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直:反腐在权争、保权间找平衡点

中共當下的反腐節奏打碎了太多觀察者的眼鏡。

就在香港和海外媒體有關中共即將公布大老虎周永康案件的消息失準後,中共紀檢部門又適時公布了周永康前秘書、現任海南省副省長被停職調查的消息。這一消息,像是一聲發令槍,讓已經深陷迷霧的媒體重又開始了中共究竟何時公布周永康案件的競猜遊戲。

如果說中共18大後開始的眾多拍蒼蠅打老虎的案件,其指向圓心都是周永康的話,那麼,在周永康案件與公眾之間實際上只剩下一張薄紙的情況下,現今進行的類似調查海南省副省長的舉措,毫無疑問就是徹底剪除周永康在政治權力格局中的剩餘勢力的行動。顯然,在現時,單為剷除周永康,已經完全沒有必要再憑藉其前秘書提供的更多口供。

周案→如何公布伸縮性大

但是,剷除周永康是一回事,而是否公布、如何公布周永康案件則是另外一回事。在薄熙來案件的處理中,中紀委查證了薄熙來和薄谷開來的許多事實,卻只移送一小部分材料到司法機關,以供審判之用。而身為中共官場老手的薄熙來,自然由此摸到了中共的軟肋及其底線,遂在法庭上推翻其在中紀委調查期間的供認,反把自己塑造成司法不公的受害者。

周永康案件面臨著與薄熙來案件同樣的問題。如果全部公開周永康案件的事實,那麼,所謂反腐的負面效果要遠大於正面效果;而如果有選擇地只公開一部分事實,則周永康同樣有可能在公開庭審中扮演一個受到冤屈的政治角色。這樣的審判結果,將為未來的政治權力變化留下難以預測的伏筆,肯定為當權者所不喜。

因此,如何處理周永康案件,將視中共高層如何判斷黨內的政治形勢和中國當前的社會形勢而定。這也如同習近平在處理軍中徐才厚案件一樣,其伸縮性之大,遠超人們想像。關鍵還在於,如此處理徐才厚,實際上更增加了習近平在軍中的權力基礎。

其實,中共治下的反腐敗–不論是拍蒼蠅還是打老虎抑或是打大老虎,都是政治權力鬥爭的一部分,也都是保持政權、保護政權的一部分。權力鬥爭是為了保政權,反腐敗是權力鬥爭的一個手段。這一點,從對要求建立官員財產公開制度的許志永案件的判決結果就可明晰。

底線→爭「舵把子」而不翻船

中共的歷史,從某種角度言,是其內部為了爭奪權力而進行殊死傾軋的歷史。不過,六四以後,中共權力鬥爭的形態發生了變化。六四事件讓中共高層意識到,絕不能因為「駕駛室內」爭奪「舵把子」的鬥爭而翻船,以致所有人一同落水玩完。因之,不翻船,成了中共高層進行權力鬥爭限度的最大公約數。

至習近平,他仍然不會打破中共高層這個不成文的默契。因此,他說拍蒼蠅也好,他發誓打老虎也罷,其邊界的一側是鞏固個人權力,而另一側則是有利於中共政權的整體穩固。從這個意義上講,習近平所能做的,就是要用各種手段在鞏固其個人權力和穩固中共政權之間達至某種平衡。而這種平衡其實正是決定如何處理周永康案件的根據所在。

如果周永康案件的處理結果,不僅沒有引發人們對打大老虎的讚揚,反致引發人們對大老虎何以能在那麼長的時間內健康成長等諸多疑問,那麼,這就會從整體上損害中共政權。如此結果,在腐敗普遍化的中共內部,不僅不會達到鞏固習近平個人權力的目的,反而會削弱習近平的黨內權力基礎,為習近平樹立更多的政治對手。而在保政權的前提下,中共政權的削弱,也必定是習近平個人權力的削弱。(作者是大陸政治觀察人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