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贿选产业链调查

  湖南衡阳人大贿选案2013年岁末曝光,梗概令人触目惊心:省级人大代表选举中,每张选票均价接近20万元,当选代表人均成本耗近200万元。本是汇集民意之地,地方国家权力机关换届选举却被贴上标价签。

  这宗人大集体贿选案,发端于2012年末衡阳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但案情待到一年后方始曝光。

  依据官方通报: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召开的是次会议,共有527名市人大代表出席,从93名候选人中,差额选举产生了76名省人大代表。期间,过半候选人买通518名市级人大代表及68名工作人员,始得如愿当选。

  行贿者谁?

  “这是一场有组织的贿选。”长沙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处级官员受访时称。

  当地数位消息人士透露,最初获知此案时,时任衡阳市委书记童名谦未作深究。“童名谦本来是要到衡阳过渡一下,没想到碰上这事。”一名曾任长沙市委要职的退休官员如是评价。

  现年已满55岁的童名谦,长沙人,2008年起担任湖南邵阳市委书记达四年之久,2012年2月调任衡阳市委书记,短短一年后便升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上任不足一年便落马。

  2013年10月末,由广西自治区政协主席陈际瓦领衔的中央巡视组进驻湖南。年近60的陈际瓦出生于邓小平的老家四川广安,湖南官场有人称其“铁面无私老太太”。11月3日至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湖南考察期间,陈际瓦向其汇报情况,针对衡阳人大贿选案的追责程序终于启动。

  案发时衡阳的两名主要负责人现已落马:童名谦,离开衡阳后官至省政协副主席,因没有及时严肃查处贿选,遭中央纪委“双开”并移送司法;胡国初,时任衡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因没有及时制止贿选且本人收受钱款,也被移送司法;衡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左慧玲等50人,或因涉嫌玩忽职守罪,或因破坏选举罪,已被立案侦查。针对其他涉案人员的调查,目前仍在持续。

  这一次,惩罚几近“一锅端”。以行贿手段当选省人大代表的56人,由湖南省人大常委会认定无效。未送钱拉票但工作严重失职的5名代表,被终止代表资格。

  余下15名清白的代表多来自湖南省直机构,系经上级推荐在衡阳参选。熟知人大选举组织工作的多位人士分析,这些“戴帽子下去”的参选人一般是“指定席位”,当选把握大,无需介入本地选举生态。

  财新记者核对56名行贿者身份后发现,其中民营企业家占逾半数。

  最早公开揭发此次贿选的,正是一位送钱参选的民企老板。上述长沙市知情处级官员说:选举结果公布后,一名在深圳发展的本地籍老板落选了,按规矩本应获200万元退款,“但钱退得迟,他就举报了,举报没用,后来又在微博上发出来”。

  人大代表贿选潜规则盛行,不止在衡阳一地。

  在湖南邵阳,早在2013年1月,就有民营企业家黄玉彪实名举报,曝光邵阳市选举省人大代表期间发生贿选。经邵阳市官方人员介绍,黄玉彪给9个县级代表团送钱,按每名代表1000元的额度送出320份。后湖南省纪委调查证实此言不假。

  民企老板为何愿意为人大代表身份支付不菲的对价,又如何操作,终得如愿?

  第一步:舆论造势

  “当时(我)包了个洗脚城,请那些(市人大)代表过来。(给他们)派钱,每个人送2000多块钱的红包。”2014年1月初,K先生在长沙向财新记者忆述2007年底的亲身经历,称此举是为了助其老板当选湖南省人大代表。

  2002、2007年,K先生先后助力两名长沙市民营企业家,参选湖南省十届、十一届人大代表。

  三名独立信源表示,2000年以前的人大换届,长沙市贿选并不明显。“1998年那次(换届选举)算是很干净的了,送的都是腊肉腊鱼、土特产、保健产品,要不就是日常吃个饭、送个礼。很少有这么公开、直接、赤裸裸送钱贿选的。”其中一名信源说。

  2000年之后,送钱拉票渐成公开秘密。登上正式人大代表候选人名单者,大多非贵即富。民营老板经营此事,自然无需亲自出面四处活动。K先生介绍,操盘手往往是公司里掌握机密的核心成员,如副总裁、总裁办主任、总裁助理、秘书或司机,角色不一。在人大换届选举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些人都会脱产,专职运作参选事宜。

  民企老板为达目的,批给操作团队的经费也逐次增多。“2002年(老板)总共花了20万元,我们小组就三个人,脱产干这个事(协助参选),本职工作移交给自己的副手。”忆起当年助力长沙市某公司董事长参选省人代表时,时任该司行政总监的K先生这般介绍。

  对操盘手而言,选举年运作的关键时点有三:年初宣传企业、年中起拉拢关系、年底送钱拉票。公关对象分别是:地方党报党刊、人大常委会选举任免联络工作委员会(下称联工委)及党委统战部、手握选票的人大代表。

  以十余年前K先生亲手运作的长沙市某公司董事长参选省人大代表为例,2002年春节过后,他就张罗找到报社朋友帮忙刊发企业报道,意在提高党政领导、投票者、同行和对手等对其企业的认知度。

  企业年年要做广告宣传,到了选举年,经费常翻倍。即使参选者所在企业为行业佼佼者,为提高公众辨识度、社会知名度,舆论造势也属必需。

  企业在当地做宣传,首推省市两级党报。K先生说,稿子由自己提供,一般会在经济版发稿,和软文一样按广告位付费,费用不算高。企业宣传持续大约一周时间。

  第二步:拉拢关系

  从年中到年底人大开会前夕,一个选举操作团队往往会全部脱产,全力编织经营关系网。

  地方人大联工委主任极为重要。K先生特别提到,这一人物平时会联系、召集人大代表,组织视察等各种活动,接触到的人大代表最多最广,而且知道工商、党政等领域中哪些代表最具影响力,有助其后续有针对性公关。

  作为人大常委会内设工作机构,联工委平日里联系各级人大代表,人大换届时手握关键选举信息,影响力巨,外界视之为人大这一“清水衙门”中的肥缺。

  上述长沙知情处级官员透露,衡阳贿选中,扮演关键中介角色穿针引线的,正是衡阳市人大联工委。

  衡阳市人大联工委的主要职责包括:办理市人大换届选举及指导县级以下人大换届选举等有关工作;负责做好参加省人大会议的衡阳代表团的有关服务工作;归口联系管理全国、省、市人大代表,以及联系下级人大常委会有关选举任免联络等方面的具体工作。

  据该名知情官员了解,在此案中,衡阳市人大联工委的相关负责人事先就向有意参选省人大代表的人收钱,每人收取200万元,分给十个市人大代表,每人可得20万元。该负责人并承诺:如落选就退钱。与此相合,湖南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2013年12月末在《湖南日报》刊文明指:“大会工作人员为送钱拉票穿针引线,参与收受、分发钱物。”

  联工委一般只收熟人送来的钱款,陌生人送的不可能、也不敢轻易收下。“联工委打印的资料一出来,我就能拿到完全一样的,比人大代表早多了。”K先生说,他当年拿到的有人大会议资料,以及列明人大代表姓名、职务、住址、电话的名单。

  步步经营,只为年底上位。

  第三步:买票

  按中国选举法现行规定,县以上(包括县)地方各级人大和全国人大代表,均由间接选举产生,亦即人大代表由下一级人大选举产生。

  而且,全国和地方各级人大代表实行差额选举。其中,由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大选举上一级人大代表的,代表候选人数应多于应选代表名额五分之一至二分之一——这意味着正式候选人名单中,总有六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人落选。一般而言,经上级提名“戴帽子下去”的参选人当选把握大。

  开会将近一周,各显神通。当年K先生就曾打电话给联工委的工作人员,让其帮忙在宾馆里叫工商领域人大代表的“老大”出来。“出来就问里面多少个人,(对方)说24个,就给24个红包。具体怎么分就不知道了。”他说。

  联工委的工作人员还可招呼、组织市人大代表会后聚餐。邀得投票者出席饭局后,K先生就事先在席上摆好红包和烟酒礼物,注明企业、老板名字于其上。此种场合,彼此沟通时间充足,成事机会也大。

  了解此类饭局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场面气氛轻松活泼,主持者借机吹捧候选者,引来众人附和,“大多数代表也不清楚候选人的底细,你说什么,他也就信了。而且,饭桌上大家都拿了红包,心理上也就放松了警惕”。

  笼络投票者也有窍门。K先生当时就选中一位农民人大代表作拉票对象。原因在于:普通的劳动人民讨论候选人名单时,要是能为自家老板说上几句,分量明显不一样,影响力也更大,“连市委书记也没法比”。“当然,给这种人送的钱,也会多一些。”他说。

  贿选者芸芸,要令投票者记住并最终投下一票,参选者或其所在企业的名字或怪僻或有特色,都会占相对优势。

  贿选为什么?

  舆论里,中国地方各级人大地位尴尬,常获“橡皮图章”之讥。现实中,不少政商人士“削尖脑袋往里挤”渐成气候,民营企业家尤甚。不菲代价究竟如何换取收益?

  送钱拉票经验丰富的商界人士介绍道,贿选人大代表者,民企老板居多。一般而言,不知名的民企老板须花钱贿选,始得人大身份。人大选举之外,大多民企老板在其他能通过协商、选举产生的领域,如政协、青年联合会,基本都会送钱拉票。

  “工商界的民企老板也不是傻子,花的都是血汗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他们是弱势群体。只要能有个和政府官员沟通的桥梁,他都愿意去做,让政府官员看得起自己。”K先生如此分析:“这种现象反证:民企老板地位差,没有喘气的空间。人大代表的身份就像水里的气泡,可以让他们上来喘口气。”

  “面子说”之外,也有观点认为,民企老板贿选,自是如意算盘敲得响。

  综合湖南多位政商界人士的分析,权力网中的经济利益是最重要的出发点。人大、政协的身份背景,可在民营企业家与政府官员间搭起沟通桥梁,利好企业发展的建议可借此影响决策层,企业遇到困难也可寻得更好的解决办法。

  再者,人大代表手握审议权、提案权、表决权、询问权和质询权、建议权和批评权等,其中又以选举权、罢免权最令人敬畏,可换取当权者示好。中国式选举中,低票当选市委书记、市长等党政要职,不免令人尴尬难堪。

  概言之,有了人大、政协的身份,既能获得社会认可,又有话语权,找政府部门办事也便利。对民营企业家而言,花钱买个人大代表当当,收益远超成本。

  最生动的例子,发生在与湖南接壤的广东省韶关市。该市民营企业家朱思宜通过贿赂原广东省人大常委会联工委副主任杨成勇等人,成功当选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2008年全国“两会”期间,朱思宜提交四份建议,其中两份与能源管理体制有关,正迎合当年大部制改革热点。为增加媒体曝光率,他还试图贿送财物拉拢党报记者,被婉言谢绝。他将与若干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放置于自己办公室中。

  朱思宜原为韶关市宜达燃料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想把采购渠道拓展到北方去,实际上他的采购渠道也延伸到广东以外的湖北、湖南和山西。有个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好办事。”接近朱思宜的人士分析。

  2011年底,朱思宜二审获刑16年。而接受他20万元贿款的杨成勇,此前被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以邵阳、衡阳为典型案例,湖南省曝光的大面积人大贿选案后续如何处理,社会各界拭目以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2月26日12:58 | #1

    确实比不选强百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