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刘汉与我何干?!

四川富豪刘汉涉黑杀人案被提起公诉后,《环球时报》暗指大陆知名作家李承鹏和刘汉有关系,被李承鹏怒斥造谣,要求主编胡锡进公开道歉。

在中国拥有800万微博粉丝的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李承鹏,曾写过一篇关于2008年汶川地震中屹立不倒的“希望小学”的文章。因为这所学校是四川黑老大刘汉捐款建造的,近日《环球时报》的微博文章暗指李承鹏涉黑。

2月22日,李承鹏接受一外媒采访,来听一听他怎么说。

李承鹏对此愤怒表示:“汶川地震死了那么多学生,很多就是因为学校的建筑质量是豆腐渣工程。好不容易出现一个贫民的监工,他监工的学校一所都没有倒塌,我在赞美这么一个充满了人性光芒的监工,这和刘汉有什么关系呢?”

2012年什邡的钼铜矿,李承鹏率先亲自赶赴什邡去声援当地民众,保护当地的环境,因此被有关部门封杀,还被邀请去“喝茶”,什邡钼铜矿正是刘汉的产业。仅此,怎么证明能李承鹏涉嫌黑社会?而恰恰在什邡钼铜矿这个事情上,有很多人还站在了刘汉的立场上。《环球时报》一贯破坏基本的人类价值,这次又非常弱智的、低端的把这些毫无逻辑的材料拼凑起来想构陷李承鹏,还转发这些谣言,他们在破坏基本的新闻底线,而且破坏了人类的基本良知。

李承鹏表示要起诉《环球时报》,并指名要求主编胡锡进出面道歉。截止目前,《环球时报》官方微博上的有关言论都已被删除。不过,李承鹏说,一定要追究下去,除非《环球时报》和胡锡进能给他与社会一个真正的交待。

李承鹏表示:“这个宣传部门不是打击谣言吗?它是赤裸裸的谣言,所以我一定配合两高的解释,转发五百条也要刑拘嘛,我不要求刑拘,我更多是想让普通的老百姓知道,党媒也是要撒谎的。(胡锡进)他曾经托人向我转达,他要有所歉意的表达,但是胡锡进总编的新闻里边却是说,他昨天没有看到这篇微博和这些报导的转发,因此他也批评了手下人,说批评人时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大概是这样吧,关键是他用了‘批评’,我认为他们不是批评,是造谣,因此我认为,他这个所谓的歉意诚意不够,除非他表示更加充份的歉意。我也不想借题发挥,我需要他向汶川的老百姓道歉,向我道歉!”

李承鹏还在微博上披露说,“这些年,从我参选、去什邡、去雅安,多少证据在我手,面条的人怎么找我,塞钱、劝移民、密令禁言……我严辞拒绝。你该为党分忧,怎么总逼我说让主丢脸的事儿?”

李承鹏表示,这些年来,他已饱受当局和官媒、五毛水军的各类骚扰。“我想问问有关部门,你们到底想对一个正常的意见表达者、一位作家要干什么?我曾经问过他们,我说我写的文章,不外乎公平正义、空气污染、食品安全、中石油腐败、油价太高、官员们不良的行为,不正是共产党现在要奋力打击的现象吗?无论是新浪的顶层人员,还是请我喝茶的宣传部门的人员,他们给我的一个莫明其妙的理由说,你的影响力太大,我说我影响力大,如果是传递的正能量那岂不是更好吗?你们难道没有一点点大度来容人吗?只允许《环球时报》、《人民日报》、《新闻联播》帮你们传递正能量吗?而事实证明,他们传递不了正能量,他们已经成为一个娱乐节目,一个笑话了。”

李承鹏最后声明,他将继续本着他的一贯原则去写作和做人,而且至今他一直对外媒保持低调,但是这次事件“欺人太甚”,他反而因此决定接受外媒的约稿了。

李承鹏,1968年出生于新疆哈密市(其父是下放到新疆的文艺兵),据说承鹏这个名字是由一位乡村老师给取的,意为鹏程万里。11岁时随父母迁回四川成都。1986年,李承鹏考上了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1990年毕业后分配到四川一家体委机关报工作。几年后,升任该报主编。1996年因为批评假球黑哨,被勒令停职反省,成为中国第一个因批评假球黑哨被停职反省的记者。在此后的近二十年中,多次被有关部门“封杀”。因“觉得机关报纸不适合”,于是辞职到《成都商报》,开始写作体育评论,曾任《成都商报》体育部主任,后进入《足球报》工作,任专题部主任,成为知名的足球评论员。曾参与主创《21世纪体育报》,二进《足球报》被称为中国体育媒体大转会事件之一。

在二十多年的文字工作中,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和好评,被称为足球评论界的“鲁迅”,他用充满现代感的幽默讽刺、揭露中国足球及相关领域中存在的问题,文字潇洒而不失智慧、幽默而充满辩证,针砭时弊、敢于言表。

李承鹏还在二十家都市报开时评专栏,时评妙语滔滔不绝。连续两年被评为新周刊的新锐分子,同时他还出版过多部作品,好评如潮。

他眼睛颇大,江湖上人称——李大眼。他有四川人的精灵和幽默,博客上、谈话中,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势,“骂”人无数,树“敌”无数,朋友无数。

已出版作品:《手起刀不落》《甲A十年》《左一刀右一刀》《你是我的敌人》《中国足球内幕》《寻人启事》《李可乐寻人记》《李可乐抗拆记》《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一枚竖子,而已》。

雅安地震后,李承鹏第一时间组织专业救援队赶到灾区救援。

李承鹏曾有七次被封杀的经历。

第一次被封杀。“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996年9月1日。甲A联赛某轮山东泰山主场对四川全兴的比赛中,当值主裁判有利于主队的一些关键性判罚让濒临降级的客队遭受了惨痛失败。当时,我是一个足球周刊的执行主编,被邀请去电视台做解说,我觉得这个裁判太黑了,回来就写了两篇千字评论,一篇是《斩断黑手》,还有一篇是《改革改到哪里去》,矛头直指中国足协和黑心裁判。”

这两篇文章登在了《四川体育报·足球风》头版头条。报纸刚一上市便在成都街头一抢而空。当时中国足协副主席张吉龙看到文章后很不高兴,找到四川省体委领导,几天后,有关部门对他做出了“停职反省、深刻检查、回家待命、以观后效”的处理决定。

第二次被封杀。“那是1999年的事,就是我写了关于舒畅、李蕾蕾他们要求退出国奥的事情。当时是《无锡日报》的记者胡建明爆出了这样的消息,然后我们几个记者进行采访,果然有这样的事情。但是当时正好是奥运会预选赛期间,足协领导非要说我们写的是假新闻,并且向全国各家媒体发了所谓的声明。”

“当时整整封杀了我半年,所有中国足协主办的比赛,甲A、甲B之类的比赛都不让我进行采访。至于心情,虽然不像第一次被封杀那样,都不敢跟家里人说,但还是挺害怕的,其实说实话,前三次被封杀,我都还是挺在乎的。”

第三次封杀。“1999年。当时我已经是《成都商报》体育部的主任,我底下有个责编,他的同学在足协工作,经常能给我的责编透露一下足协的内部消息。有一次,这个在足协工作的人给我的责编透露说国家体育总局下了红头文件,说足协副主席王俊生下课了。当时责编就写了一篇稿,我把这篇稿子压了三天,第四天把稿子发出来了。结果,稿子一出,足协就说这个新闻是假新闻,我被第三次封杀。”

第四次被封杀。 “2001年,《足球》报有一个泄密事件惊动足坛,其实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当时,《足球》报是我和李响跑最核心的新闻,她得到一部分资源,我得到一部分资源,编辑就把我俩的资源整合,写成一篇稿子。当时国家队主教练米卢告诉李响一个消息,李响写了,但足协认为这是泄密的行为,而且因为我和李响一直合写稿子,所以就把我俩一起封杀了。但这次封杀时间并不长,因为足协有些官员的家属很爱看我写的文章,觉得写得好玩,他们就从中帮忙,说我的好话,后来就很快解禁了。”

第五次被封杀。“转眼到了2003年,《足球》报有个记者写了一篇文章,说国资委不能让国有资产的公司搞足球。当时,我正在西班牙跟随国奥采访,突然国奥主教练沈祥福拿着一份传真对我说,你看,刚刚足协来的传真说你们报纸被封杀了,不能让你们采访了。不过,在国外采访,还是比较幸运,因为国外的工作人员根本不懂什么叫封杀,在国外是没有这种情况发生的,所以我还照常跟着采访,只不过用化名写稿。后来,足协还开了新闻发布会说我们《足球》报写了假新闻,要封杀我们的记者,当时,几乎全国的报纸和网站都在力挺我们。最滑稽的是,每次被封杀的事情事实证明都是真的。”

第六次被封杀。“我批评朱广沪的稿子,他看了不高兴了,后来见到我就当没看见,反正就是不理我。不过对这个我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圈内的人都知道,我本来就不是一个靠采访吃饭的人,我从来都不会想着让哪个教练或是哪个队员私底下跟我说点什么,能写出个什么独家新闻,所以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人不理我,或者那个人不理我。你不理我,喜欢我的人还会理的,所以每一篇稿子,在得罪一部分人的时候,肯定也会赢得一部分人,所以他们搞这种封杀根本就不可能真正封住我,这也是我到后来根本不在乎被封杀,反而把这个看作是一种荣誉的原因。”

第七次被封杀。“央视的工作人员向我证实了足协这次确实把我封杀了。首先,《足球之夜》是不可能在奥运会之前做这样的谈话类直播节目了;其次,我在央视做节目引来中超公司的不满,他们给央视和我的单位《足球》报都打过招呼,说他们有一些压力,就不让央视邀请包括我在内的激进派嘉宾进入直播室,并称这不叫封杀,只能叫“保证中国足球舆论和谐”。这次封杀应该跟《足球之夜》我给谢亚龙打不及格有关,是足协封杀央视的后续行动。”

拥有660多万粉丝的知名网络人士李承鹏,2011年5月25日在微博上表示要参选人大代表,引起全国网友的关注和热议。李承鹏参选人大代表的消息传出来后,绝大多数网友表示赞许。2012年2月13日下午,李承鹏在其新浪微博中发言宣布落选,以下是微博原文:“通知一声,经过九个月后,我落选了,因没拿到联名推荐表,周五还告知我得等上级通知,之后两天选举委员会没有人(他们说人在呢,只是去贴标语了)。今早贴出四个候选人,分别是书记、书记、董事长…这个国天天做的就是防止人民去帮它,帮忙者即捣乱者,等它真想人民帮忙时,人民只会看笑话。如这几日。”

李承鹏诉苹果案。代理律师王国华称,《李可乐抗拆记》是中国第一部以拆迁和抗拆迁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出版不到半年销量就达40万册。苹果公司未经同意,上传到苹果商店并提供有偿下载服务,给原告造成损失。要求苹果公司删除在线作品,致歉并赔偿30余万元。而苹果公司反驳并没有参与运营,不存在侵权。与此同时,藏地密码、中国足球内幕、德川家康中文版等书籍的作者同样表示苹果公司侵权。

2013年1月13日,网络有网友发微博说,外号“大眼”的作家李承鹏在新书签售现场被人袭击和扔菜刀。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消息称,2013年1月13日下午,李承鹏在新书签售活动现场遭一名购书群众掌掴,打人者随后被海淀警方带回审查。

微博名为“胡杨林717”的网友曾发微博说,因为2012年李承鹏发帖“跪求菜刀”,他要去李承鹏签售现场送他一把菜刀。“战盟v老白”说,“胡杨林717”排在签售队伍末端,轮到他时,他拿出用红色纸袋包装好,还扎上了塑料花的菜刀,要送给李承鹏,随后“胡杨林717”被工作人员拉开,被拉走时他把菜刀扔向了李承鹏,但没有砸中。由于处理上一次李承鹏被打的警察还在现场等李承鹏签售完做笔录,“胡杨林717”很快就被警察控制住了。经审查,打人者尹某,男,山东人,自称因反感作者所著新书内容,遂借签名之机动手。

社会上对李承鹏有如下评价:

“李承鹏是一名资深的体育记者,特别需要声明的是我并没有滥用“资深”这个字眼,因为现在有些记者没有干上两三年就迫不及待地想拥有这样的称号,实在是太功利了点。而据我所知,从20世纪90年代初,李承鹏就已经在体育领域里耕耘了。我记得在成都一家茶社里,我们一边聆听着秋雨绵绵,一边交流着彼此的感受,李承鹏幽幽地说:每周我都要保持着20万的阅读量绝对值得钦佩,在紧张的工作之余,李承鹏对待写作的态度可见一斑。这也就决定了李承鹏文章的一个特色,旁征博引,气势凌人。” ——刘建宏

“在足球记者当中,‘大眼贼’李承鹏是很特殊的一位,与他相识几年时间,对他更多的印象还是来源于他的文字。《中国足球资论》一篇文章至今令我难以忘怀,‘大眼贼’应该算是足球记者当中比较有文化的,这绝对不是在骂人,同行的心里自然有数。不该放弃的,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张斌

“李承鹏只写足球,可惜了这杆好笔。”——黄健翔

李承鹏的评论素来以泼辣、诙谐、犀利、幽默著称,为最广大社会底层民众说话,评论主要以时政为主,兼评体育等其他内容,其在新浪的博客为人气最高的时政、体育类博客之一。

2010年12月27日,中青在线法治频道联手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天涯社区发布了年度微博事件及年度微博人物。李承鹏被授予见证社会奖项。

2011年1月19日,李承鹏获得新浪2010网络盛典年度博客。

2011年8月19日晚,《新周刊》创刊15周年庆典在广州进行“大时代锐仕勋章”授勋仪式,李承鹏获封“大时代锐士”。

2012年10月12日入选百度新闻人物。

在2013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中,李承鹏博客获跨语种最佳博客的评委奖,自由微博获最佳技术革新的评委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