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骁骥:为什么中国人一辈子都忙着办证?

在北京,办证是一个蓬勃的市场。如果你到著名的人民大学东门附近闲晃一下,会找到大量贴在电线杆子上的传单广告,内容都是关于办证。有时候,路边一位带孩子的中年大妈会悄悄靠近你,轻声问“办吗?”别误会,她的意思是问你办不办证。从准生证、户口本、房产证,到毕业证、职业资格证、退休证乃至死亡证,只要你是想得到的证就一定有人会帮你办。当然,证是假证。

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办证市场的供需关系一般是供小于求。虽然鼓捣办证业务的人不少,但买证的人更多,所以还是卖方市场。但为什么我们这么热衷于办证?其原因在于,办完证之后,才好办事。最近,媒体披露说,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及其团队历时半年,绘制了一幅“人在证途”的图表。结论是:我们不一定活到100岁,办证居然要办100多个。

据媒体报导,在办这些各类证件的过程中,“需要经过近60个单位部门,盖100多个章,交28项办证费。而且在办证的过程中,同样的材料需要在不同的部门重复提交。根据统计,在这103个证件的办理过程中,户口簿要提交37次,照片要提交50次,身份证更夸张,要提交73次。”如此繁复的手续,实在让人望而却步。

“人在证途”的调查报告让我想到了经济学家德索托的著作《另一条道路》。当年,德索托率领“自由民主学会”在秘鲁做过一份统计,对象是秘鲁的普通创业者。结果显示,这些人如果要开办一个普通的正规厂房,办各类证件的行政审批手续大概需要等上10个月时间,损失的纯收入为1036美元,加上审批程序的花费,差不多是当时最低工资收入的32倍。如果要求秘鲁的市政局批准一块合法的土地,算上办一系列证件的时间,平均要花上6年零11个月的时间,哪个创业者能等这么久?因此,德索托解释说,大部分秘鲁的创业者的选择不是去工商局注册个体公司,而是提着装满货品的编织袋走上街头,成为无照经营的小贩。

这与今天我们的现实多么相似。人们厌烦办理无休无止的证件,最大的原因不在于那点工本费,而是其耗费的大量时间成本。我在国外生活的时间里,感受到的最大方便就是需办的证件较少,日常生活中,一张国际驾驶执照就能包打天下。而回到国内却是要靠办各种证件才混得下去,别的不说,光是学位证明就够你来回折腾好一阵的。至于那些在中国的商业经营者,各类证书加起来的办证时间可以长达数月乃至数年。等证件办好,黄花菜都凉了。于是只好学习秘鲁人民,坐在街边当小贩,开始了与城管的斗争生涯。

来看一下美国人办证多方便。一个个体经营的企业主,甚至可以在网上就办理相关的经营证书。他所作的只需要登录国家小企业管理部(SBA)的官网,按图索骥找到所在州的相关条款,然后按规定填表递交,再缴清税金,整个流程就算完成。剩下的就是等待官方审核和通知。需要多久呢?美国政府带着歉意告诉你:如果你拟开办的是一家公司,需要花费你两周宝贵的时间!整个过程中根本不需要办理任何繁琐的证件。这就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优越性:方便、人性化、科学管理。相反,经济越是闭塞落后的地区,行政审批往往就越麻烦。

回到中国,这个目前在办证方面和上个世纪后半叶的秘鲁处于同一水准的国家,我们依然“人在证途”,无计可施。最后的选择,还是只好又去一趟人大东门,在人群里苦苦寻觅那位带着孩子、花枝招展的中年大妈,聆听她那声清脆妖娆的:“办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