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师要求公安部公开监控信息

去年6月,当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有关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大范围监听行为的爆料在全世界引发震动后,北京律师谢燕益要求公安部公开中国安全官员监控中国公民,尤其是网络和电话通讯的情况。

20sino-letter02-popup

这是6月25日。8月19日,谢燕益要求信息公开的申请收到了回复——一张标准官方表格上的一栏打了勾,其中写着:“不属于政府信息范围”。

谢燕益接受采访时说,这是一个卡夫卡式的时刻,但也不觉得意外。

“我的确回信说按照法律,他们应该提供更多信息,但那只是为了表达我的观点,”他微笑着说。

谢燕益为政治异见人士、记者、法轮功追随者以及一些争议性较小的案件进行过辩护。38岁的他说自己提交申请有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他真的想知道。其次,他想强调:在这样一个时代,来自美国等国家的监视网络不断扩张,个人面临着巨大的威胁。在中国,尽管有信息公开方面的法规,但真实情况却完全不为人知。

“不能把美国的情况和这里发生的事情放在一起比较,”他说,“不一样。”

“看看百度和谷歌(Google),”他说,“谷歌是有些问题,但百度却完全处在政府的控制下。”百度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搜索引擎。

“尽管与美国或欧洲的情况有一些关联。但我还是相当确信,那些地方是民主的,有自由。人们有道德,有信仰。事实可能会证明,那不是太大的问题,”他说。

“但在中国,集权主义正在加强,这最终可能真的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只有少数人掌握着全部财富和权力,他们会控制其他所有人。多数人处于弱势,易受伤害,”他接着说道。

他说,“如果美国、中国和俄罗斯都继续建设一个全球性的安全网络”,如果普通人不反抗这样的侵扰,“那么,我们就是在向一个绥靖时代发展”。

去年6月,谢燕益自己出版了《信仰之路》一书,书里都是他从互联网收集到的文章。他说自己不是基督徒,但信仰和道德对自己很重要。

他警告说,无所不在的监视正威胁着自由。他发出的声音与欧洲当前的辩论遥相呼应。在欧洲,NSA的监听行为引发的愤怒还在蔓延。2月6日,《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刊登了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议长、德国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ic)成员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的专栏文章,标题为《我们现在为何不得不斗争》(Why we have to fight now)。舒尔茨希望能出任下一任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

“如果想保持自由,我们必须保护自己,改革我们的政治策略,”文章标题接着说。舒尔茨特别指出了互联网公司和情报机构的数据搜集活动,称这为威胁。

他写道,在欧洲,“我们面临的还只是一种全面渗透的技术,而不是一种集权主义政治意志”。

但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因此,现在需要出现一场新的社会运动,这场运动要“对国家有一种自由、民主、有社会意识的理解”,以捍卫人类尊严、坚持保护个人隐私和信息、把游戏变得有利于个人和权利。

同一天,这家德国报纸还在网上刊登了高级编辑贝特霍尔德·科赫莱尔(Berthold Kohler)的一篇评论文章。文章警告称,德国和欧洲必须谨防对美国的“依赖”,和对中国越来越多的“依赖”,这两个国家“已经进入数字世界”。

在谢燕益看来,所有这些问题都很熟悉。

“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游戏规则,全世界都一样,”他说。

中国当然一样。但谢燕益说,其他所有地方也都必须这么做。去年6月提交信息公开申请时,谢燕益建议成立一个全球性的机构,以应对这一挑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