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不惧旧经济最后的嘶嚎

文天马来行空(仿钮文新文)

我要告诉人们一个重要的经济事实:余额宝哪里只是冲击银行,冲击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余额宝冲击的是腐朽黑暗的旧金融系统,冲击的是效率低下黑箱操作的旧金融,催生的是新经济体系,这个新经济沐浴着互联网的阳光,在大数据的眼里,不但高效而且像水晶一样透明。

旧银行系统是趴在大企业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们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它们向来嫌贫爱富,通过向可怜兮兮的中小企业输送一点点蝇头小利,换取一点虚假的社会好评,而一直跟中石油石化这样的大企业眉来眼去两情相悦恨不能睡到一张床上,它们拿着全社会的天文存款放贷,为自己赢得了世界500强中最赚钱的称号,同时,却恨不能榨光储户手里的每一滴血。

旧金融机构都指责余额宝们暴利,实际上他们做的,只不过是从银行借贷巨差所造成的天文利润上多拔下了一根毛,让用户尝到了甜头,存款才纷纭而来。这就是竞争的力量!你真正的给了人民实惠,人民才会跟你走!你整天算计如何盘剥储户,怎样坑害储户利益,鬼才愿意放钱给你!银行垂涎余额宝的“风险比打劫还小”,并不惜脱掉了自己的内裤大骂余额宝“不是暴利更像是暴力”。这种葛朗台式的思维跟互联网思维不同,他们从不考虑用户利益,而是千方百计的设法榨干储户的收益,并美其名曰消减储户成本。

所有人都必须反对银行暴利,消除银行暴利,必须是还利于民,把正常的收益还给中国银行的所有用户,而不能留存给“金融寄生虫”。你看看,美国、日本同样是金融发达的国家,谁听过那家银行成为最盈利的机构,哪个国有银行的利息差和手续费超过中国,那家银行敢像中国的这样为富不仁:一方面压低储户的存款利率,直接向存钱的老百姓“收税”;另一方面,银行还发明出数不清的“手续费”、“财务顾问费”,对用户进行变相盘剥,这种“金融创新”能力想必也排名世界第一。

我想,对任何一个市场经济体,对于任何一个还有些智商的金融监管者而言,都应当旗帜鲜明地支持余额宝。因为它大大刺激了传统金融系统,给银行带来了改革的机会,并且,雄辩的教育了传统行业如何服务如何照顾用户利益,从而将寄生在我国企业实体上吸血的并且非常畏光的那一套手段消灭,才能为中国的金融安全和经济安全保驾护航。

现在,银行被迫加入“互联网”行列,但它们一定心存忌惮。因为,它们不像余额宝那样有朝气蓬勃,他们暮气沉沉,像垂死的葛朗台,喝起企业血来可以无所顾忌;但是,余额宝教育了公众,教育了所有储户,银行的钱本来就是我们的血汗,我们存款的收益还赶不上他们印钞制造的通货膨胀,所以,它们必须要死!

很多人痛恨余额宝这样的富有创新精神的互联网金融,恨不得它们全都死去,但我告诉你:余额宝死了,旧银行也必死无疑;银行风险已经快扛不住了,再不向新经济转型,死路一条!旧的腐朽的银行系统必须死掉,中国才能用互联网重构经济基础。

中国金融监管当局无疑是具有先见之明的,对余额宝这样的典型“新经济代表”网开一面,把余额宝纳入监管,这不光是一种对创新的保护,也是一种对鲶鱼的监管。让鲶鱼来激发沙丁鱼的活力,让垂死的银行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看这个世界吧。中国金融创新原来还有空间,社会应当鼓励创新,抑制和取缔僵化系统的阻挠。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在央行大脑中还是清醒的,他们看到了未来。一切可以提高人民幸福指数,切实维护用户利益,提高企业运行效率的金融创新,是我们应当鼓励的创新,是符合中央关于“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原则的创新。除此之外,一切金融自我循环,并暴力吞噬社会财富的暴利行为都应当被列入取缔清单。请问:按此原则,旧的银行系统是不是该被取缔?肖容认为,这样的金融行为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而言,都该是不被容忍的“腐败金融”行为。有人或许要问,为什么中国在鼓励为什么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出现余额宝?毫无疑问,因为中国的金融系统暮气沉沉,腐朽黑暗,我们需要鲶鱼,改革还要继续,不能因为旧势力上电视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就拒绝中国金融还社会一个公道的机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