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从摇篮到坟墓的103个证

德国人为官僚机构的冗繁创造了一个词:衙门(Behördengang)。叙写痛苦的伟大小说家弗朗茨·卡夫卡(Franz Kafka)则描述了它摧残人性的后果:“受尽折磨的人类身上的锁链是由繁琐的官方手续铸成的”。而儒家思想盛行的中国可能已经将其进一步“发扬光大”成了官僚主义。

本周,曹志伟在南方城市广州引发了轰动,因为他在当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一次委员会议上亮出了一幅数米长的图表,展示了中国官僚习气的浓厚程度。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政府的顾问机构,曹志伟是其成员。《南方日报》报道称,在横向展开的图表上,曹志伟列出了普通中国人一生需办理的103个正式文件。

21sino-nangfang01-popup
在广州市当地的政协会议上,曹志伟展示了一副图纸,显示普通中国人一生要办理103个证件。

46岁的曹志伟将卷轴命名为《人在证途》,这个名字是“人在征途”的谐音。

《人在证途/征途》密密麻麻地详细列出了曹志伟所说的六个主要人生阶段需要办理的证件,这六个阶段分别是出生前、入学前、求学、就业、退养和去世。该报写道,仅就业阶段需要办理的证件就多达59个。

“办齐这些证,”他说,“需要经过18个部、委、局、办,39个处、室、中心、支队和所,盖100多个章,交28种办证费。”

他说,“根据我们团队统计,办103个证件过程中,户口簿要提交37次,照片要提交50次,身份证更夸张,要提交73次,可以说,中国人的一生,不是在办证,就是在办证的路上,可谓‘人在证途’!”

这种永无尽头的卡夫卡式噩梦经历源自何方?曹志伟说,它的根源是行政壁垒和部门条块分割。他还说,政府必须改变管理方式,从“要群众办证”转变为“为群众办证”。

曹志伟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隐私维权人士也许会质疑他的提议:建立一个公民信息网络数据库。

他认为,该数据库能让官员借此消除重复手续,有助于降低社会秩序风险,还可以加强国家安全工作。行政管理机构应该成为公民的一站式服务大厅。

《南方日报》报道称,曹志伟的建议获得了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的肯定,虽然后者的言辞有些模糊。

万庆良引用中国传统俗语说,“曹志伟给了我们‘螃蟹’,”此话暗示这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任务。不过他接着说,“我们不能不‘吃’。”

随后,他把该建议移交给了广州市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去年,全国各地建立了多个推进改革的新官僚机构,该小组便是其中之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