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 解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共前不久印发了“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重要一步。而类似的话语也见诸习近平日前在中央党校省部级领导人的讲话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大力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核心价值观,加快构建充分反映中国特色、民族特性、时代特征的价值体系。”据悉,东莞扫黄就是为了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共“24”字的核心价值观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按照中共的说法,这个核心价值观分为三个层面,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乃是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则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

这样的文本表述对大多数中国人是耳熟能详,却多少有些不知所云。笔者先对这一官方表述做个简单的平民化翻译:从约束力来看,目标、取向和准则对人的要求有差别,准则最强,目标次之,取向最弱。具体到这一表述上,含义是不一样的,国家层面是作为价值目标来追求,社会层面是作为一种价值取向来倡导,只有在个人层面,是作为一种价值准则来遵守。所以这是通过对公民的要求实现国家层面的目标——公民要“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达到国家可以“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对于中共的这个核心价值观,民间反响不一,但总的来说评价不高。持平而论,文本上还是有进步的,虽然冠之以“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但并没有爱党、爱社会主义之类内容,比过去所倡导的“五讲、四美、三热爱”以及“八荣八耻”要强很多。如果按照中共传统的思维,极可能把爱党、爱社会主义之类的提法,也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部分。但这次并没有,反而把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这些以前被看作是西方资本主义“专利”的字汇也作为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的组成部分。

也有人会对此不以为然。因为“共产党把什么好词和漂亮话都说到了,可就是不做,或者说一套做一套,如果真相信它会去实行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不是傻瓜就是幼稚。”这么理解也不能说有错。不过,必须要提醒的是,2013年社会忧虑的还是中共的“三不准”、“七不讲”、反宪政等,今年新年一过,中共就印发和推行“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面包含着通常作为西方价值的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这说明什么?中共反了大半年的自由、民主、宪政,到头来,还得重拾这些美好的“价值”。也就是说,中共虽然骨子里不想实行自由、民主、宪政,但也意识到,自由、民主、宪政是人心所向,是时代潮流,多少要在文本上体现民意。有了这种认识,人们对中国的未来也不至于那么绝望。

当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非现在才提出来,中共建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价值观的想法,从2006年就开始酝酿,最近见诸十八大报告中。2006年10月,十六届六中全会已明确提出要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2007年胡锦涛在“6·25”讲话中又强调,要大力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根据一些学者透露,到十七届四中全会,中共曾想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进行提炼,后来未达成一致意见。

而到了十八大前,中共的认识发生了转变,中共认为自己通过30年的探索,找到了使中国复兴的道路,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确立了相应的制度和体系,因此需要一个主导全社会思想和行为价值体系与之相适应,迫切需要对社会主义价值体系核心内容作出清晰的界定,成为指导民众行为的价值观。

中共之所以极力要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原因很简单,社会整合及政权认同的需要。任何一个社会,思想可以多元、利益可以多样化,但须有一个全社会多数人认可和遵守的价值,才能建构真正的稳定和秩序。

西方的主流价值观以自由和民主为核心。中国改革前也有——如阶级斗争、继续革命。改革开放之后,社会步入转型期,旧的主流价值体系严重不适应新的形势和要求,被社会及执政党自身所抛弃,而新的主流价值又不能很快提出并形成,社会出现了价值观空档期,于是,经济发展带来的金钱就成为这个空档期事实上的社会主流价值观。当前中国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比如腐败盛行、人心衰败、信仰缺失、黄赌毒的流行等,原因很多,而没有一个有说服力的共同价值观,则是重要因素之一。

中共不是没看到社会缺乏主流价值观的危害,也不是不想早点建构,但核心价值观的建构不是想做就可以的。在中共自己对改革的目标,最终要实行的体制都不是很清楚的前提下,要建设核心价值体系则会成为一句空话。

但西方国家并没有一个由执政党主动提出和建构的所谓核心价值体系和价值观的问题,它们的主流价值观是在社会发展中自然形成的。构建这样一个文本上的主流价值观,可能是社会主义国家或专制国家才做的事情。

原因在于社会主义国家或专制国家大多面临如何解释政权合法性的问题,因此需要把核心价值观作为一面意识形态旗帜来使用,有意识地来主导和灌输给人们。中共在这一点上说得很明白——“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体现,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它在中国整体社会价值体系中居于核心地位,发挥着主导作用,决定着整个价值体系的基本特征和基本方向。”所以,必须郑重提出来。

中共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的表述,实则继承了毛泽东时期的国家、集体、个人之间的关系,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作为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作为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作为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是为了强调应正确处理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利益关系。

换言之,从实际发挥的作用来看,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可以实行,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和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很难落地。因此,人们看到,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在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典型时,都只从个人层面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来宣传,国家层面的民主和社会层面的自由等则根本不提。

所以中共提出的核心价值观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民族和时代精神的大杂烩,这就使得它虽包含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在内,但民间并不认可它。当然除了24字还有点长,不易记住外,这个核心价值观的提炼也未摆脱中共传统的国家主义禁锢。

把富强作为国家层面追求的价值目标,并排在核心价值观的第一位,是不妥的。富强只是其他价值观得到落实的结果,它本身不能成为价值目标。而自由、公正、法治既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也理应成为国家追求的目标。因为保障个人自由、保证社会的公正和法治,正是国家必须履行的职责,从这个角度讲,自由应该排在国家核心价值观的首位。“敬业、诚信、友善”等虽然也可作为价值倡导,但它们是对做人处事的基本要求,不宜作为核心价值提出来,核心价值一般来说是一些对社会发展非常重要的价值。

因此,如果中共鉴于目前的社会现状要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得到社会多数人尤其是日益扩大的中产阶层认可的话,核心价值观的内容应更集中于“自由民主、公正法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