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神秘落马高官的背后之谜

日前,海南副省长冀文林落马,及司法提起对刘汉案的公诉,中南海把打大老虎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在官方的报导中,一段陈述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刘汉由湖北公安侦办,湖北检方起诉”。而在2013年1月份被押往北京调查的湖北政法委书记、很少被外界提及的吴永文,作为最神秘的落马高官,是否与刘汉案产生关联,及在大老虎案中发挥怎样的作用,引发外界的兴趣。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原政法委书记吴永文已于2012年12月13日(也有消息称2013年1月1日后)被秘密带往北京接受审查。《中国经营报》2012年12月13日证实,吴永文已经被带往北京接受“组织审查”。新华社则“从多个消息源证实,吴永文已经被带往北京接受‘组织审查’。目前,中纪委和湖北省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正展开调查”。按惯例,吴被押往北京接受审查非同寻常,通常背后有大后台的落马官员才会被押送北京受审。
据悉,吴从2007年到2012年7月期间担任湖北省政法委书记,正是薄熙来在重庆“崛起”和政法系统权力处于最顶峰时期。吴执掌湖北政法5年,所谓的“铁腕治警”是其标签,据称获得某高层的赏识。
此外,作为打大老虎关键人物之一,吴永文的神秘之处还有三点。
首先,作为2013年第一位落马的“副部级高官”,媒体对吴永文的报导少之又少,是官方报导最少的人物,而官方也没有披露有关此案的任何具体消息。
其次,吴永文实质上是为何落马,又为什么要被异地审查。仅仅是因为“生活腐化、买官卖官、挪用社保基金、违法办案”,就将犯事官员押往北京受审则是很罕见的举动。
若省部级高官被直接押往北京受审,背后一般涉及更高级别的官员。
第三,吴永文、刘汉接受调查仅仅相差两个月。从目前来看,在新华社的报导中,称刘汉是“公安部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联手作战”、亦是被湖北检察机关起诉。吴永文、刘汉、四川、湖北与大老虎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关系,这一系列事件,使得吴永文案更添神秘。
中纪委在今年年初披露,对涉嫌违纪违法的中管干部已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检查的有31人,但在列举已被移送司法和正在立案调查的案件中只提及22人,那另外9人中是否有吴永文?
“神秘”的吴永文被调查但没被立案,是否是因为他在大老虎案中扮演了与李春城、郭永祥等人不同的角色?
据外媒报道,在北京被判刑的武汉商人徐崇阳被释放出狱后,向外界透露他北京被捕之后的一系列遭遇。徐谈到,他被捕之后,一直由北京市公安局和湖北驻京办官员审问。审讯人员对他刑讯逼供,强迫他承认几个罪名。据报导,徐崇阳一案,由北京市公安局和湖北驻京办官员共同参与刑讯逼供,湖北政法委和北京政法委直接都参与其中。吴永文作为湖北省政法委书记全力配合。
此前还有报导称,中国大陆支持薄熙来的五毛和左毛,曾多次在武汉召开全国联络会议,讨论中国政局演变及如何促成薄熙来上台。会议中五毛和左毛多次提出文革类似的政治纲领,提出“杀50万人”的专政目标,甚至模拟了党政军接班的领导人名单。而早在2009年中,五毛和左毛也曾经在武汉召开“建党”筹备会议,“党中央”选定在重庆。该会议在武汉顺利举行,中国多名著名极左人物到场参加。吴永文作为主管政法和国内政保的政法委书记,据悉受命对会议没有任何干预。
2月18日,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财新网》指出“冀文林、郭永祥、李华林都曾在不同阶段担任过同一位前政治局常委的秘书之职”。
2天后,新华社、央视和《人民日报》以高规格报导了四川涉黑团伙刘汉案的官方初查结论。该案中,刘汉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21项罪名被湖北咸宁检方提起公诉,他们被控犯下9条命案,其中5人遭枪杀,凶手则一直逍遥法外。
新华社的文章称,刘汉一案并不简单,而是在中央的坚强领导下,由公安部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联手,“历经10个月艰苦侦办”,并透露“当地3名政法干部”成为刘汉保护伞,“刘汉的关系网随着经济实力的扩张水涨船高,从最先起家的广汉、德阳,辐射到绵阳、成都,乃至北京”……
“政法干部”成为刘汉保护伞,是受众关注的兴奋点之一。
受众的兴奋点显然不仅是刘汉的斑斑劣迹,刘汉从四川小地方广汉的土豪,变成坐拥400亿资产的隐形富豪,杀人肆无忌惮不受惩罚,其背后除了目前官方所点名的几名处级官员“保护伞”,显然另有大鱼。
《人民日报》评论文章也称,刘汉背后的“保护伞”将随着案情的审理进一步公之于众。有评论认为,刘汉案件内情的流出,透露出一个可能性,即最终官方公布的对于大老虎及其党羽的案情中,将在贪腐的基础上升级,有极大的可能会定性“涉及黑社会”。
官媒对刘汉案的高调报导中,提到涉及9条人命,还涉嫌拥有大量“军事武器”。这就意味着案件主谋将面临“死刑,立即执行”的可能。如果在最终对大老虎案的正式报导中,其不仅涉黑,也手上沾着“人命案”,那对他的判刑幅度将会增加很多。
大老虎猖狂嚣张至极,被逼到死角的现任执政者开始全面反击。所以,对大老虎案集团化进行舆论造势,其亲信、心腹不断被捕清除。新华网也在配合造势,连篇累牍密集报导大老虎马仔落马内幕,并点明背后有庞大的权力网,似为把大老虎案升级为“集团化”做准备。
随着大老虎的多位大秘“集体沦陷”,大老虎案很可能会被升级。
目前值得关注的是, 湖北政法委书记吴永文,自2012年12月13日被带往北京接受“组织审查”至今已经1年多,官方一直没有披露有关此案的任何具体消息。此前,中纪委通报整个2013年落马的副省部级高官中,吴永文也不在其列。作为2013年初第一位落马的“副部级高官”,媒体对吴永文的报导少之又少,仅有新华社和《中国经营报》刊登过两条短消息。
按惯例,吴被押往北京接受审查非同寻常,通常背后有大后台的落马官员才会被押送北京受审。从目前来看,吴永文案肯定不简单,尤其与刘汉的案子还有一层千丝万缕,是一层尚没有捅破的窗户纸。刘汉由湖北公安侦办,湖北检方起诉,在2013年1月份被调查的湖北政法委书记吴永文,作为大老虎案中最神秘的落马高官,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综合资料发现,吴永文、刘汉接受调查仅仅相差两个月,而且在新华社的报导中,称刘汉是“公安部直接指挥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联手作战”、亦是被湖北检察机关起诉。
吴永文、刘汉、湖北,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关系,他们和大老虎、周滨、李春城之间又互相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湖北、四川这两个地方在打大老虎一案中又有何特殊?
香港《文汇报》引述消息称,祝作利担任省发改委主任期间,涉及多起超百亿元能源利益输送问题。祝在担任省发改委领导期间涉案的可能性比较大。也有网络消息指,祝作利曾兼任陕西省“气化陕西”工程领导小组副组长,从而与周滨有交集。香港《大公网》报导称,中央密集打贪旨在为全国两会下月召开,塑造强力反腐声势,剑指“大老虎”。
而敢言杂志《炎黄春秋》日前在北京举行新春联欢会,91岁高龄的社长杜导正在会上指出,现在深化改革的阻力极大,既复杂又困难,党和国家现正处于兴衰的关键时刻。现在解放思想有两大阻力,一是陈旧观念,二是利益集团,“现在深化改革的阻力极大极大极大,复杂复杂复杂,困难困难困难”。
《炎黄春秋》副主编杨继绳受访时则表示,“政法帮”、“ 石油帮”、 “四川帮”、“秘书帮”的倾覆,使得案件核心大老虎几乎无软着陆可能。
而目前北京对案件秘而不宣,主要有两点考虑:“(大老虎)第三个秘书都出了大问题,在石油、四川、政法系统都出问题,旁边的根都刨出来了,树什么时候倒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想把案子搞得更细一点,证据更确凿一点,吸取薄熙来案的教训,办的更认真一些,没有任何漏洞;第二个可能是有力量的博弈。如果是第一种情况就更好一些,而第二种可能性就比较麻烦,他软着陆的话是各种势力的妥协的结果。软着陆就麻烦了,老虎没打死,是会反扑的。”
香港《信报》发表阮纪宏的评论文章称,2月11日,是网上广泛流传公布大老虎案的日子,但当天中纪委只公布了十个县级‘苍蝇’,李克强主持国务院会议,强调反腐,但万众期待的惊天大案仍在法网以外。
而中纪委公布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则显示收网的时候到了,公布大老虎案不远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