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雄: 連勝文參選這件事情的不對勁

生活在分配不均及其病態後果中是一回事,但為之陶醉與歡欣則是另一回事。—東尼.賈德《厄運之地》—

這幾天一直有記者朋友問我,對於連勝文先生要從建成圓環出發宣布參選台北市市長有什麼看法?我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個反應是:他不是早就在選了嗎?接著是疑惑:為什麼不是選在帝寶出發?

平心而論,生在一個三代公務員的鉅富之家並不是連勝文的原罪,但偏偏他喜歡標榜自己一生充滿挫折,強調自己不是富二代,而是創業第一代,這也未免太虛偽,連家在兩岸的政商關係大家有目共睹,怎麼不乾脆說他白手起家算了!但比起連勝文更虛偽的是,社會存在一種鼓勵如此虛偽,接受如此虛偽的氛圍。我們每個人眼睜睜地看著貧富差距擴大,經濟發展所產生的利益以及公共資源分配不均,社會階級的流動性近乎停滯,任何正常人都知道,這些事情不對勁,但卻沒有人可以說出該如何解決。我們有些人仍不停追問,但那樣的日子好累,於是有些人選擇別過頭去,想像其實一切沒那麼糟糕,連勝文的崛起與這種自欺欺人的虛偽互為因果,似乎只是剛好而已,所以人們可以只因為連勝文說過一句大明王朝,就相信他不是國民黨腐敗的既得利益者,選擇記憶他曾任悠遊卡公司董事長,而不用去深究他在這位子以及過去對社會到底曾經做出了什麼樣的貢獻?畢竟,埋頭的鴕鳥容易,逃避也是一種幸福。

討論連勝文或是連家的權貴色彩,其必要性在於這件事情涉及了公共利益。說得更直接一點,雖然政治、資本及媒體交織而成的複雜網絡是一種全球性現象,但不代表這是道德的。當政治權力藉由資源分配來聚集資本,資本控制媒體,媒體為特定政治權力服務宣傳,這套機制不停運作的結果,民主的實質將被侵蝕殆盡,人權在巨大的政商媒極權機器面前,只能苟延殘喘。目前為止,全世界將這套機制展演得最淋漓盡致的例子,就是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所以下一個太子黨,輪到台灣?

藉由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我與大家一起嚴肅地看待連勝文(或連勝文「們」)崛起代表的意義,重新檢視台灣的民主走到這裡,是否可能真正民主?媒體應有的素質,客觀、公正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大家講的世代正義,是玩真的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2014年3月3日00:02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