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意:香港新闻工作者手上巳经没有牌了!

140223102159_hk_press_freedom_464x261_rthk
香港记协称有超过6000人参加了“反灭声”游行

香港岛又在星期天进行封路,因为又有市民出来游行。

但刚刚过去的星期天和平常不同的是,新闻工作者是这次游行的参与者而不是只作报导。主办的香港记者协会表示有6000人参与这个“反灭声游行”,这当中有新闻工作者的家人朋友,也有巳经离开这个行业的人士,来自不同地方的同业,也有支持新闻自由的市民。

和去年的免费电视牌照风波上十万人游行、每年的七月一日数十万人游行相比,这6000人真是少得很,但愿意出来的这些人,可算是支持新闻自由的中坚分子。

当然,仍有不少希望参与游行,但需要工作的报纸、电视、电台和多媒体的新闻工作者,可是若全部去了游行,谁负责报导新闻?所以在这个支持新闻自由的集会当中,偶然出现“你访问我的同事,我访问你的同事”的情况。

游行队伍中,彼此点头微笑示好,甚至有点聚旧的感觉,但实际是有苦自己知。因为这样走出来巳接近最后一击,要走到上街这一步,这表示新闻工作者手上巳经没有牌了!

新闻界小题大作?

大家都清楚,“新闻自由受打击”的呼叫不能多喊,否则便会被认为在空喊“狼来了”。现时社会上便是充斥这种气氛,每当有新闻工作者被整,社会便有声音要他们提出近乎黑字白纸的确实証据,生怕当中有人说谎。

这样的质疑并非无理,只是对于香港新闻工作者而言,要提出被整的原因真是这般轻而易举吗?

这十多年来,香港最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如郑经翰、黄毓民巳在十年前的封咪风波后退下来,资深的商台节目主持人李慧玲突然被辞退,所谓民间舆论领袖巳经在香港消失,而他们都分别指出自己被辞退和电台续牌事宜有关。

可是这些会有黑字白纸的証据吗?谁会把这些清清楚楚纪录下来?

令人心寒的麻木

但对于不少香港人来说,这些都没有问题,反正这些主持人咄咄迫人的主持风格令人反感,也有人问,香港不是个多元化城市吗?有人不喜欢这些主持人,李慧玲被炒是商营机构都会发生的事情,现在她被辞退只是她个人小题大作吧?

不少港人都在说著这些反问,令传媒行业的新闻工作者只会感到更心寒,因为如李慧玲般拥有江湖地位的资深记者都落得如此下场,其他没有这样资历的新闻工作者,如何可以在作出尖锐批评或报导时保証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

外行人或许仍然可把这些当作一般商业机构的运作,但不少传媒人则会质疑商台突然辞退李慧玲、《明报》突然换总编辑、《苹果日报》突然被抽广告,这一系列的事件不是巧合,而是有势力正在有计划地消灭不同声音。

这些质疑是源于《明报》是香港知识份子和教育界阅读的报纸,《苹果日报》主要读者是中产和年轻人,商台亦是香港少数的主流电台,这些都是香港的主流媒体,而不是只有少部份人阅读的中共喉舌报章。

巳经没有退路

当这些媒体也出现这样的变化,每天在前线工作的新闻工作者更是冷暖自知。和其他媒体相比较,这些媒体不时会视为敢言、愿意花资源进行调查性报导,而且都会对行政长官和其他拥有公权力的高官等穷追猛打,但求找出真相。

或许在一些港人的眼中,这些新闻和评论都不重要了,香港要求的是一个和谐的局面,而不是人人批评政府的社会。

有市民在示威中高举“市民要真相,新闻要自由”和“传媒失声,市民有冤无路诉”的标语,相信也是真心的。就像两年前为观看国庆烟花表演,其后发生海难的家属表示多谢香港的媒体报导,政府才愿意跟进;也有2011年马尼拉人质事件的生还者感谢香港媒体一直跟进,为他们争取公道。

这些道谢都是真心而且真实的,但更多的香港人对此不为所动,可能认为这些事不关己,也可能认为媒体一些夸张的报导巳经失信于群众,而且传媒巳经过份自由,甚至哗众取宠;年轻人则跑到网上去,不相信传统媒体,否则这次的游行不会只有6000多人。

从报导上街游行到自己要上街游行的新闻工作者,在这样的形势下如何自处?相信巳经没有退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