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乌克兰人民失去耐心

陶短房

2月22日格林尼治时间1时55分,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和领导反亚努科维奇街头示威的组织“迈丹”(Maïdan)三位领导人(祖国党领导人前外长阿里克谢·亚采纽克、突击党领导人前世界拳王维塔利·克里琴科、自由党领导人奥列格·吉亚格尼博克),在主持调解的欧盟德、法、波兰三国外长施泰因迈尔、法比尤斯、西科尔斯基见证下,签署了被一些国际传媒称为“历史性的”和解协议,其内容包括“尽快”恢复2004年宪法(主要内容是限制总统权利,将总统制改回总统议会制)、10天内建立民族团结政府,在“晚些时候”(可能是5月)举行提前总统选举等。

自危机激化至今,短短一周时间,乌克兰政治骚乱已夺去82条生命,从东到西,乌克兰各地都处在动荡和惶惑之中,不论此前下了血本的俄罗斯,还是进退两难的欧盟,对旷日持久的乌克兰政治僵局都开始失去了耐心。

首先丧失耐心的是俄罗斯和亚努科维奇。

为把乌克兰拉上自己的“欧亚联盟”战车,普京政府不惜在去年拍出以150亿美元购买乌克兰政府债券,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约1/3折扣的优惠价(从每千立方米395-410美元折扣至268.5美元,相当于每年为乌克兰节省20亿美元)向乌克兰供应天然气的两个“大礼包”,并换来亚努科维奇去年11月21日临阵退缩,拒绝和欧盟签署《欧盟-乌克兰联系协议》,自认为大功告成后,俄方更毫不掩饰地将之作为普京和俄罗斯的重大外交成果加以宣扬。

而亚努科维奇显然先是被经济危机弄得心烦意乱,继而被欧盟的口惠而实不至和俄罗斯的软硬兼施搞得心浮气躁,在“估计不会出什么大事”的侥幸心理趋势下,鬼使神差地走出先对欧盟毁诺、继而接受俄罗斯“嗟来之食”的政治险棋。

然而这种居高临下、迫使乌克兰签署城下之盟的姿态,却动摇了亚努科维奇的政治基础,引发了乌克兰的政治危机。危机爆发后,亚努科维奇左右为难,煞费苦心地摆出“以退为进”低姿态,而失去耐心的俄罗斯却并不配合,转而不断改用大棒敲打:2月10日,俄罗斯财政部长安东·斯卢亚诺夫日前特别提醒乌克兰,不要忘记即将到期的2.7亿美元天然气债务,并表示“俄罗斯将履行自己的承诺,但前提是乌克兰也这样去做”,俄方还放风,称将在新总理人选出台前暂停兑现援助。

2月18日危机升级后,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外交部发言人卢卡舍维奇等相继发表强硬声明,将责任归咎于反对派中的暴力分子,以及“背后支持和纵容”的欧美,含蓄指责亚努科维奇“手软”;2月21日,俄总统特使卢金动身前往基辅,却拒绝在“和解协议”上签字,俄方不仅依旧指责反对派和欧美,更在当地时间15时19分宣布冻结对乌克兰援助——在这个问题上,普京的耐心只有短短24分钟。

但俄罗斯人、欧盟人和美国人恐怕都没想到,乌克兰反对派的耐心也并不比他们更好:对民主,对亚努科维奇,对协议,或者对其它。

3时01分(距和解协议签署1小时零6分)和3时13分,乌克兰议会迫不急待地通过两项决议,恢复2004年宪法,特赦所有街头示威参与者;4时09分,内政部长维塔利.扎卡尔晨科被议会投票解职;

4时57分,议会投票决定释放反对派领导人、前总理季莫申科,后者在2011年被以“滥用权力罪”判刑7年;7时51分,和解协议签署者之一克里琴科向议会递交议案,要求亚努科维奇辞职,此时距他在协议上签字不到6小时;

8时13分,议会已表决通过亚努科维奇“被辞职”,此时距克里琴科递交议案仅22分钟;

10时41分,季莫申科的亲信亚历山大.图尔奇诺夫被选为新任乌克兰议会主席,接替了刚辞职不到一天、亲亚努科维奇的沃洛吉米尔.赖巴克,此时示威者已占领了总统府,亚努科维奇则下落不明;

11时22分,亲季莫申科的阿尔森·阿瓦科夫被指定为新任内政部长,12分钟后季莫申科被释放,导致她被定罪的刑法中“滥用权力”条款被议会直接删除;

15时16分,乌克兰议会决定5月25日举行新大选;

15时27分,国会表决罢免亚努科维奇(328票对450票);

15时55分,季莫申科离开囚禁地哈尔科夫(戏剧性的是,亚努科维奇此时可能正呆在那里),动身前往基辅;

19时26分,季莫申科以英雄凯旋之姿态抵达基辅,并旋即在独立广场发表了胜利讲话……

可以说,除了大选,和解协议所规定的和解、过渡进程,耐心不够的反对派只花了16小时,就迫不急待地走完了,这期间不仅更换了总统、议长和内政部长,还修改了宪法和刑法。

很显然,对于反对派的缺乏耐心,就连同样缺乏耐心的美国、欧盟和联合国也猝不及防,在这16小时里,美国和欧盟最初担心的是亚努科维奇反悔,继而担心和解协议得不到双方尊重,等局势急转直下,他们已经措手不及,甚至连基调声明都来不及在第一时间发出。

更缺乏耐心的俄罗斯显然更措手不及,这短短16小时,莫斯科的要人们似乎忙于发泄不满——对亚努科维奇、对反对派、对欧美,以及对和解协议,等他们缓过神来,局势已天翻地覆。

“迈丹”领袖们缺乏耐心并不难理解:他们直接受到欧盟“三外长”的压力,必须在妥协方面有所表现;但在反对派一方,他们既约束不了比他们更激进的示威者,如带有极右色彩的“右翼”组织(后者在和解协议签署后直接表示“不会收兵”),和一直有分离倾向的西部利沃夫等地示威者(利沃夫已宣布“独立”,而来自利沃夫的示威者在基辅街头发挥极大能量),也约束不了根基更深厚的“摘桃者”季莫申科及其盟友(议长和内政部长业已被季莫申科派后来居上,季莫申科本人也表示将参加5月大选)。和解协议签署前短短几天内,“迈丹”三巨头曾先后和亚努科维奇政府签署过“赦免协议”、“停战协议”,但都是“不过夜”的短命协议,并非他们耐心差到墨迹未干就撕毁协议的地步,而是他们确实左右不了大局。

季莫申科的发言人早在2月21日就通过政党网站发布声明,呼吁对亚努科维奇“屠杀平民”的行为“绳之以法”,从某种意义上,这是将示威者的政治胃口从限制总统权力提升到“改朝换代”的决定性一步;变故发生后,季莫申科不顾身体欠佳,坐着轮椅赶赴基辅,并随即发表讲话,一方面呼吁示威者“呆在街上,直到革命彻底胜利”,另一方面强调“乌克兰决心加入欧盟”。

久陷囹圄的她显然同样缺乏耐心:让示威者“带在街上”的呼吁,适在“迈丹”三巨头呼吁“示威者回家”后仅几小时,其“彻底胜利”恐怕只能理解为让自己的一派“彻底胜利”;“乌克兰决心加入欧盟”的表态,直指此次政治危机的症结所在,显然在乌克兰极有号召力——问题是乌克兰能否加入欧盟,说了算的是欧盟,而非乌克兰,种种迹象表明,欧盟此刻不愿、不敢、也无力接下乌克兰这只烫手山芋。

正如多方所指责的,亚努科维奇存在滥权、以权谋私、寡头政治等诸多问题,但他上台本身,却是以民主方式当选(这也拜了季莫申科和尤先科自相残杀所赐),示威者在这短短16小时间的“政治裂变”行为,无论如何很难用“民主行动”来自圆其说。针对亚努科维奇的负面攻势固然足以解气,却并非没有后遗症——以胜利者姿态站在广场上、并极可能在几个月后入主基辅的季莫申科,本身就是靠寡头经济发家致富的“天然气公主”。

自独立至今,乌克兰宪法已修改了4次(1996、2004、2010、2014),且每次都拿总统权限开刀,各党各派总是对宪法政治缺乏耐心,而宁肯千方百计将宪法修改得对自己有利。亚努科维奇首开修改刑法“修理”政敌之先河,如今乌克兰“拉达”(议会)的反对派议员们又如法炮制……各派的缺乏耐心,令乌克兰的“法治”或“民主”,都只能是徒具躯壳,乌克兰政治生活的基本逻辑,依然是哥萨克式的成王败寇,唯力是视。

乌克兰政治僵局的根本症结,是亲欧的西乌克兰,和亲俄的东乌克兰间根深蒂固的龃龉、隔阂,俄罗斯的缺乏耐心,和欧盟的既缺乏耐心又缺乏实力,让问题变得更加棘手。雪上加霜的是,不论亲欧派、亲俄派,内部都存在诸多分歧,克里米亚“重返俄罗斯 ”的诉求,在东乌许多地方只能得到冷淡的回应,而西部利沃夫的“独立”,又岂是素来高唱“乌克兰领土完整”的季莫申科所能容忍?

不管愿意不愿意,局势到了这一步,各方也必须寻找最理想的善后。美国、欧盟在短暂沉默后,相继发出了“尊重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官样声明,这或许能让谋求“独立”的利沃夫人,和“自卫性自治”的部分东乌社区冷静下来,而俄罗斯“断粮”后,如何让乌克兰新政府(不论什么颜色的新政府 )不至于立即濒临破产(财政危机恐很难避免,事实上若非无米下锅,亚努科维奇又何必冒险),则考验着国际社会的头脑和政治艺术。

至于乌克兰国内各派,此刻恐怕最需要做的,一是冷静,二是多少恢复一点耐心,如今的局面说到底,是自己一步步争取来的,国家政治并非电脑游戏,不是每一次打碎重来,都可以“满血复活”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