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习时代的缝合与分裂

习近平上任伊始重述1840年代故事,通过回溯近代史,想把中国重新缝合成一个整体,以皇权社会的所谓独立繁荣,延伸历史国家的宏大概念;尔后,习又想缝合文革前后三十年,因为前后三十年都在中共领导之下;当习面对世界之时,他又在缝合中国梦与美国梦、世界梦,认为都是共通的。可惜,习没有缝合中国价值与人类共同价值,而这才是政治家应该追求的核心价值。

把党国的梦想转嫁给人民

习近平的缝合之功超越时代跨越东西方,他上任伊始,带领七常委到国家博物馆,将国家复兴故事上溯到1840年,这无疑将当代中国与大清缝合在一起,因为大清遭受屈辱,所以,当代中国人要牢记国耻,复兴1840年之前的”强大与繁荣”,复述1840年代的故事,有多重政治意蕴,一是使当代中国历史延伸到强大繁荣的唐宋甚至久远的远古时代,以复活中华文明自信;二是将西方变成一个敌对的历史概念,因为西方列强的入侵,大清才有后来的国耻,将丛林时代西方的帽子戴在宪政民主时代西方的头上;三是中共正在带领人民超胜西方,复兴中华文明的盛世,中国人民离国家强大的梦想从来没有如此近过,把党国的梦想转嫁给人民,人民为国家梦想而奋斗,人民应该忍受个人的苦难,甚至人民在这样的国家竞技过程中应该忽略人权与利益,为国家强大的梦想而努力,是时代主旋律。国家领导人想确立的是国家主义,而国家主义的实质,却是党国第一。

党国强大了,人民就幸福了吗?党国强大了,人权与宪政就有保障了吗?

宪政与人权这样的核心政治问题因此被忽略了,用虚幻的中国梦、国家强大以及放大的历史灾难、复仇情结,来唤起人民跟着自己走,与虚拟的敌人斗争,为虚幻的梦想献身。一旦有人揭示真问题,表达真观点,立即成为敏感词,最终导致社会真价值与国家假梦想的分裂。

缝合文革与改革、缝合中美梦

紧接着,习近平又抛出文革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既走邓路线,又背诵毛语录,将文革前后三十年缝合在一起。人们普遍认为,习希望得到毛那样至高无上的威权,同时像邓那样发展市场经济,自己得到政治上的强大,而党国得到经济上的强大。也有学者认为,习缝合前后三十年,是为了获得左右的共同认同,因为他要做全民领袖,但这样的缝合是南辕北辙式的缝合,毛是用个人极权为自己造神,掀起一连串的政治迫害运动,而邓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获得个人威权,只有经济开放而没有政治改革,使中国进入到权贵资本主义时代。极权与威权都没有使中国政治获得进步,反而一步步蜕化到反宪政反民主侵犯人权的专制状态。

习近平访美,提出”中国梦与中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是相连的,也是与各国人民追求和平与发展的美好梦想相通的。”显然,习近平强调的是人类的一致性,或各国人民在精神追求方面的一致性,中国人的梦想对美国对世界人民来说,不是例外,中国人民没有特色梦想,而是与美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梦想共通。

美国人民的梦想是什么呢,是自由平等民主正义,最著名的黑人维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一篇演讲就是:我有一个梦想,关于黑人与其它族裔的人平权,黑人的孩子可以与白人的孩子坐在同一个教室里,黑人可以与白人一起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而在习访美之前,中央却颁发七不许禁令,不允许中国媒体与高校讲堂宣传普世价值、公民社会、宪政民主制度等方面内容,中国人在价值追求方面似乎异于美国人或世界各民族人民,但梦想却是共通的,习的讲话与党的文件如此分裂,令人不可理喻。在中国争取中国公民教育平权却是违法行为,许志永博士因到教育部门前示威,要求给予外来工子女市民待遇,却被警方以寻衅滋事、影响交通的罪名予以拘审,并被判四年徒刑,中国人民追求教育平等的因此成为恶梦。
中国城乡二元制,使中国社会成为一个分裂的社会。

缝合维稳与维权

最近习近平提出维稳与维权的统一,并要求司法部门依法行政,把追求公平正义当成司法的神圣追求,能够在维稳的同时提出维权,或者有意缝合维稳与维权的统一性,是一个进步,但,维稳是从统治者角度提出的,而维权却是受迫害受侵害者提出的,无数上访者到国家机关上访,都是为了维权,许志永博士到教育部门前示威,同样是为了维权,各级政府不作为,或直接是侵犯公民权益的主体,所以他们要借助专政工具,对维权者进行无底线打击与迫害,从而制造出更多、更复杂、更严重的社会不稳定。习近平应该看到,每一场维权事件后面,必有政府或权贵对百姓的侵权事件在背后发生,而任何一起上访案背后,多有司法不公或司法失效相对应。

维权与维稳的中介点在哪里?在司法领域,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公平正义的审理,没有阳光公开的审判过程,维权与维稳必然是分裂的,周永康时代维稳经费超出军费,并形成一个政法系王国,是过度维稳的结果,非法的维稳同时制造出更多的不稳定。

仍停留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国家复兴是宏大的政治叙事,上溯到1840年,试图缝合大清以前的国史与近代中国命运,可以使习时代产生某种程度上的神圣感,中国人民离国家复兴的梦想如此之近,但国家强大与百姓的自由平等却相距遥远,城乡居民不能平权,东西部贫富差距如此巨大,民主宪政仍然不能成为当政者政治价值,国家强大的梦想是近了,公民社会与宪政民主却离人民越来越远。

因为中国梦只是当政者的大国梦想,而没有基于百姓的民主自由宪政梦想,梦想的解释权在当政者手中,容不得媒体人或知识分子、普通百姓去做不同的解释与倡导,而近百年中国的历史,也被政治化利用,成为复仇与爱国教材,而不从制度层面去反思与改革。主导中国的意识形态分裂了中国特色与普世价值,从理论上维护了集权统治与极权方式,仍然固守在只有”我们”才可以为人民服务,只有我们才可以决定中国梦的内容与实现中国梦的制度,只有我们自上而下的打击腐败,发展经济,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除了当政者,中国一切领域都是被动的接受服务,接受领导,接受统治,某种意义上,中国仍然停留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态中。

当代中国史还没有开始,因为,民主宪政制度还没有启动。

2014-1-30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