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亚努科维奇总统府邸的奢靡与怪癖

1

反政府示威者控制了乌克兰总统维克多·F·亚努科维奇在基辅郊外的宅邸。眼前的景象让他们震惊而愤怒。周六,总统的卫队解散了,与总统一同出逃。

2

周六,民众在乌克兰总统宅邸的高尔夫球场上打球。这座产业在第聂伯河畔绵延一公里有余。

3

周六,即使人群不断增多,也没有发生劫掠的迹象。到了傍晚,从首都来这里的公路上发生了严重的交通堵塞,人群沿着路肩行走,观看着这所宫殿。里面挤满了乌克兰民众,一名男子说,“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奢华。”

4

总统的宅邸中有一个海盗船一样的餐厅,民众在船前拍照。一名男子看着餐厅,以厌恶的表情说,“真是一场噩梦。”

5

示威者在亚努科维奇位于基辅郊外的宅邸里休息。进入宅邸时,许多示威者互相警示,或许会有诡雷和狙击手。但实际上没有。

6

一些示威者翻越大门进入宅院。宅院中的私人动物园里有珍稀的山羊、来自亚洲的雉鸡,还有一座车库里停满了经典款汽车。

7

人们在基辅郊外的总统宅邸里向屋内张望。

8

房地产经纪人斯韦拉娜·格尔宾科娃一边四下游逛一边说,“这里真美,很宁静,可是为什么只留给一个人呢?这都是从我们这里偷来的。现在大家都明白他偷了多少。为什么他什么都不愿意拿给人民?他竞选总统时,一个口号是‘我会倾听每个人的声音’。可是他谁的声音都没听。”

乌克兰基辅——周六早上,乌克兰总统维克多·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位于首都郊外面积广阔的官邸上,笼罩着薄薄的雾气和一片诡异的宁静。武装起来的抗议民众从基辅市中心赶来,谨慎地穿过铸铁大门,互相提醒着这里或许有诡雷和狙击手。

他们既没有发现诡雷,也没有发现狙击手,而是发现了一个离奇的世界——与被抗议民众占领数月、视之为家的中心广场上布满路障和瓦砾的焦黑场景一样超现实。它以宏大的尺度呈现了诡谲的景象和离奇的场面,包罗万象地展示了铺张浪费和令人费解的品味。

他们见到了大约五六座风格各异的住宅建筑;一座私人动物园,其中有罕见品种的山羊、一笼来自亚洲的雉鸡;一座高尔夫球场;一个停满了各种经典轿车的车库;还有一座海盗船形的私人餐厅,船尾上标着“加利恩”(Galleon)的名字。

“31日利沃夫百人队”(31st Lviv Hundred)的一名男子在路灯柱子上悬挂了一面乌克兰国旗。“百人队”是一个反政府武装人士组成的小团体,占领了这座官邸。其他数十名“百人队”武装人员四处游荡,似乎对正在发生的情形感到惊讶,一些人把棍棒、钢管举到空中,高呼着“光荣属于乌克兰!”“光荣属于英雄!”

无论是菲律宾的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倒台,还是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倒台,民众冲入总统府大门都标志着革命的一个里程碑。然而周六基辅发生的事件,从某种意义上看却异乎寻常。没有人抢夺财物,至少现在看来,控制着被称为梅日戈尔耶(Mezhigorye)的总统府邸的反对派团体,仍保证了它的完好。周六,总统逃跑了,总统的卫队也做鸟兽散。然而就在大批好奇的基辅市民涌来,在府邸内闲逛参观之时,来自利沃夫的百人团却在府邸周围安排了卫兵,防范劫掠。百人队曾在街头与亚努科维奇的安全部队反复进行对抗。

这些斗士说,这样做的原因是想保存这位被罢免总统奢靡生活的证据,等到公诉时使用。

利沃夫的一名斗士走进了一座四周围绕着石膏瓮的凉亭,摘下了绿色的军用头盔,眺望着院子和第聂伯河。

另外两名示威者穿着在广场上熏得灰黑腥臭的衣服,手拿着棒球棒,走进了一座附属建筑,坐在镶着蓝色和金色装饰的精美椅子上,从一个柜子里取出大个的黄色酒杯,开始用手机互相照相,仿佛是在祝酒。

其中的一名,罗曼·达库斯(Roman Dakus)说,“我们都盼望着会有这一天,但没有指望它能到来。”达库斯参加了基辅独立广场(Independence Square)的示威,三个月来有时在场有时不在。在这里,人们直接将独立广场称为Maidan,意为“广场”。他说,“在寒冷的夜里,待在广场上非常、非常辛苦。但是我们会靠心和灵魂来相互取暖。”

时间不长,门外就聚集了一群人。街头斗士猛地把门打开,午后不久数以千计的乌克兰民众赶来,涌进了院子。亚努科维奇的那艘海盗船就停泊在河边,橡木船身黄铜镶饰。其中一位看着海盗船里的餐厅,以厌恶的表情说,“真是一场噩梦。”

这座院落本来是一处朴素的政府建筑,亚努科维奇将它变成了私人住宅,之后又进行了扩建,他说熟人帮他修建了许多设施,或者为许多设施的修建提供了资金支持。过去的乌克兰总统并没有在此地居住过。

街头斗士们决定不打开这些楼的大门,他们说要等待检察官和珍贵艺术品的专家到场,评估其中的物品。

专制统治者似乎对私人动物园有一种癖好,亚努科维奇的宫殿里就有许多个豢养珍奇动物的场所。珍奇的雉鸡长着绚烂斑斓的红色尾巴,因为人群走过不断地照相,所以紧张地在笼子里挠地。笼子上的标签写道,它们是“钻石雉鸡”和“日本长尾鸡”。

此外还有养狗的笼子,还有一些圈里养的是山羊,还有似乎是珍稀品种的猪。

示威民众还发现了焚烧文件留下的一堆灰烬。在文件被丢进河里的地方,民众乘着筏子把文件捞了起来,小心地铺开晾晒。

官邸的园子沿着河绵延超过一英里(约1.6公里),园中悉心地安放了树篱、草坪和桦树,还有一个装点着美丽的洼地、沙坑和清澈池塘的高尔夫球场。

即使人群不断增多,也没有发生劫掠的迹象。到了傍晚,从首都来这里的公路上发生了严重的交通堵塞,人群沿着路肩行走,观看着开放的宫殿。宫殿里的地面上挤满了乌克兰民众,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瞠目结舌。

房地产经纪人斯韦拉娜·格尔宾科娃(Svetlana Gorbenkova)一边四下游逛一边说,“这里真美,很宁静,可是为什么只留给一个人呢?这都是从我们这里偷来的。现在大家都明白他偷了多少。为什么他什么都不愿意拿给人民?他竞选总统时,一个口号是‘我会倾听每个人的声音’。可是他谁的声音都没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