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 假如西烏克蘭宣布獨立

對於烏克蘭,香港人想起的多是足球或美女,但日前於首都基輔獨立廣場的示威及血腥鎮壓,卻被網民瘋傳; 有人看到利沃夫「獨立」及烏國人民「勇武抗爭」而感到振奮;有人因為烏國最終還是逃不了大國霸權的悲劇感到神傷;有的卻可能只因為反對派拍的短片而加入廣 傳行列,曾被喻為歐洲糧倉的烏克蘭,是否再次成為俄羅斯、歐盟及美國政治角力的「食物」,還是示威背後有着其本土精神?歐盟最近終提出制裁烏國,總統也願 意提前大選,局勢是否就此穩定下來?本周專題帶大家來到這個地帶政治的核心國家,思考鎮壓以外的其他啟示。

西 烏克蘭的反對派據點利沃夫宣布脫離中央,會否是烏克蘭全面分裂的先聲?十年前,筆者曾寫了一篇關於烏克蘭的評論《撕裂烏克蘭、延續反恐戰》,不是說有玄學 家的先見之明,只是烏克蘭東西分裂的苗頭出現已久,其相關背景,先不重複。現在不妨問一個問題:假如西烏克蘭真的宣布獨立建國,又會怎樣?

首 先,國界的爭議,就幾乎不可能解決。烏克蘭不是聯邦制國家,除了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擁有清晰的自治範疇、權限,「東烏」、「西烏」都只是約定俗成叫法。雖 然西烏克蘭不少領土是在斯大林時代兼併所得,然而若要具體劃界,哪裏是親俄文化圈的「東部」,哪裏是親西方文化圈的「西部」,並沒有完全客觀的中線劃分。

邊界難分 易惹糾紛

要是烏克蘭24個 州、兩個直轄市都要公投歸入「東烏」或「西烏」,州以下的單位有不同意見,也可以再搞公投。要是「西烏」成立民兵,佔領半壁江山,再在控制範圍內一次過表 決獨立,那就是曠日持久的全方位內戰。當歐盟和俄羅斯都已成為既得利益者,也不存在有份量的其他調解人,屆時局勢不一定像敍利亞慘烈,卻恐怕連南北塞浦路 斯分治的相對和平也做不到。

由 於俄羅斯極不願意承認「西烏」獨立,「東烏」卻是原來的中央政府,擁有聯合國席位,「西烏」的國際空間會十分有限,就像科索沃那樣。目前持有科索沃護照的人,根本不能進入俄羅斯,去年就有科索沃球員因此不能進入莫斯科踢歐聯。「西烏」畢竟和「東烏」、俄羅斯交往密切,面積和人口亦不能和科索沃相提並論,要 是這樣一個中型國家長期處於非正常狀態,對人民心理和國家發展都極為負面。

何 況「西烏」獨立了,會否變成一個天主教國家?這又是一個危機。「西烏」一直是「烏克蘭希臘天主教會」大本營,這次宣布分治的利沃夫,原來就是其大主教教座 所在地。這教會聽命於梵蒂岡的羅馬教廷,和烏克蘭最多人信奉的東正教形成對立,卻在海外烏克蘭僑民當中得到較多支持。問題是東正教在「西烏」依然有一定影 響力,一旦「西烏」獨立,宗教問題可能更為突出,連內部和諧和共識也難達成。

當 「西烏」立國,沒有了俄羅斯支援,自然更希望加入歐盟。但要達到入盟的客觀準則,不是一天就辦到的事。歐盟並非要真心援助西烏克蘭,只是以此牽制俄羅斯, 隨時以「俄羅斯問題」為由拖延「西烏」入盟。烏克蘭經濟重鎮都在較富裕的東部,「西烏」則以農業為主,一旦「西烏」真的入了歐盟,歐盟的「共同農業政策」 會否「微調」補貼,也值得關注。可以想像的是,俄羅斯可能對「西烏」貨物實行保護政策,更可能不再以優惠價提供能源給「西烏」,都會令「西烏」經濟百上加 斤。不是說和歐盟整合不可能帶來出路,只是在得到新經濟定位前,「西烏」獨立初年的經濟水平,可能比現在更差,其他社會民生問題也不易解決。

先建聯邦 才是王道

更 令人憂慮的,是目前無論是烏克蘭中央政府、還是反對派陣營,都已用到「恐怖分子」、「反恐」一類字眼加諸對方,這是極不健康的徵兆。假如兩地民族主義被挑 起,都以此鞏固政權,伴隨而來的自然是找內奸一類行動,再繼而出現大規模人口轉移,這在東歐歷史曾反覆出現。這樣的折騰,需要更長時間讓社會回復常態,治 安亦很可能變壞。

說 了那麼多,是否「西烏」一定獨立無望?不是的。是否應爭取獨立,是「西烏」人自己才能決定的問題,但真的決定爭取,在目前國際格局,只會有上述後果。符合 國際遊戲規則的獨立方式,應是先掩飾自己的獨立訴求,找一個面目模糊的中性候選人參選總統,贏了大選,然後以中央身份推動聯邦制,讓「東烏」、「西烏」分 別享有克里米亞那樣的自治共和國地位,鞏固了邊界,確立了政治、經濟模式,再不斷修憲,最終和平分手。過程當然依然困難,但起碼是王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