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乌克兰社会断裂 未来堪忧

乌克兰人在基辅市中心独立广场的帐篷和障碍物周围竖起了数十个临时祭坛,以纪念在暴力冲突中丧生的反政府活动人士。

乌克兰人周日(2月23日)涌入独立广场祭奠死者,祭坛前成为花圈和蜡烛的海洋。

那之前的一天,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逃离、独立广场一片欢腾之后,人们似乎终于意识到真正发生了什么。

人们默默站在祭坛前,表情愕然,仿佛不解和悲伤太深,以至于不能接受。

当前的乌克兰就好像一根有多处小骨折的骨头,支持和关注可以帮助他们疗伤,甚至也许能够使身体更强壮,但是更多压力可能使它断裂得更多。

目前的问题是,乌克兰新政府是否有能力展开疗伤过程。曾经是一名拳击手的反对派领导人克利钦科认识到情况的紧急。

克利钦科表示:“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目前,乌克兰反对派领导人们的立场一致,但这可能只是临时的。

推翻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目的达到之后,反对派不同的政治意图和野心可能会显现出来。

另外,还有前总理季莫申科的问题。

季莫申科获释之后,周六(2月22日)在独立广场发表戏剧性讲话表明,过去两年半的狱中时光并未减少她的修辞力量。

季莫申科仍然是一位强大的政治家和操作者。如果她一定想要的话,她无疑将再次成为乌克兰的主要政治力量。

但是,她同时是一位分裂,并且具有颠覆性的人物。对很多人来说,她还多少代表乌克兰整个政治阶层的问题。

俄国警惕

很多人揣测,乌克兰是否有一个向东还是向西的问题,事实如此。甚至就算分裂不是一个立即的威胁–这有待观察–乌克兰东部和南部有自身经济和文化上的担忧,这也是该国长期政治障碍的原因之一。

应该记得的是,乌克兰东部工业区的很多民众响应亚努科维奇的担忧,他认为与欧盟签署协议可能带来经济上的后果。

尽管亚努科维奇的支持度在传统支持者中下滑,但这不意味着该地区民众一定会支持反对派或者新政府。

乌克兰已经出现了针对新政府的游行活–克里米亚半岛的塞瓦斯托波尔周六(2月22日)的示威者要求“俄国母亲”来拯救他们。

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很多民众对亲欧盟运动及其领导人抱有深切的不信任,即使这些人目前默许,并不意味着他们将来也持同样的态度。

但是,乌克兰人当前在等待两个人的下一步动作:亚努科维奇和普京。

亚努科维奇表示,他仍然是乌克兰总统,但是并没有说明他准备如何支持此说法,甚至他身在何处都不明确。

普京身边的官员曾经就乌克兰局势表达焦虑,但是到目前为止无人说明他们的下一步举措。

克里姆林宫官员曾经指出,俄国可能会根据乌克兰新政府的立场决定延迟对该国至关重要的20亿美元贷款。

但是,与此同时,俄国官员也提到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拿出这笔贷款的可能性。

俄罗斯手中的胡萝卜、特别是大棒都有很多。如果俄国官员选择这样做,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对乌克兰已经危险的断裂社会施加更大压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