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落马,牵出当年袁宝璟案秘闻

持续发酵一年的四川“首富”刘汉被抓传闻终获官方证实。

昨日,湖北咸宁检察院通报,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21项罪名被检方提起公诉。此案中共有9条命案,其中5人是遭枪杀。

刘汉是闻名四川的亿万富豪,涉足房地产、矿产、建筑等多个领域,坐拥400亿资产。

从公开披露涉案内容看,刘汉、刘维兄弟发家轨迹与涉黑、涉嫌故意杀人等恶性犯罪紧密相连。

另外,刘汉、刘维涉黑团伙能在四川坐大成势,背后还隐藏着“官黑勾结”利益链条、存在为其提供庇护的“保护伞”。

“他那么干,出事是早晚的。”昨日,湖北咸宁市检察院通报刘汉被提起公诉,刘汉一好友王军(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王军对刘汉底细知之甚多。他说,刘汉于去年3月13日在首都机场被警察控制,当时他就知道“出事了”。

被控制前的刘汉,有多个耀眼光环。2009年“胡润慈善榜”四川“首善”、四川省政协常委、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拥有上市公司和数十家分公司。其捐助的“刘汉希望小学”在汶川地震中屹立不倒,更为全国人熟知。

光环的背后,在其老家广汉,很多人提起刘汉,都称其“黑老大”。

炒期货与袁宝璟结怨

刘汉成为富商后曾经跟王军提及早年起家史。

王军说,刘汉的家位于广汉市老南街。父亲刘章科曾参加抗美援朝,复员后回广汉后做了一名中学物理教师,于1990年患脑瘤去世。母亲李万珍生下刘汉、刘维等三子二女,刘汉排行居中。李万珍曾在街上摆摊,卖点针头线脑补贴家用。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刘汉开始经商。倒卖过木材、建材、成品油等。

“什么挣钱就做什么,他看准的事情就会去做。”令王军印象深刻的是,刘汉曾说过,有一年冬天他去四姑娘山倒卖木材,道路结冰,路况很不好,一般木材商都不敢开车进山。胆大的刘汉独自开着货车进山拉木材,价格是平时的两倍。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刘汉进军期货市场,1994年到1997年炒作大豆、钢材等期货,实现了资本原始积累,并跻身亿万富翁行列。

也正是在此期间,刘汉与炒作钢材期货中的辽宁亿万富翁、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袁宝璟发生纠纷。

据公开报道,刘汉在期货炒作中的投机让袁宝璟损失惨重。1997年,刘汉在一家酒店门口刚上车遭到枪击,枪手开两枪,均未打中刘汉,司机飞速驾车逃走。

后经过公安机关审查,袁宝璟雇佣枪手汪兴报复刘汉,随后汪兴以此要挟、敲诈袁宝璟。随后,袁宝璟伙同其兄弟袁宝福、袁宝森共同杀害了汪兴。

2006年,袁家三兄弟以雇凶杀人和杀人罪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当时,袁宝璟妻子提出愿无偿捐献上百亿家产,留袁宝璟性命未果。

四川省政法系统一资深人士认为,袁宝璟案,三兄弟均被判死确实有点过重。此案争议颇大,当年广受社会关注。

以“血路”聚敛财富

尽管刘汉身披“慈善”、“政协常委”外衣,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狠”。

四川省政法系统一匿名人士称,他曾在私人饭局上见过刘汉,1.8米的个头,有点沉默寡言,但眼睛很精神,透露着狠劲。

这位人士说,“刘汉对阻其财路的,敢下黑手,而对他有利的人,就送钱送官(帮助升官)。”

起诉书中称,1998年,刘汉获得绵阳小岛建设开发项目,因为拆迁问题,与小岛居民多次发生冲突。刘汉指使手下成立了一支打手队伍,购买了一批枪支、弹药,建成了一支“地下武装”队伍。在拆迁过程中,小岛村民熊伟与刘汉的人发生冲突,刘汉指使人捅死熊伟。当地居民无人再敢抗议。

1999年2月,刘汉的竞争对手王永成扬言要炸汉龙集团,刘汉得知消息,当即指使手下“找几个人把王永成做掉。”几日后,王永成在一家酒廊大门口被枪杀。

刘汉不仅威胁平民,还与国家公权机关对抗。

据起诉书披露,1993年2月,广汉市人民法院受理一起经济案件,查封了刘汉的一批建材。刘汉组织人员用车辆封堵法院大门,撕毁法院封条,将被查封的建材转移藏匿。

1993年,湖南、四川民警到广汉市对刘汉执行拘留,刘汉的弟弟刘维用钢珠枪冲向正在执行公务的民警,刘汉趁机逃脱。

一位上世纪90年代在广汉开采砂场的高先生透露,刘汉看上的采砂地盘,没人敢去竞争,刘汉曾威胁竞争者,“要把人活埋在沙堆里。”

高先生说,大家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干,没人敢反对他,广汉、德阳、绵阳的采砂场大多都被刘汉霸占。

1998年之后,刘汉垄断广汉市及其周边的赌博游戏机市场、建材、建筑市场。他人想要获得某个项目,需要获得刘汉的首肯。

刘汉被称为四川“首富”后,仍使用惯常手段敛财。

王军说,刘汉在竞标丰谷酒业、四川信托、和兴证券等项目时,一同竞标的企业很少,“这些优质的项目,众多人眼馋,但应者寥寥,肯定离不开刘汉的威慑运作。”

2001年遇“贵人”后发迹

截至去年3月,刘汉被

抓前,他名下的四川汉龙集团已发展成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资产达400多亿元。

王军说,刘汉能聚敛这么多财富,除了“打打杀杀”的争抢外,还与其深厚的政商背景相关。

王军说,2001年,刘汉遇到“贵人”,得其帮助。当年,刘汉被列为公安机关查处名单,其花巨资攀附上某位领导,将他从查处名单上撤除。此后,刘汉通过资本运作迅速把产业扩充到外省、外国,建立了矿业帝国、资本帝国。

王军说,刘汉与领导搭上线后,变得更为低调、谨慎,很少在公共场合出现。王军随后少数几次与刘汉会面,感觉到了他的变化。“言语之间连省里的官员也不放在眼里。”

另一名与刘汉接近的匿名人士称,有特殊背景的商人周滨2002年前后到四川投资,刘汉高价从其手中购买项目,“为了维护关系。”

王军透露,2001年,为讨有关领导欢心,刘汉在阿坝州投资建设两座水电站。2005年,刘汉把经济效益良好的天龙湖电站和金龙潭电站卖给四川汇日电力公司。

资料显示,汇日电力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注册地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法人代表叫陈炜民。刘汉以近5亿元的价格卖掉电站,2个月后,汇日电力将这两座电站以27亿元卖给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公司,转手净挣22亿元。

王军证实,2005年,刘汉和陈炜民在四川锦江宾馆签订合同,王军当时也在场,依稀对陈炜民有印象,是一位香港商人。“以刘汉的精明和不会吃亏的性格,他会把营利的水电站转手给人,背后一定有很复杂的关系,也许是为了讨好某位高层,也许是洗钱,很难说清。”

四川省纪委一位退休干部亦告诉记者,两座水电站蹊跷被变卖,多次有人向省里举报此事,但都不了了之。

广汉当地坊间流传,刘汉是当地政府之外的地下组织部长,他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干部任免。

据四川政法系统内部人士透露,刘汉在北京被控制后,公安部成立“1·10”专案组。据称,刘汉案令四川官场震动,该案被作为典型的警匪勾结,政商勾结案件,要求一查到底。

被抓前曾赴美避风头

据王军说,刘汉在2012年就预感到要出事,曾经跑到美国躲了一段时间,后来见国内风平浪静,又返回中国。

2013年3月13日,刘汉和妻子在北京首都机场被警方控制;当年7月3日,被咸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7日,被咸宁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昨日,咸宁市人民检察院对刘汉提起公诉。

王军说,他和刘汉多年朋友,有所耳闻他的黑势力行为,但没有料到行为这么极端。

在王军眼里,刘汉信佛,慷慨好施,上世纪90年代在寺庙一次就捐款上万元。

成为巨富后,刘汉在西藏开金矿,曾经给寺庙捐赠上千万善款。

刘汉对朋友也大方,逢年过节,给朋友的红包上万元。刘汉曾经向王军提及,他有一次在澳门,赌债不计算在内,光是消费,就花了70万,其中花费25万元给他人提供一位小有名气的女艺人过夜。

刘汉好赌,据披露,2011年至2013年3月期间,刘汉多次在澳门赌博,欠下2亿赌债。据报道,“公海赌王”连某曾从刘汉手中赢过数千万元。

王军说,刘汉喜欢把因果报应挂在口中,如今也算现世报,“难有活命。”

刘汉涉黑记录

●上世纪90年代初 刘汉带领弟弟刘维在广汉开设赌博游戏机厅起家。

●1993年 刘氏兄弟撕毁法院封条、持枪妨害公务,由此恶名远扬。同年底,刘汉用不正当手段获取一笔贷款,与他人做生意,完成了原始积累。

●1997年 刘汉在绵阳成立四川汉龙集团公司,建成打手队伍,并建成一支“地下武装”。

●1998年 刘汉的公司在绵阳市游仙区小岛村开发房地产,因拆迁补偿问题,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将带头的村民熊伟乱刀捅死。

熊伟被杀5天后,在广汉,为了垄断赌博游戏机市场,刘维派“小弟”曾建军等人将竞争对手周政当街枪杀。杀害周政后,刘汉、刘维在广汉的赌博游戏机、高利贷市场一家独大,后来陆续控制了广汉及周边县市的采砂、建筑、建材市场。

●1999年2月 绵阳另一黑道人物“大叫花”王永成被刘汉手下孙华君派人枪杀。杀害熊伟、王永成后,刘汉在绵阳的房地产开发从此没了阻力。

此后,刘汉又拿下绵阳机场、绵阳“汉龙大桥”等优质项目,并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丰谷酒业。

●2000年9月 仅怀疑老街坊梁世齐私吞3万元养狗费,刘维指使手下将其杀害。

●2000年 刘汉将汉龙集团总部从绵阳迁往成都,势力范围进一步扩张。只要是刘汉出面,几乎没有拿不下来的项目。

●2002年5月 刘汉的保镖仇德峰、桓立柱等人在成都一娱乐城无故生事,召集多人猖狂殴打无辜群众,致1人死亡,多人受伤。

●2009年1月10日 刘维找人将广汉另一“操哥”团伙首领陈富伟等人当街枪杀。

周永康涉嫌帮刘汉 干掉袁宝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袁宝璟的同学则向《内幕》表示,据说以前袁宝璟回东北,辽宁警察都沿途站岗,袁宝璟应该知道很多秘密。袁宝璟之所以最后被判死刑,就是捲入中国高层政治太深,应该说是得罪了周永康、薄熙来一系,具体来说是得罪了辽宁省政法委书记李峰。

一位观察人士对《内幕》表示,从律师的辩护来看,以及从袁宝璟身着白衣、围着白色哈达以示清白的举动来看,袁宝璟枪杀汪兴的指控根本是不成立的。而且,袁宝璟只是枪杀了汪兴一人,却让袁宝璟三个兄弟抵命,存在着罪罚不相当。甚至,有可能汪兴是被别人枪杀的或者就是刘汉指使人枪杀的,然而栽赃到袁宝璟身上。因此,完全有可能刘汉、周永康、李峰勾结在一起,从而将袁宝璟冤枉处死。

2001年3月28日,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携省、市主要领导班子视察宏达化工,称董事长刘沧龙为“生龙活虎地开展工作的企业家”。2002年11月30日,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长周永康再度视察宏达。周永康能在两年内连续两次视察宏达,说明他与宏达的关系非同一般。由于当时刘汉担任宏达的副董事长,他与周永康的关系肯定也是非同一般。

李峰,1953年,江苏出生,籍贯山东沂源,曾担任辽宁与西藏的公安厅副厅长。后来又回到辽宁担任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从2002年3月开始,升任辽宁省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直到2011年11月才调任辽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2012年1月之后,又担任辽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从上面李峰的简历可以看出,李峰出生在江苏,可以算是江苏人。周永康也出生在江苏无锡,与李峰算是江苏老乡。周永康长期在辽河石油系统工作,还曾在80年代担任辽宁盘锦市委副书记与市长。2002年以后,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国务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而李峰此时担任辽宁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与李峰正好是上下级关系。对于周永康这样一个老乡与直接上级,李峰肯定会拼命巴结,与周永康建立良好关系。

在1997年被枪击之后,刘汉有可能就已经获知是袁宝璟指使汪兴干的。要知道这一点,对于刘汉这个川内川外“黑白两道”通吃的人来说,一点不难。再加上汪兴还一直到处举报,说是袁宝璟指使他枪杀刘汉的。

上述观察人士因此表示,以刘汉这种“黑白通吃”的性格,他不可能忍得下袁宝璟与汪兴对其进行枪击的,有可能从1997年之后,就一直寻找机会报复袁宝璟与汪兴。有可能是刘汉先派人将汪兴枪杀,然后找到周永康,要求周永康命令李峰,将汪兴被枪杀栽赃在袁宝璟身上,从而一举达到报复袁宝璟与汪兴的目的。假设刘汉没有派人刺杀汪兴,而是另外的人枪杀的,那麽当刘汉听说汪兴被枪杀之后,觉得这是报复袁宝璟的最好机会,于是他找到周永康,要求周永康命令李峰,将汪兴被枪杀栽赃到袁宝璟身上,从而也可以达到报复袁宝璟的目的。

此外,还有可能在汪兴被枪杀以前,李峰与周永康就早已勾结在一起。袁宝璟说,李峰曾让汪兴找到他,希望帮助李峰洗钱,并开出每1000万元提成300万元的优厚条件。上述观察人士分析,有可能要洗的钱不是李峰的,而是周永康的。因为此前在辽河石油局、盘锦、中石油、国土资源局、四川以及公安部任职期间,周永康肯定已经聚歼了不少财富,希望通过袁宝璟将这些财富洗干净。

据博讯在2012年4月12日报导,据四川和中石油的人透露,周永康的儿子周斌积聚了200亿人民币的个人财富。另报导说,周斌掌控着四川的大型工程项目。对刘汉来说,要在川内川外通吃,就必须搞好与周永康和周斌的关系。要不然,刘汉的商业帝国是不可能存在下去的。因此,有可能刘汉就是周永康与周斌家族利益的代理人。而其庞大的海外投资,有可能就是帮助周永康家族洗钱。

曾经的期货大佬,刘汉与袁宝璟的恩仇录。

期货圈是个水浅王八多的地方,不过期货圈确实出过不少人才,刘汉和袁宝璟便是两位早已从期货圈升华的传奇大佬。

刘汉,汉龙集团董事长,交易钢材期货起家,汶川地震“史上最牛希望小学”正是刘汉捐资兴建,2014年“四川富豪刘汉等36人涉黑被诉”。袁宝璟,辽宁富翁、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袁宝璟因雇凶杀死昔日朋友——原辽阳刑警汪兴,在辽阳市被执行注射死刑。刘汉和袁宝璟曾在高粱期货中结怨,而汪兴帮袁宝璟出气,枪杀刘汉未成功。

1983年,刘汉从广汉二中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广汉化肥厂焊工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几年后刘汉辞职,和陈陆文一起合伙在国道边上开木料铺子。陈陆文如今是四川金广集团董事长。几年后,刘汉和陈陆文分道扬镳。1992年,经“高人”点拨,刘汉开始在成都红庙子市场炒期货。红庙子位于成都市中心城区东北方向一条二百多米的小街上,是中国股市历史上一个著名的股票原始交易市场。那时刘汉尽管成立了四川平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但每天早上七点钟仍搭24座马自达班车去成都红庙子,晚上搭车回来。如此往返两年,有一天刘汉突然不搭中巴车了,司机后来才知道这小子那时炒期货发财了。

多年后,刘汉曾向四川一位记者称,自己是在1994年通过炒钢材期货发家的。他称当时中国钢材现货市场低迷,期货市场的钢材被爆炒,价格直升至3500元/吨。但现实中的钢材价格却只有2800元/吨,销售不出去。成钢、重钢的库存产品堆积如山,刘汉集中所有资金,和成钢、重钢厂签下了旁人看来近乎疯狂的合同——以比市场价高200元/吨的价格收购钢材厂库存产品,然后拿到期货市场沽空。成钢约4万吨的钢材,被刘汉一网打尽,这么一进一出,刘汉斩获近亿元。

袁宝璟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国建设银行证券部,1992年辞职成立北京建昊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他凭借200多万元种子资金杀入上海证券市场。袁宝璟参与了中国第一批企业的股份制改造,建昊先后参股的企业有三九胃泰、四川蜀都大厦等,这些企业相继改制成功,股票纷纷上市,随后大幅度升值。

高峰时,建昊实业一度是30多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袁宝璟的另一理财手段是买卖上市公司“壳”资源,建昊集团以1亿资金收购了比特科技60%的股权,通过重组,引入生物制药概念,行情利好后就转让脱手,一进一出,建昊集团进帐5000万元。证券行业曾将袁宝璟戏称为“中国股票第一人”。

1996年秋,袁宝璟在成都炒期货失利,损失9000多万元。袁怀疑是刘汉与交易所勾结修改了规则所致。汪兴得知后提出,可以安排人将刘汉打一顿出出气。不久,袁宝璟拿出16万元钱,让胞兄袁宝琦代交给汪兴,由汪兴安排相关行动。1997年2月1日晚9时许,受汪兴委托,辽阳“黑老大”杨忠学指使李海洋持枪来到四川省广汉市,向刘汉近距离连开两枪,不过,刘汉并未被击中,李海洋则逃离现场,后被警方抓获。

2001年11月,汪兴被人追杀,身中数刀。汪兴认为一定是袁宝璟干的,事后他给袁宝璟打电话要钱。2003年10月汪兴身中两枪倒在所住楼房一楼的防盗门外。

法院审理查明,1997年以来,汪兴多次向袁宝璟借钱未果,便开始以打电话、写信要举报袁宝璟的违法犯罪事实相威胁,引起袁宝璟的极大不满,并产生了杀死汪兴的想法。……受袁宝琦具体指使的袁宝森持枪近距离对汪连开二枪,将其当场打死。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被判处死刑,袁宝福被判处死缓。

2014年,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故意杀人等案件依法提起公诉。检方指控,1993年以来,刘汉、刘维等36人,称霸一方,在四川广汉、绵阳、什邡等地及部分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社会治安、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其中,故意杀人5起致6人死亡、故意伤害2起致2人死亡、非法拘禁1起致1人死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