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保护不力 中国损失海外成衣订单

外国采购商正离开中国,转向孟加拉、柬埔寨和印尼进行产品采购。这不仅是因为当地有更廉价的劳动力,更因为中国内地劳资关系紧张不断升级。在某些情况下,厂家没有履行好企业社会责任成为问题所在。

瑞典纺织品进口商协会的前主席戈兰拉森(Goran Larsen)表示,现在,世界第二大服装零售商、瑞典成衣公司H&M大约45%的采购从孟加拉进口,而从柬埔寨进口的比例也在上升。

拉森说,虽然成本被认为是从中国转向其他亚洲国家的主要原因,但其实转向与成本的关系并不大。

他表示:“在简单的成衣制造业中,直接劳动成本少有高于离岸价的10%。”

拉森已经有20年在中国当买手的经验。他说:“今天在孟加拉,我们能买到比中国更好的产品,它们在更高的道德标准下被生产出来。”

但拉森的评论似乎与过去两年有关孟加拉发生的数起火警以及一座工厂倒塌造成大量工人死亡的报道相左。

在深圳、番禺和孟加拉都有工厂的飞达帽业(Mainland Headwear)却亲历了南亚国家对消防器材和建筑安全方面不断收紧要求。

飞达帽业副董事长和总经理颜宝铃表示:“我在孟加拉的新工厂已经安装了自动灭火器和火警系统,系统连接到消防部门的中央监控系统。”

“整套系统花了我超过100万港币,但我只能这样做,因为这是政府要求的。”

颜宝铃表示,与内地工人相比,孟加拉和越南的工人权利意识更强。

她说:“在孟加拉有超过30个劳工组织,劳工权利在这个国家受到更多保护。”

拉森批评,中国的计件制度和难以捉摸的民工流动导致不稳定的产品质量和低标准的企业社会责任。

在内地,工人的工资,尤其是在纺织和成衣业内,主要取决于他们完成的产品件数。颜宝铃表示,在孟加拉和其他亚洲国家,工人获得是月薪。

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内地工人会去加班,而这些通常是违反劳动法的。

在最高工时方面,中国有地区内最严苛的法律。按规定,每个月加班不可以超过36小时,上班时间按一周五个工作日计算。孟加拉的上限是每个月50小时,上班时间按一周六个工作日计算。

颜宝铃说,有些中资工厂不会全数支付加班工资,而他们的工人也没有应有的保险保障。

她说:“所以他们的运作成本可以比我们(遵守规则)的低大约35%。”

颜宝铃指,大型跨国客户导致偷工减料。她说,这些客户通常要求的价格都低于遵规守法的工厂的生产成本。

她说:“孟加拉和柬埔寨较低的劳动成本让制造商有更大空间给工人提供更多福利。”

一个例子是,颜宝铃为她在孟加拉1500名工人和他们的社区设立了一个慈善基金。她为所有工人组织野餐,并亲自在香港为当地经理的宿舍挑选卧室装饰品。

在孟加拉享受亲密的劳资关系的颜宝铃却发现,她与部分内地工人的关系已经变差。

当她试图将在番禺工厂的超过100名工人转移到附近另一家工厂——因为番禺工厂对于现时的生产规模来说太大了——的时候,她被吓了一跳。这些工人要求的遣散费总数高达200万人民币(约合253万港元)。

颜宝铃说:“这是不合理的。我没有开除他们。我只是想把他们转到另一家工厂,开车就10分钟距离。”

工人们向劳动局投诉。

颜宝铃表示,她会扩大在孟加拉的工厂,使工人总数增至超过4000人,同时逐步缩小在深圳的生产线规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