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问题或致前所未有动荡

中国经济从2014年1月就呈现弱势开局的不利态势。专家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会减半,更为严重的2014年将是中国经济持续20多年的旧运行逻辑破裂、新模式却未建立的转折年代,地方政府债务、企业债务以及这两者背后所隐藏的经济体制问题或将给中国社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动荡。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日前发表专栏作家、国际对冲基金经理人刘海影的评论文章称,2014年中国经济与往年不同的地方,不仅仅是增速可能下滑的简单问题,而是20多年来整个中国经济运行的旧模式,正在狂奔中越来越接近其破裂点。2014年正是落在了这个旧运行逻辑破裂、新模式尚未建立的重大转折点上。这一重大变故将导致前所未有的动荡,政府及民间如何应对,将决定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国经济的表现。
中国经济既有的旧模式的危机,集中体现在债务问题上。
主要表现为三大问题:首先,中国企业负债率居全球主要经济体最高比例之列是这个旧有经济模式的不可维持性的关键体现。其次,地方政府债务所对应建设的优良资产无法带来现金流。第三,比债务本身更为可怕的是债务所揭示的经济关系:僵尸企业与过剩产能不断向银行融资,导致社会资源不断流入无效投资项目,不断制造企业债务“黑洞”的同时刺激产能过剩,导致民间企业融资成本不断升高。这种债务危机再进一步传导到金融层面,缺乏监管的影子银行业务将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往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企业、过剩行业僵尸企业,最后在经济增速下滑、通货紧缩和利率高企三种压力下,企业无法如期还款造成的骨牌效应最为令人担忧。
一旦某些苦撑行业无法应对还本付息压力,一旦刚性兑付破局,呆账缺口将会导致次一级链条破裂,席卷包括信托、银行与投资者在内的所有人。
刘海影认为,鉴于中国企业的负债率高、盈利能力差、资金使用效率低、风险团块性大等问题,“很难想像,债务链条的破裂不会传播开来”,继而演变为系统性金融风险。
惠誉国际评级在去年10月份的一份评估报告显示:2012年底,中国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达到198%,高于2008年时的125%。而现实中,中国2013年官方公布的GDP同比增速仅为7.6%。同时国际各大投行对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已经进入1990年代以来的最衰弱时代,动态经济理论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萨缪尔森甚至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平均速度顶多只能达到3%-4%。
彭博社报导说,世界最大债券基金的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联席首席投资官比尔•格罗斯表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的疑问和市场最大的风险之一。中国今年增长的不确定正增加投资人的不安和对最安全资产的需求。
去年12月30日,官方发布地方债务审计报告,显示自从2010年末以来,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飙升了67%,去六月份达到17.9万亿元人民币(大约3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经济GDP的33%。而2008年这个比例为10%,1997年这个比例几乎为零。
比地方政府债务更为严重的中国企业的负债则更为严重。据摩根大通统计,2012年中国企业负债约为65万亿人民币,占中国经济总量(GDP)的比例高达124%,比过去五年上升了30%,为15年来最高。中国的企业负债“晋升”全球最高行列。从行业来看,负债最高的企业大多集中在与基础设施建设有关的行业,比如钢铁、水泥、建筑机械和煤炭。而这些行业都是中国经济产能过剩行业的典型代表。
《华盛顿邮报》引述瑞银银行经济学家王涛的话说,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国严重依赖新建设项目来缓冲就业和经济增长的负面效应,并且这些项目是由地方融资。现在,对投资支出的依赖令其两难。如果建设和伴随的债务被太快的削减,经济将受损。但是如果支出不加以遏制,那么随着项目效益不佳,金融风险可能倍增。
此外,彼得森研究所经济学家拉迪也表示许多项目的收入不足以偿还贷款。债务危机的到来,仍然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新兴市场部主管鲁吉•夏尔马称,2014年新兴市场的最大危机将是中国的债务阴云。最近,有研究发现了一个叫做“信贷扩张差额”的现象,也就是最近五年私有部门信贷占经济产值比例的增长值,是预示一场金融危机迫在眼前的最可靠信号。在中国,自2008年以来这一数字足足扩大了71个百分点,导致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上升至230%。中国正面临重大风险。
地方债规模巨大、年底钱荒再现、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面临破裂、银行面临破产等,2014中国经济将现重大变局,或导致的前所未有的动荡:
一、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无法持续,触发超高通胀和滞胀;
二、房地产泡沫爆破、债务堆积如山的地方政府濒临破产;
三、理财产品、影子银行、高风险投机活动触发信贷泡沫爆破;
四、产能过剩行业大面积崩溃,导致银行坏账咸升;
五、企业跑路潮、倒闭潮加上延迟退休(养老保险金缺口高达18.3万亿,政府违约赖账),失业率大幅攀升等。
2014年中国经济与往年有什么不同?最核心的一点是,2014年将是中国经济旧运行逻辑破裂、新模式将立未立的转折性年代。需要观察的不仅是经济增速的可能下滑,更加重要的是旧模式的破裂方式。
中国经济既有模式的不可维持性已经逐渐明朗,然而中国当前的经济态势仍然是在旧模式上狂奔。
中国的地方债、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钱荒、产能过剩和高房价,已成为影响2014年中国经济改革的五大晴雨表。据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在2013年12月5日估计,中国各层级政府的债务总额在25万亿元到30万亿元,约占GDP的60%左右,其中不包括社保体系资金的缺口。
2013年12 月18日开始,中国银行业上演年内第二次“钱荒”,银行间市场短期拆息利率飙升至下半年新高。24日,央行再次开闸,以4.1%的中标利率“放水”290亿元的7天期逆回购公开市场操作。央行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不愿意让银行破产,但另一方面释放流动性资金,可能会继续推升大陆房地产泡沫。种种迹象表明,中国金融业危机已经暴露无疑,可能面临破产威胁。
而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变数是房地产市场。大规模的建设热潮以及房价持续多年的两位数涨幅已经令购房成为许多中国人遥不可及的梦想,且引发了有关房地产泡沫的担忧。《观点地产网》12月29日题为《做好房地产泡沫破裂准备,一旦破灭将不可收拾》的文章,凸显了房地产泡沫破裂的危机。
中国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欠银行的钱是天文数字。许多西方专家认为,对于世界经济来说,中国不是一个安全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中国政府实施了史上最大手笔的救市计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所付出的代价也日益明显,地方政府债台高筑。中国国家审计署发布的调查报告中也发出警告,中国的地方政府的债务已飙升到意想不到的高度。到2013年年中,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地方政府的债务达到约18万亿元人民币。规模如此巨大,可能会危及中国的经济发展。2008年政府4万亿的救市金,是中国有史以来数额最大的一笔刺激经济投资。虽然成功地减少了金融危机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但是巨额贷款的发放使地方政府陷入债务深渊。
人民币离岸市场汇率连续下跌,不断有基金从中国大陆获利流出;而作为影子银行的信托频现兑付危机,理财产品风险高涨,中国经济数据更被指“经过润色”;同时,大陆不良贷款率增加,信贷风险正在显性化;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构成世界最大汇率泡沫。
最近,两起信托违约事件引起媒体关注。继中国传统新年之前,规模高达30亿的中诚信托出现首宗兑付危机后,2月13日,吉林信托向投资者发出通知,山西省联盛集团相关信托产品“吉信‧松花江(77)号”第五期在2月19日到期时可能无法偿还,规模为10亿人民币的六期信托产品将有五期违约。通知还提到联盛集团为偿还近人民币300亿债务所进行的重组事宜。
信托业是中国影子银行业重要组成部份。据中国信托业协会2月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中国信托公司信托资产总规模为人民币10.9万亿元,与上年的人民币7.5万亿元相比,同比增长46%。中国信托业协会专家理事周小明在点评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放缓,信托产品的不良资产率将提高。
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3年第四季度,信托公司对地产行业净新增融资人民币1,395亿元,而上年同期对地产行业的净新增融资仅人民币116亿元。大陆央行称,去年10-12月份,银行对地产开发商的净新增贷款为人民币800亿元,约相当于信托融资的60%。
理财产品通常属于短期投资,银行往往将理财产品作为储蓄的高收益替代品向客户出售。研究公司普益财富的信息显示,在理财产品募集的资金中,有大约一半被用于投资国债、企业债和货币市场产品等低风险资产。但其他许多资金则与开发商贷款、应收账款及黄金和珠宝等资产有关联。
近年来,中国大陆的理财产品一直在大幅扩张。据惠誉国际评级估计,截至2012年底,中国未清偿的此类产品的总额大约为人民币13万亿元(约合2.2万亿美元),相比之下,2011年底的时候为人民币8.5万亿元
2月13日,中国银监会发布主要监管指标情况表,数据显示,2013年全年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达2.22万亿,比2012年全年的1.86万亿不良贷款,上升3554亿元,同比上升19%。同时,2013年四季度末,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1%;全年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0.9725%,较2012年全年不良率上升0.0275个百分点。而在不良“双升”的同时,2013年银行业拨备覆盖率逐步下降,平均全年拨备覆盖率近288.55%。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达151万亿元,总负债达141亿。监管高层还表示,大陆信贷风险从长三角地区向西部扩散;从钢贸、光伏、船舶等产能过剩行业向下游关联行业蔓延;不仅中小企业风险上升,大型企业集团风险也在增加。
因此,信贷风险将进一步显性化。
人民币对外升值构成世界最大的汇率泡沫。网媒《海疆在线》报导,受到美联储收缩QE影响,2013年6月和2014年1月,新兴市场国家遭遇了两轮当地货币贬值的危机。中国金融系统在这期间也受到冲击。2013年6-7月,中国资本净外流106亿美元。热钱外流导致国内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短缺,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6月20日创出13.44%的历史最高,隔夜回购最高成交利率一度达到30%。中国金融系统虽然两度遭遇热钱外流的影响,人民币却不贬反升,成为新兴市场的奇葩现象。2013年,人民币对美元却升值近3%,而自2005年7月以来,人民币在国际上对美元升值了36%。由于8年来中国楼价大涨了近3倍,人民币在大陆的购买力贬值了超过50%。人民币对外升值和对内贬值越来越严重背离,隐患在新型市场国家中是最大的。
人民币汇率已经成为全世界最突出的汇率泡沫。由于人民币对外升值,国际热钱得以最大化收益离境;一旦央行无法提供足够美元现金支付外流热钱本金及利润,人民币对美元则将出现断崖式暴贬,跌至原来的1/2甚至1/10。
著名财经评论家牛刀日前在网易个人博客上发表文章表示,中国金融的大雪崩就要开始。牛刀认为,国际资本已经开始围剿人民币。2月5日以来,人民币在离岸市场10天之内持续下跌,已经跌去去年涨幅的四分之一。
牛刀说,卖出人民币资产的标的,是本次中国金融风暴的第一波。他还发现国际资本市场出现一些诡异的现象,一个是不久前,美元指数重新登上81.20,黄金同样出现暴涨。这违背美元与黄金基本走势的规律,因为美元上涨,资金会买进美元抛空黄金,美元上涨必然导致黄金下跌。
美元与黄金同时上升的现象,表明一股大资金在拉高黄金,这股力量来自中国。大陆央行通过拉高黄金价格打压美元指数。这种人为的行为一旦被市场识破,国际资本就会站出来和人民币较量,一场好戏将会上演。
牛刀认为,因为央行什么危机都要兜底,迟早会打完子弹,只有彻底拿不出钱后才会认输。……
不过,大多数经济学家和评论人士对中国的经济前景依然充满信心,相信2014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然会超过7%。中国自1990年以来经济增长率从未低于7%,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未达到经济增长目标的情况,这使得许多经济学家已经无法想像如果中国未能实现经济增长目标的情景。
只有5 个新兴经济国家的信贷繁荣曾达到中国的程度,而这5 个国家无一幸免的遭受了信贷危机和重大经济衰退。而过去50年来,信贷差额曾超过42个百分点的33个国家中,22个国家在随后5年内发生信贷危机。所有33个国家都经历了经济放缓,经济增长率平均从5.2%降低到1.8%。
对中国保持信心的人士指出,中国有雄厚的外汇储备和国内储蓄来抵御金融动荡。但悲观人士依然以历史为鉴——1995年,台湾的外汇储备尽管达到GDP的45%,仍没能逃过一场银行危机。
日本、马来西亚的储蓄都达到GDP的40%,也没能避免金融危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