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 理财产品收益飙升是坏事吗

导语:春节前后,银行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普遍达到6%左右,而通过余额宝、理财通等互联网理财工具,收益率更是能达到7%左右。这看起来是大好事,可也有不少人对此忧心忡忡,央视证券频道总编甚至喊出了“取缔余额宝”。这是咋回事呢?

理财产品收益飙升的本质是贷款利率高企

●银行缺钱,是导致理财产品收益飙升的决定性原因

近年理财产品收益率节节攀升

在我国,存款利率是被政府限制死的,银行想提高存款利率来揽储是违规的。但是有一种叫“同业存款”的存款模式不受利率管制。比如,一家基金公司把钱存到银行,就叫同业存款,存款利率可以由基金公司和银行商定。

余额宝、理财通的运作模式就是吸纳公众资金,把资金交给基金公司,然后基金公司再存到银行,形成同业存款,借此吃银行的利息,最后转化为公众的收益。余额宝、理财通们之所以能凸显“无风险”特征,就是因为吸纳的资金最后变成了银行存款,当然“无风险”。

那么7%左右的高收益率又是怎么做到的呢?答案是银行现在太缺钱了,对同业存款趋之若鹜,实际就是通过同业存款的模式绕开监管、高息揽储。其实早在余额宝、理财通出现之前,银行自己就发售过很多最终转化为同业存款的理财产品。

●银行缺钱,是因为现在贷款需求太强、出价太高

为什么银行还会缺钱呢?因为银行把钱都贷出去了,可门外还排着好长的队、愿意出10%以上的贷款利息和银行要求贷款。贷款利率这么高,导致银行即便以8%的利率吸纳同业存款,也还有2%以上的息差——也就是银行的赚头。

举个房地产龙头企业万科的例子。万科在2012年为满足旗下多个项目开发的需要,申请了金额为10亿元和20亿元的信托贷款,借款期限为2年,利率分别达10.6%和10.5%。也就是说,连万科这样的企业都要拿出如此高的利率来贷款,可见企业贷款需求之强、出价之高。在这种贷款利率高企的环境下,很多银行现在都不愿意做低风险但利率也低的个人房贷业务,因此才有近年房贷利率优惠纷纷取消的现象。

贷款利率高企会加剧贫富分化、阻碍企业发展

●贷款利率拉升,会让富者更富

根据西南财经大学2012年发布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中国资产最多的10%家庭占全部家庭总资产的比例高达84.6%。而理财产品收益飙升会使这本就巨大的贫富差距再膨胀。

以今年初因为兑付危机闹得沸沸扬扬的“诚至金开1号”信托理财产品为例。这个2011年的理财产品300万元起售,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0.5%。这意味着,一个富裕人士拿出300万,三年后变成405万。而普通收入者买10万元起售的年化收益率为5%的理财产品,三年后变成11.6万。三年时间两个人的资产差距从原来的290万变成了393.4万。

也就是说,利率越高,复利的扩散作用越明显,穷人的财产性收入膨胀速度远低于富人。

理财产品收益率提升背后是隐蔽的贫富分化加剧

●贷款利率拉升,会让企业负担大幅度加重

“股神”巴菲特曾说过,利率就像地心引力,在高利率环境下企业获利很难。如今中国的高利率环境也引起了不少人对企业经营的担心。

著名企业家史玉柱在近期表示:“中国货币发行量这么大,但银行间拆借利率高企,贷款利率高高在上,实体经济负担太重。这问题不解决,实体经济好不了,中国经济会出问题。”

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则在21日发表《取缔余额宝!》,称:“当老百姓沾沾自喜于手机账户中又多了几块钱利润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想过,自己所在的企业融资成本正在面临大幅上涨的风险。这事跟你没关系吗?我想,至少你的加薪机会已经被吞噬了,而你的工作机会恐怕也会更加风雨飘摇。”

因此贷款利率应该降,但要抓住问题的症结

●贷款利率高企与基建和房地产过热有重大关系,与理财工具无关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近日撰文指出:“2013年社会融资需求与货币信贷供给之间存在明显供不应求的状态。而且这其中还存在明显的结构性问题,即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通过信托和委托贷款等方式获取了大量的融资,推高了利率水平,更加重了上述供求失衡的状况。这是2013年市场流动性紧张的基础性原因。”

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融资为什么推高了利率水平呢?《今日话题》曾在《钱荒为什么又来了》中有过详细地分析:地方政府的大拆大建、房地产的开发热潮吞没了天量资金,挤占了其它行业用钱的渠道。比如某国有银行的理财产品大量投向包括贵州高速公路开发、湘投控股、青岛公路建设集团、大连长兴岛港泰城建投资有限公司等地方融资平台公司。比如最近传出违约风险的理财产品“中商财富·融典12、13、14期”,投向的是成都金牛区拆迁安置房工程项目、青白江区拆迁安置房工程项目、广安街子工业园区一级土地整理项目,资金偿还由区政府担保。

政府担保的融资项目收益率高达11%以上

201402242227finance3

所以本质上,就是政府主导的经济行为过于活跃,引起资金紧张。

这种情况也导致了中央货币政策的两难:如果不放开流动性,则贷款利率高企;如果放开流动性、向市场注入资金,则本就过热的基建、房地产会更热。

所以要解决贷款利率过高的问题,根子上还在于遏制政府主导的经济行为。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指出,要改变贷款需求太强的状态,主要是看三件事是否允许发生:一是关厂,地方政府允许一部分僵尸企业、过剩产能企业退出;二是下马,地方政府缓建或砍掉部分项目;三是违约,信用系统的刚性兑付突破。

●靠取缔理财工具来降低贷款利率,是扬汤止沸,还会打击中低收入者

所以理财工具提供高收益率是结果不是原因,想靠“取缔余额宝”来降低贷款利率无异于扬汤止沸。即便没有余额宝、理财通们,银行也会在贷款需求的推动下想尽办法高息揽储。

只不过,银行因为渠道问题,更亲睐大资金。而互联网理财工具提供了低成本聚集零散资金的渠道,让中低收入者也可以享受到这场理财盛宴。

结语:理财产品收益飙升确实有问题,但不是理财工具的问题。实际上,这种飙升不过是政府经济行为太过活跃的一种表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