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亮: 乌克兰在发生什么

22日晚,乌克兰基辅独立广场上数万民众等待获释前总理季莫申科的图片被疯传,而不知所踪的亚努科维奇,连同他那被“占领”的官邸及逃跑时仓促落下的黄金成为人们的笑柄。

乌政局群龙无首,这个国家又面临分裂危险,两难中的欧美及俄罗斯外交人士本指望至少让事件先降温,但轮椅上的季莫申科则哽咽着夹杂铿锵乌克兰语号召示威民众坚持下去,直到可以信赖的人开始执政。

跌落的亚努科维奇和万众瞩目的季莫申科,乌克兰政局在两人命运的升降间迅速发展。一片混沌中,示威民众、新政权、极端势力、大国立场都成了两人命运演绎的多彩背景。

(一)紧张戏码

从乌克兰当地时间21日下午到22日凌晨(基辅北京时差为6个小时)这几个小时之内基辅发生的事情或许会在将来被拍成电影。21日下午,面临持续民众示威的乌总统亚努科维奇在与德法波三国外长、俄罗斯斡旋特使、乌反对派三领导人会谈后最终决定满足示威民众的要求,提前开始总统大选并恢复乌克兰2004年宪法(恢复为议会总统制国家)。反对派则同意中止示威,让局势平稳下来。在这之前的一个夜晚,他们谈了一整夜,这才艰难地拿出了这一妥协方案。

但是,22日凌晨00:40,亚努科维奇却仓皇逃离基辅。而被关押2年多的美女前总理季莫申科却已经在哈尔科夫等待获释。这几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太富有戏剧性,也有太多尚未解开的内幕。

这份“21日协议”最终未被遵守,反对派掌控议会后修改法律释放了季莫申科,甚至试图弹劾亚努科维奇,而示威民众的自卫组织则已经开始占据包括机场在内的重要交通枢纽。这几个小时之内,示威民众仍在广场抗议,毫无散去之意,声言亚努科维奇不辞职不离开。亚努科维奇的议会第一大党地区党则出现了退党潮,乌多地都出现了拆毁列宁像的情况。而内务部则宣布忠于人民,正式倒戈。军队则仍然中立。

消息灵通的亚努科维奇逃得还算快。媒体很快将此事报道出来,指出亚努科维奇带走了其总统官邸和总统办公厅内的贵重物品,并且带走了被罢免的议长雷巴克和总统办公厅主任克柳耶夫。后者被舆论公认为整场乌克兰革命中镇压示威民众的最大刽子手。逃离之后,亚努科维奇接受了乌克兰UBR电视台的专访,透露他的专车驶往机场的过程中曾遭扫射,而雷巴克则狼狈地赶来请求把自己带走,在赶来的路上他曾被暴打和枪击。

就在议会盛传亚努科维奇将主动辞职的时候,这位逃亡的总统在电视屏幕上表示决不辞职,并把当下发生的一切比作上世纪30年代的纳粹上台。但议会随后就单方面解除了他的总统职权,并且定于今年5月25日举行总统大选。

在这个夜晚,包括前内务部部长扎哈尔琴科在内的许多官员都逃亡未果,当然也有成功逃脱的。夜间则传来消息,亚努科维奇的专机曾试图从顿涅茨克机场起飞飞往俄罗斯,但被机场拦了下来,贿赂也未能买通机场方面。随后,两辆车赶来将亚努科维奇一行接走。

而亚努科维奇留下的官邸则开始游人如织,他没来得及带走的黄金,未来得及销毁的文件、奢华的官邸内景、气派的老爷车藏品、数目不详的家禽和动物,所有这些都以图片的形式被传播出去。

而当亚努科维奇仍不知所踪时,被他关押了2年多还被其禁止出国就医和暴打的季莫申科已经自由了。万众瞩目之下,她赶到了整场革命的中心-基辅独立广场发表演说。她号召大家坚持到最后,她承诺将惩罚那些对人民动武的人。当然,她已宣布将参加5月25日的总统大选。

在外交层面,俄罗斯一直指责反对派没有完成“21日协议”,西方各大国则态度模糊地仅将声明限于“号召对话”“停止对抗”,最多是欢迎季莫申科获释。西方自有顾虑,早在“21日协议”达成后,素来亲俄的乌克兰东南部几州就宣布自治。若任由新政府和季莫申科动作,乌克兰很可能分裂,这恰是在乌克兰问题上有着莫大利益的俄罗斯的最后撒手锏。所以,西方各国尚未对新政府是否合法做出明确表态,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乌克兰的分裂。

其实,“21日”协议艰难的出炉过程恰被事件随后的发展解释了。当反对派领导人之一、自由党主席贾格尼波克带着这份协议赶到独立广场上向示威群众宣布,得到的是一片嘘声和山呼海啸的“耻辱!”的咒骂声。这一场面在整场示威中一再重演,每当反对派同政府达成协议,都会从广场收到一样的咒骂声,哪怕是另一位反对党领袖、前拳王克里琴科也同样如是。俄罗斯方面深知反对派根本左右不了示威民众,所以没有在协议上签字。而亚努科维奇显然也深知妥协恐怕无法安抚示威民众,谈判过程这才如此艰难。

(二)乌克兰政治大餐中最辣的调料

谈判的艰难、西方的反应都说明,真正在推动着事件不断向前发展的是独立广场上的示威民众。而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则是诸多极端民族主义团体。细细研究过他们便可发现,他们缘何可以在2个多月时间内一直同军警对抗。

这群极端民族主义团体分为数个小组织,其中以由安德列·巴卢比领导的“自卫”组织和德米特里·亚罗什领导的“右翼”组织规模最为庞大。前者总数超过12000人,参加到此次独立广场上的则有5000多人,后者规模则更为庞大。

巴卢比的队伍主要在此次示威的中心——独立广场坚守。他们在前后两波动荡中守住了这个广场,未让军警清场。巴卢比自己介绍称,他的队伍中15%有着战斗经验,均为退伍警察、士兵,甚至包括特种兵。他们中有的在德涅斯特河左岸共和国战斗过,有的参加过阿富汗战争、车臣战争、五日战争等等独联体近些年的热点战事和冲突。剩下的人则大多是大学生,巴卢比经常组织这些人进行军事训练,甚至在此轮动荡中也不断对他们进行锤炼。

巴卢比的介绍解释了为何广场上的示威民众许多统一穿着迷彩服,为何面对军警展现出强大的战斗力,又为何行动有素、纪律严明。他们分有数个“百人团”,各司其职。有的专门负责燃烧瓶的制作,有的负责点燃轮胎,有人负责情报、后勤、工事营建。在与军警对抗过程中,他们熟练地相互配合,扔投燃烧瓶,点燃轮胎。其对抗军警装甲车的过程甚至成了教材一般的素材被传播。

而亚罗什的队伍则主要在欧洲广场、格鲁舍夫斯基大街等地活动。他们占据了附近的数个政府大楼,主要用来在寒冷天气下供示威者居住。在第一波动荡中,他们是与军警对抗的主力。

这群极端民族主义团体五花八门,需另文介绍,但其渊源则是相同的,都诞生于乌克兰自古即有的民族独立浪潮当中。乌克兰人的独立意识与其作为哥萨克集聚地的最初形态有着直接关联。此后,他们无论是在对抗沙俄统治者还是波兰统治者的过程中都展现出十足的独立意识和战斗精神。到了上世纪20-30年代,这种意识开始借由“乌克兰民族组织”这一政党进入系统发展时期。二战期间,该党由斯杰班·班德拉领导的极端派甚至同纳粹合作来追求国家独立。而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的民族独立意识更开始大发展,出现大批民族主义主张的政党。他们往往是乌境内诸多民族主义事件的主角,由于其极端性而基本无法登上大政治舞台,但却以“乌克兰政治大餐中最辣的调料”这样一种样貌一直存在着。

这些组织平时即多搞军事训练,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亚罗什甚至曾放言:“仅‘右翼’组织一家的武装力量就足以保卫整个乌克兰。”这些都与他们今日在广场上的表现相契合。更解释了缘何仅凭他们的力量便足以将总统逼到要逃亡的境地。而正常革命的主力正是这群极端民族主义分子。

从主张上说,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们一直将俄罗斯视为敌人,而将加入欧盟视为国家得到拯救的必然。这才有去年11月21日亚努科维奇政府中止加入欧盟进程之后的示威活动。

(三)革命大势

其实,整场革命也是逐步升级的。示威开始后一直和平发展,大有像俄罗斯去年初的大示威一样和平结束的可能。但11月29-30日的夜里,亚努科维奇政府决定镇压示威民众,建议他这么做并且贯彻执行的恰恰是他逃亡时待在身边的国家安全与国防局负责人克柳耶夫。如此一来,事态一发不可收拾。而在由一次“停火”间隔开来的两波动荡中,亚努科维奇一直重用克柳耶夫,反映出他的基本处理方向以及为何示威迟迟不退。

亚努科维奇中止入欧进程的动机是复杂的。在当时的民调中,季莫申科领导的“祖国党”只比他的“地区党”支持率低1%,排在第二,尽管当时季莫申科仍在牢里。所以,亚努科维奇断断不会让季莫申科重见天日,但是欧盟给出的入盟条件则是让季莫申科到欧洲治病,这是亚努科维奇无法同意的。而欧盟还无法帮助乌克兰还外债,2013年乌要还20亿美元,2014年则要还76亿。这些欧盟都表示负担不起。但是,普京却带着150亿美元贷款和天然气低价供应协议来到亚努科维奇面前。这些都让亚努科维奇最终选择了普京的“欧亚联盟”,而非加入欧盟。但是,这惹恼了乌克兰的老百姓,尤其是极端民族主义群体。示威骤起。

至于俄罗斯,乌克兰对它的意义是极其重要的,普京需要东斯拉夫三兄弟之一的乌克兰的鼎力相助来完成他“帝国式”的地缘政治战略,来谋取执政合法性。所以他才开出优厚条件吸引乌克兰。但普京没有料到示威人群会如此顽强,他花大钱的结果竟然如此糟糕。对于眼下的局势,俄罗斯最后的撒手锏便是让乌克兰分裂。东南部各州那个自治宣言不是偶然。普京无法接受失去乌克兰的结果,那将意味着俄罗斯不再是一个影响力横跨欧亚的大国,他可以不惜分裂乌克兰来“止损”。而这恰恰又是西方所不希望看到的,所以他们至今态度模糊。

那么季莫申科呢?即使不考虑分裂危险,乌克兰政治经过这次革命会导向良性政治运转么?其实查一查季莫申科的政治过往便可知,她同样是一位在从苏联末期开始借由个人关系大发其财的商人,此后又转型为政客。而她早年间经营石油生意时的贪腐丑闻尽人皆知。

而在投身政坛之后,她的劣迹倒也成了小事,因为苏联解体后运转不良的民主政治中没有哪个官员身上没有污点。在她与尤先科和亚努科维奇上演的“三角战”中,只要有一人坐大,另两人就会联合起来对其进行反对,联合的直接动机不过是凑够议会里的表决席位。颜色革命时,季莫申科尤先科还是反对亚努科维奇的伙伴,但当他们分别做了总理和总统,却天天上演“府院之争”。2008年,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还是一同反对尤先科的伙伴,如今却成了仇敌。而那时,亚努科维奇还在要求限制总统职权。而当他当了总统,想要限制他的权力就必须得动武。

从目前看,乌克兰政治仍是一片混沌。新政府尚得不到西方的承认,俄罗斯在手握分裂按钮,而季莫申科则在自顾自地与示威民众亲好,号召他们继续革命进程,俨然已将革命中另两位反对派领导人抛在了脑后。只是,季莫申科看上去仍是最可能的大局底定者。但是,如果她上台,乌克兰政治是否可说是进入了善政?

其实,至少目前来看,乌克兰不过是又迎回了过去的一个旧官僚,其政治仍在原地踏步。而且,这一次他们实现政权更迭依靠的又是极端民族主义势力,这难保不在未来成为隐患。而东南部的分裂仍时时威胁着乌克兰的完整。乌克兰陷入的这个政治泥潭着实不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