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国企像猪一样飞

邵宇

  大风起来的时候,猪也会飞。要多大的风才能让几十万亿的中国国有资本飞起来啊!

  2月19日晚,中石化一纸公告激起千层浪——公司董事会一致通过《启动中国石化销售业务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的议案》。根据议案,其即将启动销售业务重组、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实现混合所有制经营。

  中国石化通过混合所有制对社会和民营资本开放油品销售业务,对于国企改革具有积极的示范意义,打开垄断的大门,有助于提高国企经营效率。关键在于下游开放后,上游油气开采的垄断也正在撕开裂缝,未来管道运输也有望进一步破除垄断,未来相关民营资本也能够深入参与到能源领域的开发运营。这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所明确的发展混合所有制的破题之举。随即的交易日中中国石化强势涨停和中国石油盘中冲击涨停,并带动石油类个股集体涨停。

  无独有偶,同一天,格力电器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珠海市国资委拟通过无偿划转方式剥离格力集团持有的格力地产资产,之后将不超过格力集团49%股权通过公开挂牌转让的方式引进战略投资者。从此前动作频频的上海国资到现在的珠海国资,地方国企改革争相竞发,改革锦标赛一触即发。珠海市国资委将地产业务从格力集团中剥离出来,以格力电器的核心品牌来引进战略投资者,意图进一步做强做大,共同打造民族品牌,促进格力电器的转型升级,这也将成为国企改革的重要路径之一。通过混合所有制引入民营资本、社会资本,将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提供经营效率,激发竞争活力。

  显然,混合所有制就是改革大潮流,当然所谓混合所有制,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核心都是通过市场化实现效益的最大化。国有企业也在同时进行走出去和引进来的步骤。就在前一天,东风集团股份公告,东风汽车集团有意认购标致雪铁龙(PSA)的增发股份和配售股份,总代价约为8亿欧元。此交易完成后,东风、法国政府与标致家族旗下控股公司将成为PSA并列第一大股东,三方分别持股约14%。东风汽车集团作为国有经济的支柱企业,此次入股PSA将加强在核心技术等全价值链的合作,进一步提升东风汽车集团的国际竞争力,促进东风国际化战略的实施。

  而此前,江淮汽车集团已完成引入外部投资者、优化内部股权结构的相关工作,北汽集团与戴姆勒公司实现交叉持股,上汽集团、华域汽车开设激励计划等,一系列汽车行业的国企改革都正进行,其目的无不在于提高市场核心竞争力,在行业景气度较高的当下未雨绸缪,这也都使得新一轮国企改革语义更为丰满。
  还不仅是上面这些,也是在同一天,北京市国资委控股的北京银行公告,与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签署移动互联网金融全面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移动支付、便捷信贷、产品定制、渠道拓展等多个方向探讨合作,力争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实现合作共赢。这也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创新浪潮中,传统行业,尤其是其中占主导地位的国有企业,也开始投身于这一转型的时代,主动与以极具活力的民营资本为主导的创新领域合作。
  笔者也再一次强调,不要低估传统行业转型的决心,更不要低估新一轮国企改革的执行力。改革与转型将成为贯穿全年的核心主题,很多传统行业,特别是其中的国有企业,也存在均谋求转型从而带来估值提升的机会(例如O2O之于零售、智能家居之于家电、特斯拉之于汽车等等),这等于是猪也在为自己准备着翅膀,这也是我们对市场并不悲观的一个重要理由。互联网金融是不是也可以成为金融行业转型发展的契机?看看谁在拥抱变化吧。那些努力尝试转型的传统企业,积极迎接新变化接纳新活力的国有企业,都是值得市场关注的。
  笔者认为,这一次国企改革,并不会低于预期,这也是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所决定的。正如十八大报告所强调,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包括划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政府主要负责提供公共物品和服务、社会管理以及外部性市场失灵的领域,而经济活动应该更多地由市场来自主进行;在资源配置方面,要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而政府应该偏重于宏观管理、市场规则的制定、市场秩序的规范、社会诚信的建立;政府该退出的领域应该坚决退出,把无限政府转变成有限政府,精简机构,建立起服务型政府。而国有企业作为政府参与经济活动的微观主体,是划分政府与市场的边界的关键连接点,因此国企改革是促进经济市场化的关键。国企改革事关公平市场环境建立,进而决定全社会资源市场化配置的最终实现。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大幕已经开启。
  国企改革并不是“私有化”,重要的是平等待遇(即竞争中性)和混合所有制,因此市场化导向是必然趋势,而作为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国企改革必然会加速推进。其实混合所有制的地位已经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最新表述是非公有制经济与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也就意味着民间资本可以更多参与国企经营。具体到改革层面,我们认为应该区分国资改革和国企改革的区别,国资管理体制改革强调的是国有资产资本化、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以及国资的战略掌控力、社会公益保障性等,而国企改革的目标是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参与市场化竞争、提高效率、激发活力。
  国资改革以推进资本化,发挥主导作用为方向。国资改革的核心方向是国有资产资本化,实现有资本的保值增值以及国资的战略掌控力、社会公益保障性等。通过资本管理来加强国有资产监管;实现国有资产覆盖领域的合理配置调整和国有资本的有序进退。合理配置,有进有退,在一些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利益的关键领域保持控制力,而一般竞争性领域有序退出,在一些战略新兴产业加大投入发挥国资“集中力量好办事”的引导作用,引领经济转型的方向。同时强化国资收益的社会保障和财政支撑功能,发挥更多社会性作用。最后一点,以货币形式存在的国企分红和退出得到的资本可以划至全国社保管理机构以充实养老基金,再以财务投资形式重新回笼到资本市场进行保值增值,为消化未来国民养老的隐性负债提供支持,即实现国有资本积累成果的全民共享,这一点就类似于资本市场的强制分红。
  国企改革以推进市场化,激发竞争活力为方向。作为市场经济的参与主体之一,同时作为国有资产的重要载体,国企改革的目标是完善现代企业制度,理顺公司治理机制,建立合理的激励约束机制;进一步推进产权制度改革,参与市场化竞争、提高效率、激发活力。具体内容包括四个方向:将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上海文广的黎瑞刚);产权多元化——引进战略投资者(城投控股:弘毅投资,全聚德:IDG,青岛海尔:KKR);建立激励约束机制(经营层股权激励和问责机制);引入外部竞争(垄断行业放开民资发挥鲶鱼效应)。
  改革的核心在于激发活力,因此,以市场化的方式带动国有企业发展的积极性才是国有企业改革真正的目的,尤其对于资源集中的行业,应有效打破一体化的垄断,产生竞争,有效激发产业发展的动力。无数的案例证明,私有化不一定必然会带来效率的提升,但竞争一定会。例如在电信行业,三大电信运营商被新兴的轻型运营商OTT,例如腾讯等围追堵截。所以整个市场的结构,比单一化某种资产或者资本的所有制形式更加重要,竞争性的混合产权制度安排是产生鲶鱼效应的一种手段。而资本市场规则的改进和银行体系的市场化会构成外在压力,促进国有企业治理结构的优化,这样国退民进的逻辑才能真正理顺。根据我们的计算,目前国有资产存量,净资产在35万亿左右,而居民净资产高达260万亿,其中可动用金融资产超过100万亿,这100万亿对35万亿进行嫁接融合和市场化重构和效率化改造的过程就是实现平等所有权的路径,这也应该就是新一代混合所有制的全部秘密(当然这个过程依旧需要透明、公正的程序和监督)。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国资国企改革主题投资建议关注四条主线:1)垄断性行业对民资放开,如油气开发领域受益的民企等;2)一般竞争性行业,建议关注治理结构较优、竞争力较强、引入了战略投资者或进行股权激励的优质国企;3)对于大集团小公司类的国企,看好资产证券化带来的并购重组机会;4)地方国资的改革实践中建议重点关注上海、北京、广东等区域性国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