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突把亚太财长会议由港改京举行显强硬对港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财长会议去年由中国宣布,将于本年9月中旬在港举行,特首梁振英视为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支持,但北京突然通知港府,会议推迟至9月下旬,地点亦改在北京,以方便会务联系。不过,原先承办部分会议的澳门政府,则未接获通知。香港各界均认为北京的决定突然,纷纷揣测是否与争取真普选的「占领中环」行动或中港矛盾日益扩大有关。评论普遍认为,有关决定损害香港,对港形象有负面影响,亦在一定程度上标志着北京对港态度转趋强硬,要发放「大礼」可送可收的信号。

对有关信息,建制派的立法会议员或报章评论认为,港人应有反思,质疑北京向香港送「大礼(即惠港政策)」,港人可有相应的感恩?而泛民主派和占中召集人之一的陈健民则认为,北京态度转趋强硬,显示其独裁的一面,只要中央不喜欢,便把政策收回,这是香港可悲之处,实质效果是要造成港人对立,对中港均没好处。解决之道,是香港减少对中国内地的倚赖。

根据港府25日的公布,北京政府解释,今年亚太经合组织系列会议数量多、涉及面广,「为了确保各类各次会议会期的统筹衔接,需要对一些会议的会期作适当调整。原定…在香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财政部长会议调整到九月下旬之后举行。为了便利会务安排,会议地点改为北京」。港府对此表示尊重和理解。

相关的港府决策官员公开强调,事件没有其他原因,呼吁各界不要揣测。港府消息人士更在闭门「吹风会」上称,受影响的不光是香港,原订8月初在哈尔滨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三次高官会议,亦改在北京举行。

不过,民间各界均质疑北京的解释,认为香港有能力应付有关转变,有关突然决定必然事出有因。大多认为,事件与占领中环行动和近期不断扩大的中港矛盾有关。

行政及立法两会会议成员叶刘淑仪不揣测是否与占中有关,但相信北京政府的决定考虑多项因素,包括时间、地点、人流、维持秩序的能力,以及「会否引起争议」。

和平占中秘书处发声明称,财长会议取消在港举行,或许是要避免占中或其他抗争行动在会议期间发生,成为国际新闻焦点而引发国际压力。

有亲北京背景的《香港经济日报》26日社评亦指出,APEC会议若在港举行,可能成政改冲突催化剂,持反对中央政改立场者,极可能趁全球聚焦香港的APEC会议时,作更激烈举动,与中央博弈碰撞,助长了反对声势,令中港关系更趋紧张。

社评续称,若底因真的是这样,反映中央对港疑虑极深,明知叫停会议会惹起议论,亦要煞车。可以预见,中央在政改问题上,立场会更加强硬,与香港泛民主派的对立更僵,政改触礁、占中推行的风险或更高。更应关注的是,北京会否在经济上亦不愿再把鸡蛋堆放在香港,转为加快和其他国家地区合作,以分散风险?若此,势不利本港经济发展。
不少民主派人士亦认同有关分析,并指,北京藉此向香港发出警号,中央不会事事以香港为先。时事评论员刘锐绍亦指出,事件反映北京对香港的重视程度大不如前,期望对香港小惩大戒。

泛民的工党议员李卓人以「大石压死蟹」来形容事件,而民协议员冯检基则批评北京不应以政治角度处理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占中召集人之一的陈健民表示,中国态度强硬,港人要思考争取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是否比一时的经济损失更重要,若此,这些影响将属短暂。他更认为,现时香港经济单一,港府应思考,不要过于倚靠中国。

恒生管理学院商学院院长苏伟文表示,香港失落主办亚太经合组织财长会议,对未来香港在国际上的地位有很大影响。而随着中国内地经济崛起,一定会对香港带来竞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匿名
    2014年2月27日01:50 | #1

    香港的反对派以为,他们可以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别拿占中来吓唬人,中国不是乌克兰,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共产党员是从来不含糊的。如果所谓的民主派要搞乱香港,党是会痛下杀手的,到时候这些人都跑光了,香港更干净,更有利于发展。

  2. 匿名
    2014年2月27日03:41 | #2

    @匿名
    就跟49年后反肃……反右……文革一样
    承诺97年前1国2制承诺也跟45年前的民主政治一样放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