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庞氏骗局谁也躲不过

信托刚性支付神话不再,类庞氏骗局显形。

经济震荡加剧,信托刚性支付解体。刚性兑付解体分成两部分,首先是丧失收益率,而后是丧失本金。投资受损痛苦的过程,也是重建金融秩序的过程,所谓金融秩序是认真执行游戏规则、分清责任由责任者承担风险的过程。

中诚信托诚至金开一号投资者失去部分投资收益。在春节前签署了《授权委托书》的投资者已获本金,原投资者总共获得“本金+一年9.5%的收益+一年10%的收益+一年2.8%的收益”,平均年收益率为7.43%。吉林信托松花江77号项目已经连续五期共8.727亿元资金逾期,即将于3月11日到期的第六期前景不乐观。吉林信托处于重组过程中,投资者要求获得高额报酬的资金托管银行承担责任。最悲惨的是华润信托稳益6号产品次级的投资者亏损近40%,7号产品次级的投资者亏损近30%。

口水仗势所难免。建立信用的关键在于清理风险责任,各方承担该承担的风险,获得该获得的收益。

知易行难。投资者认为产品设计者、推荐者没有尽责,而产品设计方与资金托管方则依据合同,信誓旦旦责任在购买者自已。中国理财产品草创阶段,我们将不断看到类似的悲喜剧上演,成为中国金融发展过程的尖锐缩影。

两种处理方式将加剧道德风险。或者,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刚性兑付本金,各方私下分担亏损;或者,指责投资者不够成熟过于投机,所有的责任与风险由投资者承担。

合同有公平与否的区分,显失公平的合同,委托人有权提出质疑。在上述案例中,受托人并未尽责。

两款涉煤信托产品诚至金开一号与松花江77号,都没有实物抵押,前者山西振富能源集团需对49%股 权进行回购,以各矿企经验收入作为还款来源,没有任何实质的抵押物。而吉林信托这款“山西福裕”项目的风控很弱,该项目由山西福龙煤化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 任保证,由山西联盛实际控制人邢利斌、李风晓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在信用薄弱的环境下,无抵押产品一旦发生风险几乎求生无能。而华润稳益6号,是杠杆结构性产品,此类产品本就风险极高,离奇的是,游戏规则是优先受益权对应信托资金及次级受益权对应信托资金比例不超过9:1,相对安全的规模较大的被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买走,获得安全收益,抗风险能力较弱的普通投资者成为银行的缓冲垫。

不仅稳益6号、7号,稳益2号、4号等项目也出现过亏损,而稳益7号 宣传资料的“一般投资者做稳健投资的首选”、“保障投资人的本金和收益”,遮盖了结构性产品、劣后产品的高风险,与保险公司员工穿上银行员工制服推销保险 产品没有不同,难辞其咎。人们有理由怀疑,在风险已经逐步曝光的情况下,继续推销无抵销涉煤信托、高风险结构性产品,是否浑水摸鱼,能骗则骗?

银监会最近决定加强对信托的监管,人们这才了解,监管层居然没有信托产品登记系统,高达10.9万亿的信托资产在摸黑管理,比盲人摸象还可怕。与此同时,银行的监管等费用之争倒是打得火热,利益中人与监管者乱作一团。

不得不指责投资者的轻率,结构性产品定义不知就敢买入,在信用如此不彰的市场吃亏多次也不接受教训,冥冥中总感觉有 只手会拯救自己,信托公司与银行与投资者责任,恐怕也要如邓小平先生所说的,三七开,兑付本金后不应该兑付投资收益,否则,难保投资者不食髓知味,继续投 身莫名其妙的骗局。

最后要指责的是政府的金融政策,债券买的人少了允许丙类帐户存在,对影子银行眼开眼闭,债券市场热闹则取消丙类帐户,全然不顾市场有交易者有成熟的交易路径,必须有明确的预期,政策说改就改,根本不想交易者的损失。

建立金融秩序、取缔庞氏骗局,先决条件是各方尊重市场、遵守游戏规则,做弊者立即清除严惩,否则无论信托还是民间融资还是互联网金融,最终会滑向高收益庞氏骗局的泥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