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岳:谁来保障公务员的幸福生活

1月8日在大家发了一篇《公务员该拿多少工资?》,一年多来,我早已习惯自己在《大家》上发表的文章引发的争议,不过,这篇文章的反弹还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花了很长时间,把八千多条评论看完,近乎呈现完全对立的两派,非公务员读者,赞同此文,而公务员读者,似乎不骂不足以消除愤怒。

赞同我的,观点一致,自然不必再说。针对公务员读者的反对意见,当时想继续写一篇文章,后来想到快过年了,缓一缓,留待年后再争论吧。

供求关系,是观察市场不可或缺的工具。有人在商店门口排队,你不必问卖什么,什么价钱,可以迅速得出结论,这店卖的商品求大于供,绝无降价的可能。中国高烧不退的公务员热,非公务员不干,非公务员不嫁的民间故事也不少,都表明求职者在排长队等候公务员职位,它不必增加工资也能招聘到新成员,如果政府要为纳税人省钱,甚至有降的空间。

不少公务员晒工资条,说只有可怜的一点钱。这些数字证明不了什么,即使只有几百块,几十块,大家抢着干,那也说明工资过高。或许你的竞争者还愿意免费和倒贴——有些富二代开着豪车去当公务员,就属于倒贴的类型,工资连养车都不够。

有意思的是,公务员读者普遍承认,公务员工作稳定、医疗退休有保障,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原因,然后再说“拿到手的钱不多”。低风险、有保障,都能换算成钱,没有拿到手,也是收入的一部分。在自由市场讨生活的人,拿到手的钱多,但他得用一部分储存、买保险以换取“稳定和保障”——这本来就是需要花钱购买的服务,但在公务员群体看来,这些都不是收入,所以,他们既要求政府包养的稳定,又要求有自由市场成功者才有的高收入,局外人一眼看得出的贪婪,他们却认为是可以大声哭喊的正当诉求。这也是公务员体制让人变笨的一个例证。

有意思的是,公务员干久了,人会变笨,也是公务员读者们承认的。不过,他们却用这点得出了一个完全反市场的结论:我嫌工资低,在自由市场上,应该一走了之,寻找收入更高的新职位,但是,因为我长期当公务员,没有一技之长,失去了竞争力,干不了别的工作,只能继续当公务员,所以,应该涨工资。这句话可以翻译成:我因为变成寄生虫,所以要把我喂得更肥。任何人,变笨了,无法创造他人需要产品或服务,必然要面对收入降低(或无收入)的结局,保障这种笨蛋,世界就会崩溃。为什么公务员觉得自己可以例外?那是他们潜意识里明白:自己是特权阶层。

特权阶层,就是有资格从他人那里抢钱的阶层。这社会分成两种人,一种提供了服务和产品的,他们实实在在创造了价值,同时还是纳税;另一种不提供服务和产品,甚至产生阻挠作用,公务员属于第二种,但他们却必须用大量的税款来养活,这种特权真让人舒服。

很多公务员认为,特权“只属于我们的领导”,普通公务员还是很辛苦的。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公务员全属于特权阶层,只不过普通公务员的特权小一点。成为“领导”能享有更大的特权,是全体公务员的梦想。

公务员去年以来的抱怨增加,主要原因是这届反腐败的力度加强,公款吃喝、公款旅游、滥发福利及各类好处暂时消失,公务员的含金量下降。为公务员涨工资的呼声,不意外的话,会逐渐出现的官方媒体与各级两会中,反腐败造成的公务员实际收入减少,反而要光明正大地通过行政命令补回来,反腐风声一过,原本的各种隐形收入回流——特权阶层巧妙地通过这种恶性循环,不停地增加自己的特权。公务员职位的“早泄保收”,不是随便说说的。

人人都想过幸福的生活,收入增加是达成这目标的主要手段,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知道,收入要增加,只有靠自己,勤奋加节俭,或让别人自愿多付自己工资,强行从别人那里拿,是强盗,令人厌恶,还得受惩罚。为什么公务员想过幸福生活,马上想到的就是加工资呢?那是因为,强盗当久了,只有强盗的思维:钱不够,抢!

你我作为纳税人,饿死、至少饿瘪寄生虫是我们的义务,不支持公务员涨工资,直至公务员彻底不热,让想过幸福生活的人只能求自己,这样才能保住我们的财富,这样才能让我们生活的环境美好一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和尚
    2014年2月21日23:13 | #1

    维稳即维权,维护政权就靠公务员,公务员的炮灰作用必然会被利用到位。

  1. 2014年2月24日08:0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