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 学习人民日报“人均万元税负不高”论 —— 从“亩产万斤”论到“税负万元不高”论

我一直以为中国百姓的税收负担为全世界最重。今天从网上看到人民日报文章,《人民日报谈”人均万元税负”:远低于世界主要国家》,原标题不知。此文出台的背景是:日前,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了《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发布会上,有学者称目前中国已经迈入“人均万元税负阶段”。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对此广泛关注并展开热烈探讨,更有网友惊呼:“一口饭就有半口以上缴了税。”
经过30年改革开放,中国人民从“亩产万斤”的吹牛皮,进步到了“税收负担万元”的实际承受,成果巨大,中国政府从此富起来了。
人民日报随后发文认为,中国税收负担很低。——此论断真让人长见识。从网上看,该文署名为作者李丽辉。看完后有几个问题不明白,希望能向人民日报请教一下。以前从人民日报学习“亩产万斤”论,现在向人民日报学习“人均万元税收不高”论。
1,一定要从官方的立场出发?
该文称,“人均宏观税负”实际上跟“人均财政收入”是一回事。同一个指标两种叫法,但给人的感受却大不相同。”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解释说,当人们听到“人均税负接近万元”,大多数人的反应肯定是负担太重了;而听到“人均财政收入万元”时,则会感到我们的人均财力还是太少了。
我来解释一下,“人均税负”是从百姓的立场出发,而“人均财政收入”是从官方的立场出发。这个叫刘尚希的人坚持要从官方立场出发,这是否与党中央一再宣传的“以民为本”矛盾呢?
在这个文字游戏之后,刘尚希说,当(多数人)谈到人均财政收入万元时,则会感到我们的人均财力还是太少了。——这显然是强奸民意。你刘尚希恨不得政府收入翻10倍才好,而多数老百姓,则希望税收负担越轻越好,无论你用“税负”还是用“财政收入”,都不能强行说公民希望多交税。

2,九成以上的税收来自企业缴纳?
该文称“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九成以上的税收来自企业缴纳”,意思是,九成税收来自企业,不是我作者说的,而是某报告“显示”的,很阴险地用一个“事实叙述”的假象来表达其想传递的一个“事实判断”。
中国是实行“间接税”的,我们到商场买东西,实际上都交纳了税收,只不过让销售企业代收代缴了。“间接税”让实际税收变得隐蔽,让公民以为自己没有缴某些税。学者进行税收来源判断的时候,必须厘清事实,而不是故意混淆。
再者说,企业是什么?企业难道是冰冷的围墙和机器?当然不是,企业是人组成的。股东作为企业主缴了税,企业税收太高就会影响员工收入。所以,税收来自企业,还是直接来自公民个人,没有任何区别。羊毛出在羊身上,你别说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

3,什么叫可比口径?
该文称,中国的人均财力水平远远低于世界主要国家的平均水平。根据财政部网站数据,按照国际可比口径计算,2011年中国人均政府财政收入按当年平均汇率折算为1528美元,而美国、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的人均财政收入水平均在14000美元以上,中国人均财政收入只相当于这些国家的1/10左右。
“人均”,是某些媒体惯用的伎俩。说到GDP,官媒很少说人均,谈到税收痛苦,就开始说人均了。
那我们就说人均。一个媒体,只说人均税收,避开不谈人均收入,这样的手法是否太低劣了?
那我们就只谈人均税收。中国的人均税收负担真的只有发达国家的10%吗?最蒙人的是“可比口径”,我们希望该文章具体说明什么口径,看哪些税收被刻意隐瞒了。此外,我们知道,中国政府的收入有三大块:税收,收费,罚款。 每年的收费和罚款,也是天文数字。

4,税收用到哪里了?
其实,税高税低,不是一个要命的问题。要命的是,税收用在哪里了。
该文称:如果将公共财政收入的2/3用于保障民生,欧美发达国家花在每个人身上的保障支出超过9000美元,而我们只有1000美元,相差了9倍。这也就不难理解,我们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还处于一个较低水平,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
大家注意该文的逻辑过程:用一个“如果”来推出“中国社会保障水平低可以理解”的结论。这有点过分了吧?应该用实际数据吧?
中国的税收有2/3用于保障民生了?2013年中国税收12.9万亿(不包括收费和罚款),那么,就应该有8.6万亿巨额投入用于民生了。如果真那样的话,中国人民太幸福了。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公布这8.6万亿用在哪里了。
至于我个人,我希望这8.6万亿一分钱都不要由政府去花,而是发给13亿公民,每人六七千元呢。
剩余的4.3万亿,我们来大致估算一下——每年3千万吃皇粮的,假设人均工资4千元一月,那么,他们以工资的名义拿走1.5亿,公款吃喝公款养车公款出国旅游1万亿,1万亿养人民军队忠于党,还有剩下一个亿干什么去了呢?如果党中央刹住了公款吃喝公款养车公款出国旅游的歪风,说明税收更用不掉了,那么,税收太高了,应该大幅度下降。
既然与国外比,那我们就来用具体资料比。先看行政管理费(或曰公务支出)在国家财政支出中的比重:
  德 国(1998年) 2.7%
  埃 及(1997年) 3.1%
  英 国(1999年) 4.2%
  韩 国(1997年) 5.1%
  泰 国(2000年) 5.2%
  印 度(2000年) 6.3%
  加拿大(2000年) 7.1%
  俄罗斯(2000年) 7.6%
  美 国(2000年) 9.9%
  中 国(2000年)25.7%
  以上数据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税收的1/4被公务人员直接消耗了,其余3/4被他们间接消耗。
再看用于教育,医疗的比列  
  中国 3.8%
  印度 19.7%
  美国 21.5%
  日本 23.3%

美国政府的官僚只花税收的1-2% ,而给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占税收比例的40-50% 。而中国政府的官僚花税收的40-50%,是美国的20-40倍。而给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占税收比例的8%,是美国的1/5-1/6。
中国老百姓缴的税率仅次于福利极高的法国,世界第二,而享受的福利才占税收的8%。
中国人均GDP远低于日本,公款吃喝却是日本的1000多倍。
5,最本质的问题:税收是公民与政府的契约
我在各个文章中反复强调“税收是公民与政府的契约”。公民同意缴纳税款,以购买政府的公共服务。这个契约包括3块内容:公民同意政府征收多少税;政府必须向公民汇报收了多少税、开支用在哪里;公民审查政府收支,以决定是否要跟政府续约。
征收税款,只要公民同意,政府收全世界最高的税都没有问题;如果公民不同意,政府收全世界最低的费也不行。开支也一样,只要公民同意,政府官员每年公款吃喝、公款养车、公款出国旅游花费10万亿也没问题;如果公民不同意,政府官员动用10元钱的公款吃一碗面条都是犯罪。

到这里,问题彻底清楚了:税高税低都无所谓,关键是政府要向纳税人汇报每一分钱的来源和去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