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蜗藤:为什么乌克兰要亲欧而不要亲俄

乌克兰一朝变天,总统仓皇出逃,至今踪迹不明,反对派重新掌握政权。变化之巨大,让世人目不暇接,更令中国很多煞有其事的评论家纷纷掩面而泣。官媒环球时 报更在社论中气急败坏地用粗口表达出内心的彷徨。所谓“要多傻才能相信……”的句式,在王立军事件中就被毛派发明和运用,可惜到最后证明要多傻的正是他们自己。
中国媒体喜欢把乌克兰巨变简单地形容为乌克兰西部和东部之争,又再简单地形容是西部的乌克兰语人口和东部的俄语人口的冲突,又再形容俄语地区支持总统,乌 克兰语地区支持反对派。简单地把乌克兰说成是东部和西部,很容易误导人以为东部和西部是等量的两个地区。在2010年选举的时候,亚努科维奇和季莫申科在 东西部的泾渭分明获胜选区更加让人误信此点。
在乌克兰,确实存在亲欧和亲俄两条路线,而身为乌克兰人的亚努科维奇就是亲俄派的代表。在东部,也有更为亲俄的传统。这次冲突也和亲俄和亲欧直接相关。但所谓亲俄,并不等于是俄语地区,也不等于是俄罗斯族地区。
只要看看乌克兰的人口构成和语种分布就知道,乌克兰在本质上还是一个民族国家。在乌克兰,乌克兰人占了78%,而俄罗斯人只占18%。即便在东部各州,其 实还是以乌克兰人为主:除了三个州之外(克什米尔、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其他东部各州都是以乌克兰人和操乌克兰语的人占大多数。如果简单地以乌克兰语还 是俄罗斯语来划分,那么所谓东部对总统的支持其实就只限于三个州。如果当初选举时仅仅用民族成分为划界的话,亚努科维奇就根本不可能上台。可见,亲俄与否 并不能和语言和民族划上等号。
东部地区除了三州之外,其乌克兰裔亲俄的根源只有两种东西维系,一曰利益,一曰感情。在利益说来,只要亲欧能够给予相同的利益,那么就自然可以转态。而在 感情方面说来,其实亲俄还是亲欧,仅仅是一个相对比较,和“亲乌”相比,都无法相提并论。很难想象,那些亲俄的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感情会比对乌克兰的感情 还要深厚。因此,在关键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站在大部分乌克兰人的一方。比如在这次事件中,东部各州(除了三州外)也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反政府斗争,反对派 也控制了至少两个州 的政权。
对于乌克兰来说,从保持自己国家的独立性来看,亲欧显然比亲俄更为正确的选择。俄罗斯的前科不是不知道,是典型的扩张主义狂。从俄罗斯崛起开始,扩张战争 就不绝。即便在苏联分裂之后,还不放弃重新建立大俄罗斯的梦想。一直有大俄罗斯主义者鼓吹要把乌克兰等国重新纳入俄罗斯的范围之内。因此在俄罗斯边上的乌 克兰,其国家生存的最大风险就是要防止俄罗斯对其再次吞并。而亲欧,加入欧盟,显然就不会有被其他国家吞并的顾虑。
其实,弱小国家需要寻求国际安全保护时所采取的策略都是差不多的。你要找一个没有对你存在吞并野心的国家或者组织作为依靠的对象,而千万不要找一个怀有野心和具有吞并和同化欲望的国家。
塞尔维亚是著名的亲俄派,它的取向就相对明智,毕竟俄罗斯不是自己的邻国,没有被俄罗斯直接吞并的风险。白俄罗斯是另一个典型,她随时有被俄罗斯吞并和同 化的风险。但是她和俄罗斯的关系太过密切,尽管白俄罗斯族占人口的80%,但操俄罗斯语的人竟然占人口的70%以上,以白俄罗斯语为母语的仅仅有11%。 也就是说大部分的白俄罗斯人都已经和俄罗斯人非常相似。因此,她们也不存在被同化的担忧(已经很大程度上被同化了)。
乌克兰人绝大多数都是操乌克兰语,基本上保持了自己民族的独立性,维持其民族国家的独立性仍然是一个现实的选择和长期的目标。但它境内有超过15%的俄罗 斯人,又在俄罗斯边上,在历史上有被俄罗斯长期吞并的经历。在俄治时期,很多乌克兰人被迫说俄语,甚至以俄语作为自己的第一语言。经过苏联时代,说乌克兰 语的人口逐渐减少。直到乌克兰独立之后,乌克兰才重新“乌克兰化”。如果乌克兰继续其总统所倡导的亲俄路线,很难保证以后乌克兰不会重新被俄罗斯化。因 此,种种因素和历史教训都决定了,俄罗斯其实是对乌克兰人和乌克兰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
和俄罗斯不同,欧盟是欧洲国家和各民族的大家庭。欧盟的体制保证了欧盟国家是独立体,乌克兰亲欧不会又被吞并之虞。而欧洲国家支持民族多样性,乌克兰亲欧也利于保持自己民族的独立性。
从这个角度来看,乌克兰的变局其实是一个决定乌克兰人命运的生死之战。它不能以短暂的经济利益衡量,而必须放在长远的框架之下考虑。在总统单方面不顾人民的意愿改变了决定乌克兰命运的进程之后,人民有责任和有权利用革命的方式去扭转国家的命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我是公民非人民
    2014年2月25日02:52 | #1

    大sb

  2. 匿名
    2014年2月25日16:34 | #2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