻,他说,余额宝这一类的模式,诱使老百姓把存在银行里的钱拿出来,通过他们的手之后,转一圈再回到银行。其实,不就像囤积大米再高价出售,极其相似吗?
“这种模式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不能允许其合法存在,政府都必将去监管。因为它直接扰乱了利率市场的秩序。”钮文新对证券时报记者指出,利率市场化绝不是利率自由化,政府在其中都是有所监管的,这一点应该认识清楚。
“一刀切”地要求取缔余额宝,这是否过于严苛?对于记者的提问,钮文新认为,取缔只是一个方面,实际上还可以去想其他方案。但是这样一种行为已经与操纵粮食市场相差不远了,如果是后者,毫无疑问是要立刻被取缔的。
钮文新说,现在商业银行也在做类似的事,但这都是被逼无奈的。银行不这样做是“等死”,做了可能是“找死”。银行才是“钱”的最终经营者,因为有贷款在经营链条上,各种风险都包含其中。所以可以说,余额宝这样的模式是一种“金融寄生虫”。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钮文新还提出了具体的建议。他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放开互联网金融的牌照限制,让其与传统商业银行公平、公开竞争。或许,当允许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展存贷款业务时,就没哪家公司敢玩“余额宝们”了。
最后,钮文新说,写博文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政府监管部门认真思考一个关于“鸡蛋”的问题——是要维护所谓老百姓的一个鸡蛋,还是要保证全社会金融安全这一篮子的鸡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2月21日17:14 | #1

    脑残吧!

  2. 匿名
    2014年2月21日17:21 | #2

    脑残,这些钱不给余额宝拿就被银行吞噬了

  3. Mobile Guest
    2014年2月21日09:53 | #3

    脑残 所有钱都跑房地产吸到老百姓无力负担的时候丫怎么不叫床

  4. 我是公民非人民
    2014年2月21日10:13 | #4

    他妈的银行利润这么高,你咋不叫,妞文昕什么玩意

  5. 匿名
    2014年2月21日19:37 | #5

    如此低智商的文章,這裡真是個表達思想好地方啊!

  6. Mobile Guest
    2014年2月21日14:08 | #6

    钮文新脑子进水了吧,企业法人和个人都是市场主体,都会进行利益最大化选择,相反银行给客户选择了么?

  7. 匿名
    2014年2月21日23:12 | #7

    说的好像银行就不赚钱一样,是搞公益的。
    TMD看看每年福布斯公布的500强企业,中国排在前面的是不是银行业?一天净利润几个亿,服务却越来越差。

  8. Mobile Guest
    2014年2月21日23:04 | #8

    把钱存在银行,融资成本就不高了?你骗谁呀?你们这种人看到老百姓得点实惠就不高兴,垄断企业的喉舌。

  9. 和尚
    2014年2月24日06:05 | #9

    皇上没着急,太监先急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