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的革命 —— 在俄西角力之间的乌克兰道路

连清川

那条标志性的乌克兰大盘辫又出现在了基辅独立广场上。同样不变的,是季莫申科从来充满革命性的强硬和斗志。杀人凶手必须得到严惩,英雄永远不死。她说。

而将她送入监狱的总统亚努科维奇却在仓皇辞庙日中,被俄罗斯的边防军堵在了边境上。他的老朋友普京看来准备牺牲他了,或者是对于他无能的一种报复。“叛徒”从来是一颗易于丢弃的棋子,是双方的敌人。

但亚努科维奇并不是纯粹的“叛徒”。他也曾为乌克兰的事业殚精竭虑,寻找最佳方案。他今天的悲剧,是一个在列强夹缝之间的小国艰难求存的民族悲剧,是分裂的民众左右互搏的悲剧,是乌克兰惨痛血腥的历史逶迤迁延的悲剧。

现在,季莫申科似乎重新站起来,似乎站在了人民这边。可是,她真的就是乌克兰的解药吗?历史也曾经给过她机会。

乌克兰此次的骚乱和革命,直接的始发点是2013年11月21日亚努科维奇政府突然宣布放弃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签署这个协议的谈判已经进行了许多年,既是前总统尤先科、前总理季莫申科的遗产,也是亚努科维奇自己政治意愿的伸展。

与欧盟的谈判,并不是秘密外交,整个进程都在乌克兰议会和俄罗斯的注视中进行。这也就是说,被认为是亲俄罗斯的亚努科维奇奇迹般地继承了他的前任,2010年下台的亲西方的尤先科的足迹,义无反顾地扑向欧盟的怀抱。

这才是乌克兰革命的本质:往东走,倾向俄罗斯;还是往西走,倾向欧盟和美国?亚努科维奇是一个乌克兰的政客,尽管他有着政治上的倾向,却并不足以指控他愿意甘当俄罗斯的儿皇帝。他也非常清楚,惟有与欧盟的结盟,才是乌克兰摆脱政治经济困局比较彻底的道路,所以在他上台伊始便继续与欧盟的谈判,甚至在去年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以致到了最后一步。

然而,处在列强夹缝之中的小国的命运就是如此乖蹇。

在经过了苏联解体之初的混沌、动乱和衰退之后,普京重新开启了经济重振与政治复兴的道路,俄罗斯在短短十年之内,重返了政治大国俱乐部。国体的改变并不能改变俄欧和俄美之间的竞争关系。俄罗斯和欧盟、美国一样,是具有帝国雄心的国家。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和退缩之后,俄罗斯已然重新伸展手脚,将中亚、波罗的海诸国重新放置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然而,最麻烦的,仍然是处在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诸国。普京已经显示了对于这片区域具有不可争议的强权的决心:他出兵征服了乔治亚,把北奥赛梯变成了共和国:而与乌克兰一样,乔治亚也曾经试图向欧盟靠拢。

乌克兰更加是俄罗斯的后院。严格地说,俄罗斯民族的历史记忆,就是来自于乌克兰。基辅公国是整个俄罗斯民族的共同起源。而在地理上,乌克兰是俄罗斯的天然屏障,失去乌克兰,俄罗斯最富庶的地区就全面暴露在战略打击之下。如果乌克兰敢于倒向欧盟,那么俄罗斯将会不惜舒展他的军事肌肉。

可是对于欧盟而言,乌克兰同样是不可替代的地理战略核心。打开了乌克兰,也就打开了俄罗斯的心脏。因而,从苏联解体之日开始,俄罗斯与欧盟争夺乌克兰的斗争就已经开始。

21世纪这10多年的历史,就是尤先科-季莫申科的亲西方势力与亚努科维奇亲俄罗斯势力的斗争史。亚努科维奇在初期的竞争中失败了,但是他卷土重来,而且变得更加具有弹性,其中就包括了他与欧盟所进行的实质性谈判。

然而到了最后一刻,在面对拖欠俄罗斯170亿美元的巨额天然气账单和2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的时候,他腿软了,选择了重新折返俄罗斯。他甚至动用了催泪弹和防暴警察来对付街上的人群,他的时间也就完结了。

给了亚努科维奇时间的乌克兰并没有从东向中得到多少的好处。俄罗斯虽说崛起,西方的总体力量,包括欧盟和美国,自然有着更加强大的竞争力。可他们惟一的问题,遥远的距离,却是致命的问题。他们不会为了乌克兰与俄罗斯放手一搏。

季莫申科重返乌克兰政治核心并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尽管她在以往的日子里,表现了比亚努科维奇,甚至有时候比尤先科更加成熟的政治智慧。她懂得在与尤先科龃龉的日子里选择妥协,甚至能够向俄罗斯释放善意。

但是俄欧之间的这种矛盾与争夺,乃是根本性的与本质性的,你只能选择一方。靠向西方的乌克兰,如何解决能源问题?如何解决国防问题?如何解决东部州省的经济困境?这一切都有赖于俄罗斯的合作。季莫申科试图消弭俄欧之间敌意的努力,几乎没有破解的希望。

此次乌克兰人在独立广场上举起了反独裁和反暴力的旗子。然而客观地说,亚努科维奇的统治有专制而无独裁,有暴行而非暴虐。乌克兰在经过橙色革命的洗礼之后,已经具备了一些民主国家的性质。

更重要的是,这不是阿拉伯之春的翻版。埃及的革命,是人民反对独裁者与经济破产的革命。它的起因和去向,是人民要获得自由;但乌克兰的革命,却是夹缝中的革命,是在列强之中偏向何方的革命。每个人都宣称自己拥有着真理和正义,而每个人的真理和正义都是残缺的。这个,尤先科知道,亚努科维奇知道,季莫申科也知道。只是当每个人站在广场上的时候,都必须声称自己就是正义的代表,而别人都是魔鬼。

这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争夺民主、争夺正义、争夺自由的革命。这只是一个争夺话语权的革命。只是也许,表面强硬,而内心现实的季莫申科,也许更能够长袖善舞,在俄欧之间获得相对的平衡?

但是人民呢?人民如何?在以往的调查中,2/3弱的人民站在通往西方的路上;而仍然有1/3的人民站在通往东方的路上。这1/3的人民,是在东部地区能源、粮食和重工业的主产区之中,过着乌克兰人普遍水平线以下的工人和农民。他们眷恋以往在苏联荫翳之下的强大和“平等”,怀有着共同民族记忆的碎片,并且恐惧普京大帝的铁蹄首先将会蹂躏他们的家园。谁能够责怪他们悖逆世界的潮流?

这个夹缝中的效果选择的确不多,并且他们鲜有独立的意志和经验。

从13世纪开始,夹在法国和德国之间的瑞士就已经在筹谋成为永久中立国的事宜,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它才在总体协议中以一个极其不起眼的小条款中获得了中立的地位,它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也得以逃避希特勒的洪流铁骑。但是它的代价甚至是人性的:因为中立,它甚至必须拒绝前来逃难的犹太人。

乌克兰可以获得中立吗?俄罗斯允许它中立吗?欧盟可以不再东进吗?乌克兰有能力建立起强大的国防来阻挡无论来自东方还是西方的征服欲望吗?这几乎不能在乌克兰的愿望清单之中。

而现在,人们和他们所爱戴的政客,的确举起了反独裁的大旗,将一个懦弱与暴戾的政客流放了。但这远不是结局。俄罗斯和欧洲的拉锯依然要在这个山湖之国长久延续,未来的走向如何,今天,无人能够预测。

这场夹缝中的革命,多少令人唏嘘。虽说有背叛,但也是一种强力胁迫下的背叛;虽说有抗争,但也是前途未卜的抗争;虽说有胜利,但也是一场一些人民针对另外一些人民的胜利。

列强之中的小国命运常常悲戚。不是人民勇敢,就必然有荣耀;不是敢于抗争,就必然有结果;不是放胆一搏,就必然有自由。世界大同,还仅仅是想象;而国家平等,更只是虚幻。乌克兰的前程,所需要的恐怕不仅仅是勇气,而更多的,是智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