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r: 养得起流氓无产者的国家就不会变成现在的乌克兰

龙眼这种人,来加拿大,会发现和中国是两个完全的制度,但这个制度对于他太陌生,方方面面,林林总总,而他的智商又不足以去分析,而他又不是这些制度的受益者,结果就走向了反面,认定了这就是个狗屎国家,狗屎制度,一边拿着别人养他的钱,一边去痛恨这个行之有效,很成功的制度。

研究这个制度,知道这个制度是为了什么目的制定的,制定这些制度之后,需要什么去维系这个制度,这个制度的限度在哪里,可以在什么界限内不遵守并占便宜,而在什么时候必须100%听话,把整个系统弄明白了,就知道在这个地方该如何生存,并利用制度来保护自己,并靠在一定限度内占制度的便宜让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

无端的去痛恨这样的制度,并去吹捧另一套滑稽的东西,是很可笑的,当然,这个制度让卖身的收益低到可怜,让习惯了去卖的人难受是必然的,但对于那些还有廉耻的人来说,这个制度无疑是更好的。

加拿大的制度,不完全和美国一样,但原理类似,就是追求社会整体成本最低这个前提下的秩序和安全,或者说,稳定。是的,和TB现在一切为了维稳是一样的,秩序和安全,是资本流入的前提,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谁敢往你那投资?你会借钱给癌症晚期的人吗?

但加拿大维稳的方式和中国不同,不是政府花更多的钱去雇城管和小小侦缉队,也不是搞黑监狱啥的,而是用钱去消除不稳定的根源。简单的说,把流氓无产者都养起来,就没人上街了。

加拿大卖淫合法,但是为什么没有那么多teenage的女孩子不读书而流落风尘,又如何没有那么多没钱嫖娼去性侵犯女性的性暴力犯?很简单,卖淫的价格很低,20刀一次性交易,正常人家的女孩子,谁会去赚这个钱?找个麦当劳打工还有12块一小时,比起拉客来,收益不低,也不那么辛苦。对于有贼心要放一炮的,性犯罪抓起来可能要判25年,而花钱打一炮才20刀,吃两顿麦当劳的价钱,谁没有?精虫上脑,那就花钱吧,何必去祸害别人家的小女孩。

为什么性交易会如此便宜?因为从事这个的,大多是吃社会福利的女性,每个月都从政府领福利支票,够生活的基本开销,卖淫赚钱就是买花戴了。(或者寄钱回祖国)。正因为她们不指望卖淫的收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卖淫本身又是合法的,可以说想卖你就可以卖,市场供应充足,竞争激烈,到最后,就是价格很低。而正因为价钱太低,无利可图,犯罪集团也不搀和了,与之相关的有组织犯罪就更加没有了。

(如果有人说加拿大买春价格要300刀的话,只能说,你离融入加拿大主流还有十万八千里,只能看着华文报纸的广告去寻花问柳的,还是回中国吧。)

把一部分钱,补贴给最喜欢卖的,让他们压低市场价格之后,别人就不来搀和了,结果是保护了大多数女性。而与之对应,中国则是警察——黑社会——卖淫女这样一种大鱼吃小鱼的上供链条,扫黄的目的是为了抓嫖客罚款,卖淫的机会成本剧增,导致买春价格太高,一边吸引女性走这条路,另一方面,很多撸射买不起,铤而走险搞性犯罪。那边,国家要花很多纳税人的钱养警察,另一边,警察拿着黑钱,制造更多的问题。而对于加拿大,养一个警察的开支,足够给10个女性补贴,最后,一方面没有那么多事儿,不用养那么多警察,开支还省了,问题也少了,皆大欢喜。

而另一方面,反式脂肪酸(廉价薯片)碳酸饮料,廉价的电视娱乐,同时毁掉吃社会福利者的健康和智商。吃福利的人,就一个特征,胖!越穷越胖,越胖越穷,恶性循环。

胖子死得快,这样平均寿命不到退休年龄,意味着他们根本拿不到OAS(老人福利金)就要去见上帝了,被养着这些年,吃点拿点的,并不比那些上班,然后长寿拿几十年退休金的社会成本更高。什么贵,老人慢性病的医疗贵,治个大病,医保报销的钱,可能就是四五年的社会福利了。

这个社会,充满了妥协,富人和中产要拿出些钱来,养流氓无产者,而流氓无产者也要在家老实呆着,这是一种默契,而这种默契,还有一个基础,就是找人给流氓无产者买单,富人很机灵,你要多宰我,我就跑,中产的油水也有限,那么,找别人咯,好在最终,都是外国土豪买单,加拿大的房子今天涨明天跌的,本地人10万买的房子,50万卖给鳖国土豪,过两年跌下来,再20万买回来,里外里这30万够他吃喝多少年的?不会跌吗?我们把你们土鳖投资移民砍掉,技术移民砍掉,没人来接盘,还能不跌?50万的房子,地税都要不少,你们鳖国再政治风暴,当官的老公反腐下狱,养在加拿大的大奶又不会语言,又没有技能,卖了房子还可以拿点现钱,少交点地税,改租公寓也能住,不卖怎么行?越跌,卖的还越多呢。

低价买,高价卖,再低价买回,中间赚得就够吃够喝了,国家呢,就有机会抽税,然后用税金养流氓无产者了,他们都被养起来,180斤起跳,下个楼都呼哧带喘的,就没人上街革命了,国家就和谐了。

养流氓无产者不容易,一则,不能人数太多,如穆斯林阿明哥那样拼命生,第二代,第三代继续拿福利,是不能维系这个制度的,所以,也要拼命创造就业,减少依赖福利的人口。其次,大部分中产买单,但又不能让终惨意见太大,富人也要出一部分,那就让富人捐款济贫退税了,政府少收税,但富人替政府把该花的钱花了,等于支出减少,还能给自己捞个名声,终惨看到富人也捐款,至少心理会舒服而不那么抱怨。最后,这个循环是需要有外资流入的,是安全稳定————外资流入————更加安全稳定————更多外资流入这样一种正反馈循环,越是世界越乱,到处都是土耳其,乌克兰,这个循环运作的越好,相反,都如中国现在一般,看上去风平浪静(底下的暗流汹涌洋大人不明白的),土耳其,乌克兰的外资,也可以去中国,加拿大的这个循环就麻烦了。卖点是安全稳定,结果来了个卖相更好的抢生意,这可怎么办?

这也是美国的一个很大无奈,或者是暂时的无奈,辛辛苦苦树立了一个敌人,打出去了,搅得的到处鸡飞狗跳,也花了很多军费,结果,本来该来的钱,跑去另一个安全,稳定的地方——中国了,该花的花了,收益跑别人家了,替人抬了回轿子,这几年过得就不爽了。这两年,闹的地方更多了,叙利亚内战,中东不太平,阿根廷,土耳其,乌克兰,泰国都在闹,(南欧,南美,东南亚……)花街也把纳斯达克拉的高高地,该来的钱,在哪儿呢?

无论中国还是北美,哪个社会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别人的棋子,被人摆弄,而根本,是不够聪明,要么不认真学习,要么,认真学习却学了错误的东西,得了错误的结论。

美国加拿大西欧国家,发达和稳定的基础不是“民主”,不是民权,而是能找到别人埋单养自己的流氓无产者。稳定和安全,带来了资金,资源和最聪明的大脑,而聪明的大脑的创造力,是发达的根本。

强调“民主”带来繁荣,那是害人,信了,并用来治国一定乱,那就对了,你家不乱,你家好好地,你家的聪明人干嘛要跑来我家为我效劳呢?民主的基础,是民生,并不是中产或者富人的民生,而是流氓无产者能够吃饱。甜食让人发胖,让人大脑愉悦,而白糖又不贵,如果中国的领导能给穷人每天发3升可乐才多少开支,能节省的维稳经费又有多少,呵呵呵呵呵呵。

之二,养傻冒容易,养贪官不易

乌克兰大乱了,加拿大的老光棍们是很高兴的,看来又要有一大批乌克兰MM廉价的来卖了,乌克兰正妹哦……这几年拉丁妹充斥市场,真正的blonde(社会主义委内瑞拉那种不能算真的)比较难找,现在好这一口的有福分了。美女也是一种资源不是,如果所在国不大乱,这种资源又如何能贱卖出来。

乌克兰为什么乱?要说苦寒之地,算不上,和法国差不多的膏腴之地,要铁有铁,要煤有煤,土地肥沃又产粮食多好……为啥会沦落到了要为了争取一个向别国卖B的自由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可怜国家?如果没错,就是当官的太贪了。

贪官,是所有国家的问题,所谓民主的北美,只要你出来当政客,为的就是利益,不贪怎么可能?只不过,所谓的民主监督下,贪的比较高明,比较隐蔽而已。换句话,知道是偷吃,就不要吃的声音太大(如很多华人食客)。比如说我就看过意大利黑手党和政客是怎么涮阿拉伯傻冒的,作套的结果,要么赔钱认栽,要么人被关起来加上赔钱认栽。当然,阿拉伯傻冒的公司还可以回他们国家申报投资亏损,然后申请那边的退税,归根到底,让国外的纳税人为我们国家的贪官买单。能拉到外国人给自己的贪婪买单,就不会去侵占应该分给傻冒的救济钱,坑外国苦主的风险也小得多,而苦主又是外国的有钱人,聪明人,能回自己国家把这损失再捞回来。就是取之本国的愚民,用之移民,这损失,就当移民的代价了。如果说,叶子国的贪官和别国的奸商权贵达成一种默契,你养我,我保持社会的稳定,让你孩子可以不用担心被人吊路灯,各取所需。

这样的系统中,政府要尽量小,权利要尽量集中,这样才好抓在少数犹太幕后老板手里,小事,细节不管,大事绝对抓住。就像司马懿和诸葛亮的区别,什么事都管,最后就是累死。把一点小事,蝇头小利,拿出来高调的说,我们让你们这些屁民分享,把屁民的吸引力都转移了,后面那些大头,幕后老板才好装在口袋里,面子上的功夫做够了。

问题呢,就是幕后老板隐藏太深,一大票中国混出来的,拿着钞票想找人贿赂,找不到门子,便以为这里真的廉洁了,呵呵,你一个贵州乡镇土豪,提着一箱钱,要到北京送给常委,可能吗?人家也不收你,为啥,根本看不上。

当然,我们必须区别一下官和吏两个概念,在加拿大,小吏是很弱势的,不能像在中国那样“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为啥,大官和幕后老板贪钱,不经过这些小吏,哪里像中国,小吏嘴脸丑恶,贪得无厌其实是无奈,后面的大老板催逼着。这里小吏们友善亲切,民众便被表象欺骗了,以为当官的真的是为自己服务的,呵呵,无利不起早,其实,都是为了自己的荷包服务,只不过,手段有的高明有的低劣罢了。钱不过小吏,小吏也少了雁过拔毛的机会,吃亏的,只是公务员而已,也好,公务员没机会捞,就不会有太多太聪明的人绞尽脑汁挤进来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2月24日11:06 | #1

    这才是实话,民主本质上是强权间制衡的产物,全民起哄有可能只产生破坏力。中国必然是要走向民主的,但前提是中国社会中流力量广泛崛起,拥有与中央强权制衡和谈判的实力。如果直接干翻共产党,中国的确会变成黑帮林立的地狱。从某种程度上讲,共产党绑架了中国国民,一方面欺榨,另一方面国民也不得不靠它。现在是个机会,经济上放开,必然会造就中流力量的崛起,口子一开必然无法收复,再次搞社会主义改造已无可能。因此,中国社会变革我们还至少需要等待10年,最迟30年。我们这辈子赶不上好时候了,有能力去美国生孩子的,照常去生就是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