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旱当头 竟然“卖水”给中国?

BBC 阿拉斯特尔·李特海德 发自洛杉矶

140220145944_22
中央谷(左)和帝王谷的对比

美国东部地区遭遇暴雪,西南加利福尼亚—美国水果、蔬菜的主要产地–却碰上百年不遇的大旱。水库蓄水量严重不足、农牧业面临严峻考验。但是,在南加州的一片沙漠地区,有农民可以洒水灌溉、种植牧草出口给中国。BBC记者李特海德说,“变相卖水”给中国,引发一场口水战。

农场主约翰·杜弗尔迈尔(John Dofflemyer)说,“这个季节,我们这儿本来应当像伊甸园。”

杜弗尔迈尔眼前是一片枯黄的河谷。为了保证仅剩下的奶牛不挨饿,他不得不花钱买饲料。

加州“中央谷”旱情严重,包括杜弗尔迈尔在内的农民被迫卖掉牲口;还有人不得不选择给哪片庄稼浇水、让哪片庄稼渴死。

杜弗尔迈尔开着只装有一捆干草的小拖拉机,奶牛排着队在后面跟着。他说,“这次大旱,冲击波远远超出加州。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旱,对所有的人来说,都是第一回。”

加利福尼亚是美国最大的农业州,全美一半的水果和蔬菜都产自加州。

当地农民紧急求助;城里人必须节约用水;州长警告,旱情将创下新纪录。

但是,在加州的另一端,水还在源源不断地流淌。至少在南部一个地区,喷水器不停地转。

一年天天见的太阳当头照耀,这里的农民们种植牧草、向中国出口饲料。

140220145947_33
加州干旱、水库干涸

水是有限的

加州南部与墨西哥相邻的“帝王谷”,沿着蓝色的“生命线”–全美运河(全美灌溉体系)从科罗拉多河汲水。

数百公顷的沙漠成了绿洲,大片土地用来种植苜蓿草。这是一种耗水量很大、但营养丰富的饲料。曾经,苜蓿草养活了当地的乳品业,现在出口到中国去承担同样的工作。

亚利桑那法学院的罗伯特·格兰宁(Robert Glennon)教授说,“每年,加利福尼亚以出口牧草的方式卖掉1000亿吨水。”

“这可以满足100万家庭一年的用水量。特别是西南部遭遇这么严重的干旱,这真不是一个小数目。”

曼纽尔·拉米尔雷兹(Manuel Ramirez)是帝王谷的出口商。他的大棚内堆满了干草,等着被压缩、塑料包装,直接装入集装箱、运往港口,从那里出口到亚洲和中东地区。

拉米尔雷兹说,“过去几年,向中国的出口量有所增加。我们从五年前开始做这桩生意,对苜蓿草的需求量逐步增加。”

“这笔生意非常划算。我们这儿有的是水,可以为国外市场种植牧草。”

廉价的汲水权以及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使得这笔生意不仅可行、而且有利。

格兰宁说,“进口超过出口,很多货轮返程时也都想带回点东西。干草,就是他们的选择之一。”

现在,从洛杉矶出口苜蓿草到北京、比从帝王谷运到中央谷还要便宜。

格兰宁说,“我们需要把资源看作有限的,资源本身确实有限的。但是,我们这个州好多人以为水和空气一样,是无限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其实,从各种实用角度来看,水都是有限的。”

为经济作贡献

140220150021_11_304x171_bbc_nocredit

种植苜蓿草的农民罗尼·兰鲁伯尔(Ronnie Langrueber)却认为,他是在为推动美国经济走出衰退尽自己的一份力。

他说,“在我看来,这是全球经济的一部分。”他还说,其实只有很少一部分干草出口到中国。

兰鲁伯尔说,“我们必须想办法平衡贸易。在帝王谷,出口苜蓿草是我们能做的一点小事。”

兰鲁伯尔认为,“变相卖水”这种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因为,出口任何农产品都需要水;再说,还有一些水用途更不合适。

他质问,“给电影明星去玩儿的那些高尔夫球场浇水更有效、还是种农产品出口产、给美国提供经济动力更有效?”

日本、韩国、阿联酋都从加利福尼亚进口牧草。价格之高,导致当地一些牧场主无法承担,特别是在发生旱情、原来的货源供不应求时。但是,他们还是要咬着牙购买饲料

牧场主杜弗尔迈尔毫不置疑,卖草等于卖水。牧草被卖到外国,让杜弗尔迈尔非常不高兴。

虽然价格很高,装满干草的大卡车从帝王谷北上还是很常见的风景。牧场主没办法、再贵也得买。

加州北部最近确实曾经下雨,但是,供水仍然严重不足。

干旱经常会成为政客们修建水坝、放宽环保控制的借口,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

在水源充足、全球贸易扭曲了当地市场的那些地方,政策,需要由那些不能从中获益的人来决定。

这也会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