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杨恒均

今天主持人邀请我谈谈中国政局,但一谈这个,我就要发牢骚、就要批评,可我早就立下了规矩,不在海外批评中国,要批评中国,我会回国再批。所以,我今天只能讲讲戈尔巴乔夫,一位外国退休的领导人,八十多岁了,讲起来很安全。

中国朝野的“戈尔巴乔夫情结”非常严重,有人希望中国尽快出一名戈尔巴乔夫,有人在竭力避免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出现。想中国出戈尔巴乔夫,是因为他锐意改革,几乎是以一人之力结束了冷战,终结了强大但相当邪恶的苏联帝国,给俄罗斯等国家带来了民主。有人讨厌戈尔巴乔夫,是因为这位老兄的改革失败了,不但导致执政的共产党下岗,还让超级大国一夜之间分崩离析,连接下来20多年的民主转型也不那么平稳。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错了吗?他的失败是可以避免的吗?如果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大家都知道我对戈尔巴乔夫的评价(见文后链接),但今天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和层面做一些更加客观的分析,让各位了解苏联——也对中国多一份思考。

苏联体制大家都不陌生,到了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已接近我说的“七十年大限”:腐化堕落,几乎难以运转,倒台是分分钟的事,戈尔巴乔夫顺应历史潮流,提出了“新思维”,进行改革,试图挽救党和国家。即便那些对戈氏咬牙切齿的人,也没有敢对戈氏改革的内容进行攻击的,原因很简单,难道透明政府、瓦解极权、还权于民、实现民主、给人民更多自由会错吗?没有人会傻到对戈氏的改革内容提出过激的批判,否则他还没有批倒戈氏,自己就先臭了。

改革是必须的,不改亡国,改了呢——戈氏的改革失败了,他的失败导致执政党下台,引发一个庞大帝国的瓦解。很多人说失败的原因是因为苏联得的是绝症,改革改良都挽救不了它,只能革命,或者等它自然死亡,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自己身体够好,能够活得比它更长一些。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像苏联这样的体制,确实没有改革成功的先例,几乎都是一头走到黑,不见棺材不掉泪。但这还是不影响我们追寻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败的其它一些原因。

回头看看,戈氏的改革如果是只吃肉不啃硬骨头,小打小闹,风声大雨点小,或者在经济领域摸石头过河,逐步放宽僵化计划经济对民众的控制,不阻止民众致富的愿望,他的改革即便不能成功,也不会出多大的问题,就更不会失败了,苏联体制很可能继续延续几年甚至几十年。戈氏也就成了他后来比较羡慕的苏联版的邓小平。但戈尔巴乔夫一上来就去啃硬骨头,搞政治体制与社会改革。

这个按说也没错,问题是他以为自己很有权威,对苏联的制度、他的“新思维”理论以及他选定的改革之路都很自信,大有“四个自信”的势头。在没有绝对掌握军、警大权以及改革的领导权之下,就开始了啃硬骨头的改革,结果怎么样呢?

有那么一段时间,戈尔巴乔夫一说民主,叶利钦几乎样样都比他更民主;他一说坚持党的领导,党内保守派几乎都比他更共产党;他率先放开对媒体的控制,媒体却都不愿意放过他。改革一开始,他几乎就失去了对改革的控制,几年不到,他把体制内外和左右两派都得罪了,被极端保守派视为“社会主义的叛徒”,同时又被极端自由主义分子贴上了“民主、自由的叛徒”的标签——戈氏当年的境况,很有点像老杨头当今在网络上的处境:左右不是人啊。

那么,戈氏的改革有可能成功吗?不但戈氏自己,他的后继者也都认为有这个可能。事实上,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无论从方向还是具体的内容上,一开始是确实得到了体制内开明派、广大知识分子以及大部分求变民众的支持的。如果戈尔巴乔夫能有更明确的目标和“顶层设计”,而不是在改革进入深水区后还抱着“摸石头过河”的心态,如果他能把党、政尤其是军、警(克格勃)的大权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被党内的老人指手画脚分掉了权力、损害了权威,如果他始终把“改革置于党的领导之下”(戈氏语)而不是听任体制内保守派以及极端民主派对自己左右夹击,他的改革从战术和技术层面来说,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只不过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按照苏联的体制(我们都很熟悉,不是吗),如果要做到把改革始终置于戈尔巴乔夫的绝对领导之下,他必须得做的正是他立志要改掉的:对体制内的专权与腐败不通过法律手段进行严厉的打击(从而避免那些将军和克格勃发动政变,把他囚禁在别墅三天之久),对党内民主派叶利钦等人进行无情的斗争,让他们闭嘴甚至软禁起来(而不让他们总是在民主改革的进程中占据道德制高点,让当局背负“原罪”,让戈氏自己处处被动挨骂),把极左派弄得灰头灰脸,同时对自由派和媒体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而不是放开后无法收拾,最终媒体几乎都起来对付戈氏本人)……

可是,所有这些手段和措施却又同他追求的改革目标背道而驰!而当戈氏试图让追求的目标和手段一致时,他很快就被自己发起的改革吃掉了,正如“革命吃掉了自己的儿子”一样。

更有意思的是,被改革吃掉了的戈尔巴乔夫,却以他的失败奠定了自己的历史地位。说白一点就是:戈尔巴乔夫的失败正是他最大的成功。

个人的成功不一定预示民众的成功,个人的失败有时反而是历史的胜利。历史上很少有以失败奠定自己历史地位的“伟人”,戈尔巴乔夫就是其中之一。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戈氏自己并不认同这种“伟大”。下台后的戈氏到西方各地演讲,当人家把他当成推翻苏联的英雄时,他自己却像祥林嫂一样反复叨念诸如“如果不是党内保守派和激进的叶利钦等人的破坏,我的改革会成功,苏联也不会倒”。戈氏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他的改革成功了,苏联最终也会走向自由、民主与法治,反而少了叶利钦十年的混乱(包括物资匮乏)和普京十几年利用不成熟的民主体制与选民而搞的“独裁”,苏联也不会解体成十几个国家……

这些年论述苏联解体和戈尔巴乔夫的书汗牛充栋,可几乎没人有想像力设想这样一种结局:如果戈氏的改革成功了会怎样?一个繁荣、富强、民主、自由的苏联社会主义超级大国?或者那只不过是戈尔巴乔夫个人的胜利——能够让戈氏至今还盘踞在苏联国家主席与总书记的宝座上,成为80高龄、执政最久的独裁者之一?让苏哈托、穆巴拉克和卡扎菲都相形见拙?

戈尔巴乔夫给我们留下了一本充满经验和教训的教科书:必须改革,这没有疑问;改革的目标和方向也应该是符合历史大趋势,这个也没有多少人敢质疑和挑战,甚至改革的方式方法和步骤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实行改革的领导人是否有权威与权力把改革进行到底。有权威的领导人掌握大权后并不一定会改革,例如金家王朝、穆巴拉克和卡扎菲之流的;有权威的领导人愿意改革的,也不一定一改到底,例如邓小平;但愿意彻底改革的领导人必须掌握绝对的权威,才能获得成功,例如蒋经国。

那些否定戈尔巴乔夫改革内容和方向的人必须认识到,倒行逆施只能让你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反人类的体制不改革,最终领导人和体制一起都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你拥有再大的权力,只不过是有权把自己的贴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已。戈尔巴乔夫当年在苏联推行的改革,中国目前在很多方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同时,那些希望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的人也应意识到,世界上是没有哪一个领导人愿意被自己发起的改革吃掉。在中国,被自己发起和推动的改革吃掉的改革派领导人还少吗?

历史留下的选择并不多,如何选择戈尔巴乔夫的改革道路,却又不重蹈他的覆辙,如何当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不是那个改革失败的戈尔巴乔夫,也不是那个因改革失败而被认为成功了的戈尔巴乔夫,而是当一名成功改革的戈尔巴乔夫!很显然,这不但需要政治理想,也需要政治权威、政治智慧甚至政治手腕。

就在俄国人逐渐淡忘戈尔巴乔夫,西方人的热情不再之时,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情结”却方兴未艾。历史不能假设,苏联的改革早已结束,但中国的改革非但没有结束,反而新的改革才刚刚起步,类似苏联体制的中国依然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踽踽独行。中国需要改革的戈尔巴乔夫,但改革的戈尔巴乔夫们肯定不希望自己的改革会失败。

各位,我讲了一通苏联与戈尔巴乔夫,让八十多岁、躺着的戈氏也中枪了,也让想听我对中国政局发飙犀利看法的朋友失望了。最后请允许我开个玩笑:假如我是戈尔巴乔夫,我会怎么做呢?我想我别无选择,我会顺应历史潮流,搞一个使苏联走向自由、民主、法治与富强的顶层设计,然后我会紧紧抓住对军警以及国家安全的控制,掌握改革的主动权,把左右等极端派都打下去,然后一步一步去实施自己的改革措施——

可惜我不是戈尔巴乔夫,而且即便我强迫自己对戈尔巴乔夫们抱有幻想,我也对他代表的那个体制实在没有多少信心,所以,我还是倾向认同戈尔巴乔夫的最大成功就在于他的失败。希望未来的戈尔巴乔夫们能够成功,并把他们自己的成功变成人民、国家和民族的成功!

谢谢各位!

杨恒均 2014.2.21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