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 乌克兰何处去? (1-2)

亚努科维奇和反对派领袖在德国和波兰外长的调停下达成协议,这是德国外交部公布的协议内容,从BBC转载过来的:

The agreement, published by the German foreign ministry, includes the following(协议由德国外交部公布,内容包括):

The 2004 constitution will be restored within 48 hours, and a 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 will be formed within 10 days (在48小时内恢复2004年宪法,在10天内组成全国联合政府)
Constitutional reform balancing the powers of president, government and parliament will be started immediately and completed by September(立刻开始宪法改革,重新平衡总统、政府和议会的权力,在9月前完成改革)
A presidential election will be held after the new constitution is adopted but no later than December 2014 and new electoral laws will be passed (新宪法颁布后,开始总统大选,最初不晚于2014年底)
An investigation into recent acts of violence will be conducted under joint monitoring from the authorities, the opposition and the Council of Europe (在政府、反对派和欧洲委员会监督下,启动对最近事态的调查)
The authorities will not impose a state of emergency and both the authorities and the opposition will refrain from the use of violence (政府不实施紧急状态,反对派承诺不诉诸暴力)
Illegal weapons will be handed over to interior ministry bodies (非法武器将上缴内政部)

现在组成联合政府,这其实就是亚努科维奇先前提出的由反对派出任总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现在最大的问题:

1、反对派领袖对街头暴力究竟有多少控制力?
2、反对派领袖一旦出任联合政府职位,他们在街头示威群众中还有多少公信力?
3、亢奋的示威群众坚持非亚努科维奇立刻下台怎么办?
4、乌克兰下次大选本来就该在2015年初进行,现在协议规定在2014年底前提前大选,实际上差别不大,这能是反对派满意吗?

协议也谈到了上缴非法武器。电视和新闻照片上清楚地看到,反对派是有枪的,而且对警方展开狙击。在任何国家,这是警方采用“shoot to kill”手段的合理理由。事实上,如果有示威人群向警方投掷致命的燃烧弹,就有足够理由开枪自卫。在美国、加拿大,要是你朝警察走去,手里拿着一个燃烧 弹,你绝对不指望活着走回来。

这个协议是在亚努科维奇、反对派的三个领袖和德国、波兰外长的协商中达成的。德国、波兰这两个最关注乌克兰内乱的欧盟国家自然表示支持,英国的卡梅伦和美国也赞 赏协议。这说明反对派和欧盟都开始担心这野火要越烧越大、不可控了。但野火已经烧大。昨天的枪击发生在反对派领袖和亚努科维奇同意停火之后。一开始 CBC、BBC还说“不知道冲突是如何开始的”,现在都承认了,这是反对派中一部分人在停火之后主动冲击警察警戒线引起的。现在BBC也开始使用 militant、radical来描述部分示威人群,尤其是那些身穿伪装服、穿戴防护装具的人,其中有些人确实是有枪的,而且进入乌克兰大饭店(外国记 者集中的地方,就在独立广场边上)搜查和征用。

协议提到政府不实施紧急状态,这说明亚努科维奇已经威胁要实施紧急状态了。在这样的大规模暴乱中,实施紧急状态,避免进一步流血,这是政府的职责。但紧急 状态一旦实施,一切示威都不被容许,并且可以出动军队维持秩序。这将首先增加冲突,然后才能降低冲突。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大家都看到厉害了。 问题是反对派领袖现在还控制得了示威群众中最暴力倾向的那部分人吗?他们已经不是有组织的政治反对派,而是无政府主义者了。还有,联合调查可能对反对派并 不有利,暴露出反对派领袖对示威群众缺乏控制的真相,和示威的无政府主义的真相。或者说,示威者对于任何政党都不抱希望,因为2005年橙色革命之后,亲西方的美女总理不仅把国家搞得一团糟,还自己中饱私囊,亚努科维奇把她丢进监狱并非全无道理。

另外,据BBC报道,参加与亚努科维奇对话的三大反对党领袖都是议会里反对党,其中老大亚纽采克和老二克里奇科都属于西方中意的传统政客,但老三佳格尼博 克代表的是极右势力,而极右势力才是街头暴力的主力。他们当然反对亚努科维奇退出欧盟协议,但他们并不是亲欧盟的,而是极端民族主义的,事实上已经和新纳 粹的边界有点模糊了。西方对乌克兰极右势力的迅速壮大实际上内心也是不安的。

广场示威群众大多来自西部。西部部分地区反对派示威群众已经控制了政府和警察局。另一方面,东部和克里米亚也声称,如果西部要分裂,他们宁愿加入俄罗斯。但是乌克兰的工业和科技基础在东部,西部是农业区,在经济上是弱势的。乌克兰会分裂吗?

对于西部“纯乌克兰人”来说,独立的乌克兰是400年来的梦想,独立后才30年就分裂,这太悲惨。而且利沃夫这些原来属于波兰的地方可能会进一步分裂,回 归波兰,他们本来就是波兰语、天主教的地方,与东正教、乌克兰语/俄语的“正宗乌克兰”并不同心。这样,第聂伯河以东重新俄罗斯化(他们本来就讲俄语,而 不是乌克兰语),最西部回归波兰,乌克兰只剩下基辅周边不超过现乌克兰版图1/3的土地。这是要去俄罗斯话的“纯乌克兰人”想要的吗?

回想魁北克独立运动中,他们一方面要求相对于英语加拿大有“民族自决权”,另一方面不准魁北克境内的印第安人有“民族自决全”,更拒绝把原本属于纽芬兰的 大片拉布拉多地区规划纽芬兰,“吃进来的绝不能吐出去”。乌克兰从苏联恢复独立之初,东乌克兰还骑墙,但克里米亚强烈要求回归俄罗斯,是软弱的俄罗斯和强 势的西方强力把克里米亚留在乌克兰的。现在要是乌克兰分裂了,克里米亚还留得住吗?这样四分五裂之后,乌克兰还是乌克兰吗?从“别人”那里咬一块肉下来是 痛快的,但轮到自己掉肉时,就痛苦了。

亚努科维奇和反对派的协议到底是乌克兰重归平静的第一步,还是更大动荡的第一步,还有待观察。

=============

更新:

亚努科维奇已经离开基辅,到了东部的哈尔科夫。另外,基辅警方全面撤退,总统府、议会完全在市委群众控制之下。亚努科维奇从一开始就力图避免流血,现在依然如此。但他是以退为进,还是一路溃退,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了,但看来是兵败如山倒,已经失去执行力了。解除陆军总参谋长职务是一个信号,现在基辅警察总监也声称要站在示威群众的一边了。亚努科维奇是一个油滑的政客,据说普京并不赞赏他。他也不是一个俄罗斯主义者,而是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他要的是一个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两边讨好的乌克兰,而不是一个一边倒的乌克兰。

亚努科维奇的政治生命看来到头了。但乌克兰下一步怎么办呢?

1、反对派政治领袖对于事态完全失控。他们在与亚努科维奇签订协议后,遭到广场上人们的嘘声。他们也根本无力兑现协议中恢复基辅平静的承诺。
2、西方对事态也失控。美国、英国、德国、波兰官方对协议的背书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3、乌克兰陷入无政府状态。没有任何有组织的政治力量有能力收拾局面。先前活跃的反对党领袖现在如何动作?从无政府现状中会产生出新的极端政治力量吗?事实上,基辅独立广场示威后期,Right Sector(右翼)和Common Cause(共同理想)两个极右极端组织已经事实控制了示威运动。如果历史能说明任何问题的话,软弱的魏玛共和国和经济极端困难导致了德国的无政府主义盛行,由此产生纳粹。作为欧洲可数的大国,乌克兰要是走上这条路,绝非欧洲的福音。
4、西乌克兰处于反对派控制之下,东乌克兰继续相对平静和处于现政府控制之下。乌克兰分裂的前景更近了一步。但“纯乌克兰”力量不同意分裂的话,接下来怎么办呢?

===============

更新(2):

乌克兰议会现在由反对党把持,议会剥夺了亚努科维奇的总统权力,国家权力由议长代为执行。不知道他们是否按照宪法程序做的这些事,不过现在宪法不宪法的其实已经不重要的。乌克兰军方和警方宣誓对过渡政府效忠,但东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宣布不承认过渡政府和议会的权力。分裂甚至内战的阴影俨然形成,希望大家都有足够的政治智慧,避免进一步冲突。

被亚努科维奇判刑的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已经释放,回到了基辅。她声称乌克兰一定会加入欧盟,镇压群众的恶人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不过她到底是众望所归,还是下山摘桃子的,现在还不好说。她最大的问题在于:她不是没有上过台,而是上过台两次,而两次都是把乌克兰经济搞得一团糟之后,被迫下台。她的贪腐罪名也没有洗清。她能“镇”住示威群众吗?镇不住的话,然后怎么办呢?

================

基辅独立广场的示威群众还没有离去,但冲突已经停止。乌克兰回归平静至少迈出了第一步,但不等于这一步不会缩回来。临时政府的公信力和执行力不算,接下来的大选将是另一轮角力。亚努科维奇不知所踪,能代表东乌克兰和克里米亚的政治人物还不知道谁能担当。即使在西乌克兰和基辅,代理总统图契诺夫是被释放的前总理季莫申科的左右手,季莫申科宣称要竞选总统,另一反对党领袖克利奇科也要竞选。他们是最明显的竞选人,但远不是最有把握的竞选人。季莫申科两度出任总理,如果她的政治智慧和执政能力不使人失望的话,也不至于在2010年大选中被亚努科维奇挤下去。贪腐指控的阴影还在她的头上盘绕,不少广场示威群众也明确表示:他们反对亚努科维奇对她的政治审判,但他们不是为她而示威、而流血的。克利奇科的历史包袱则比较暧昧。他没有像季莫申科那样的执政经历,也没有“他们都不是好东西”那样的历史包袱,但在示威期间,他是与亚努科维奇谈判的主要代表,这在示威群众中到底是政治智慧的认可,还是政客的油滑,就不那么确定了。

说道示威群众,广场示威是激烈的不是季莫申科或者克利奇科的支持者,而是极右势力。他们也是现在事实上负责其基辅治安的所谓“自卫队”的中坚。他们在议会和主流政治中坚没有多少声音,但他们的能量不可忽视。继续“占领”广场的主力就是他们。据报道,他们对现在的主流政党都不信任,出于极端民族主义立场,对俄罗斯自然满怀敌意,但对欧盟也并不信任。他们也可能成为即将到来的大选的“国王制造者”,如果不能使他们满意,示威或许不会就此平息。甚至有可能推出代表极右力量的总统候选人,然后用街头暴力迫使大选走向按照他们的意愿。

这一切都是推测。就像过去一个星期的事态所表明,没人能对现在乌克兰的事态走向有可靠的推测。但无容置疑的是,不管谁上台,乌克兰最大的难题是经济复苏。

苏联解体时,所有前苏联成员国和东欧国家的经济都受到严重打击。20多年后,大部分这些国家都恢复甚至超过苏联解体时的购买力等价GDP,唯独乌克兰到现在购买力等价GDP总值还略低于1990年水平。

在苏联时代,东乌克兰是重工业、科技和教育最发达地区之一,西乌克兰则是无可置疑的粮仓。事实上,与哈萨克、格鲁吉亚等“二等”加盟共和国相比,乌克兰对俄罗斯来说“视同己出”。但这也成为现在乌克兰经济困境的根源。

在高度工业化的现在,粮仓依然必不可少,但粮食生产作为国家的经济支柱意味着贫穷、靠天吃饭。另一方面,东乌克兰的工业与俄罗斯紧密交织,从供应链到市场都是如此。苏联解体时留下的老工业基地适合大量生产廉价、粗劣的工业产品,适合消费能力较低和习惯于使用这样产品的独特市场。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恰好就是这样一个市场,这决定了东乌克兰对俄罗斯市场的继续依赖。另一方面,乌克兰经济困难,缺乏资金启动技术和经济体制改革,只有在俄罗斯这棵树上越吊越紧。在很大程度上,中国东北的老工业基地也是一样的问题,但中国经济改革后,东南沿海经济高速发展,有能力通过政策和投资把东北老工业基地拉出来,而乌克兰就没有这样的拉力。

不仅如此,乌克兰还高度依赖计划经济时代的原材料和能源的补贴价格,现有工业基础无法承受市场价格的能源成本。这是乌克兰工业转型的另一个死结。在苏联时代,主要能源天然气是按照调拨价运送给乌克兰的。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提高了天然气价格,但依然是低于国际市场的价格。另一方面,乌克兰还是基本上按照当年的补贴价格销售给消费者,中坚的差价由政府财政补贴。这不是让利于民,而是救命于水火,因为普通乌克兰消费者没有能力负担市场价格的天然气,而缺乏天然气供暖的冬天是要死人的。

在历史和人为的枷锁下,乌克兰经济艰难挣扎,走到了今天的地步。不仅没有恢复到苏联解体时代的经济水平,还积欠了一大笔债。乌克兰宣称,在未来两年,乌克兰需要至少350亿美元的借贷,才能避免财政破产。亚努科维奇和俄罗斯签订协议的150亿美元本来就是干这个用的,尽管还有所需的一半。俄罗斯已经支付了第一笔30亿美元的贷款,接下来的第二笔已经暂停支付,后续的估计也不会支付了。欧盟和美国会填补这个空缺吗?有可能,但不会那么容易。

这不仅是欧洲和美国自己经济不宽裕的问题。一般认为,美欧要是出手援救,不会是政府间贷款,而是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08年以来欧洲国家(如希腊、爱尔兰、西班牙等)遇到经济困难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对乌克兰应该也不例外。IMF以前曾向乌克兰贷款,但附加了很多条件,其中之一就是改革能源补贴制度。亚努科维奇不干,这也是他拒绝签署欧盟协议的重要原因。IMF在世界各地的贷款都附带了很苛刻的条件,对于还债能力本来就成疑问的乌克兰更不会给以宽厚的条件。事实上,在西方的银行体系中,一半的商业银行主要针对信用良好的客户,但还有一些特殊的信贷银行专门经营信用较差的客户。为了抵消风险和避免坏账,这些特殊银行通常有较高的利息和苛刻的条件。实际上他们就是文明一点的高利贷。IMF实际上就是国家层次的高利贷商,专门面向具有信用崩溃危险的国家。

IMF提出,以前给乌克兰的贷款的附加条件没有得到满足,有时甚至被当时政府有意忽略。如果再次对乌克兰贷款,将严格监督附加条件的执行情况,如有违背,将取消后续拨款,实际上就是斩断生命线了。IMF对乌克兰的条件不仅包括能源价格,还有结构性的经济改革和社会政策改革,具体内容参照希腊、印尼等“受益国”。平心静气地说,这些改革都是必要的,但改革的启动、进展应该有序进行,应该考虑到国情、民情。然而,IMF的条件和时间表是从确保收回投资考虑的,与受援国的具体国情、民情常常脱节。

另一方面,俄罗斯可能提高天然气价格。也不用提多少高,提到国际市场价格就够了,这也没有什么不合理。另外,乌克兰不愿意加入俄罗斯主导的关税联盟,那就对乌克兰产品征收“正常”关税,此举势必严重打击东乌克兰的工业。但接受俄罗斯的贷款,加强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这只能解决眼前的经济危机,并无助于长远的经济转型。在俄乌白哈关税联盟里,俄罗斯好比是泰坦尼克,其他三国只是捆绑在一起的小船。泰坦尼克自己非但没有完成转向,连未来的航线都不明确,小船要转向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条路也是有问题的。

中国经济改革是从农业国的基础开始的,也赶上了经济全球化大潮方起的好时机。乌克兰在经济全球化方面,不要说来自东方的竞争,就是眼皮底下,也有东欧和前苏联国家的同质竞争。而乌克兰较好的传统工业基础现在不仅不是资产,反而成为负担。想象一下,中国的老工业基地如果不是大体局限在东北和上海,而是整个东部,经济转型的负担就要大得多。

在这样的经济威胁下,不管谁上台,新政府都将面临极其严峻的考验:向欧洲靠拢可以取悦于示威群众,但必须接受一揽子经济改革的条件。这些改革对乌克兰都是必须的,但时机和进程不由乌克兰控制,可能导致激烈社会动荡,激发更大的示威。但另一方面,时间不等人,再不采取行动,乌克兰就要财政破产了。怎么办?

独立广场上的示威群众不撤,或许就象征着新政府头上悬着的一把重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和尚
    2014年2月23日12:27 | #1

    专制制度下没有完胜者,不可能和平过度,国家机器沦为某集团的镇压机器,这就是所谓的“镇”?

  2. fx
    2014年2月23日22:45 | #2

    五毛们可真忙啊。在大家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五毛已发出了事实清晰,有理有据的结论,好像乌克兰发生的每件事都要向他汇报一样,看来上级下的命令很急,昨晚不知睡了没有,身体要紧啊,不过对你们无所谓,这样捞钱的机会不多了,拼了命也要挣,要是在中国民主到来之前死了,那你可真是撞大运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