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反对SCA5?由SCA5说亚裔的到底该投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从个人利益方面讲,SCA5对我毫无影响。但我反对它,因为它是对亚裔整体的又一次打压。尽管亚裔个体上有不少人已混得春风得意,子女个个学业优异,比起其它种族,似乎生活上过得挺惬意。但从整体上来说,亚裔就是一个被人踩在脚下忍气吞声的族群。出几个亚裔政客,有几个真正为亚裔谋福利?有的混得风生水起的还恨不得摆脱与自己种族的关系。

一般来说,优秀的族群应该赢得尊重,可高智商的亚裔却得到这么多的嫉恨与不公正的对待。只要SCA5最后通过,以后还会有SCA6,SCA7…对许多人来说,也许今天的SCA5损害不到你的个体利益,但从此后出笼的SCA6, 7, 8…就很难说了。当一个族群从整体上被人看成是可以随便欺负的,这族群中的个体不感到被忤逆,实在是太麻木了。

这个口一开,今后什么都能按肤色比例了,不光是子女上学。

我一贯是支持民主党的,但是现在民主党既是把华人当铁仓,又完全不把华人的利益当回事。想当于人家的bitch,想临幸就临幸,不想临幸就扔在一旁,华人绝不能落到这个境地!华人必须有共和党或第三党的alternative。其实现在共和党也在反思,逐渐会接纳华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在少数族裔中,华人因为勤勉努力守法缴税创造财富以及较高的收入,是共和党最能接受的对象(前提是其对种族政策反思,以及华裔必须表现出于中国一定程度切割),这也就是为什么谈到immigration reform,共和党抛出来的议题是给高级文凭持有者绿卡的原因。长远来看,如果共和党能在排外问题上进行reform,在其他很多问题上其价值理念是更符合华人(甚至还有西裔)的价值观的。在加州华人完全可以左右政局发展,如果加州华人彻底导向共和党,足以颠覆加州的深蓝色,55张electorate票完全可以改变大选的平衡,这甚至能成为左右美国政坛的一股重要力量。

很多时候交流有障碍,以为华裔一直是沉默的群体,议员根本不知道意见有这么大!各大亚裔组织可以做的一件实事是,现在就登记选民意见,选民应该明确登记表示如果此法案通过,将不再支持民主党,改为支持共和党。如果能征集到大量签名,就有类似tea party一样草根运动的威力!因为上mit的很多新移民还没有投票权,这事儿光在mit上做没有还必须得联合老移民。硅公硅婆儿子还能挤进15%,也有能力搬家,老移民最此事应该更加关心!希望能有组织落实联系老移民的组织一起行动

华人参议员作为华人,不论党派信仰如何,不为华人出力,背叛华人利益,就是华人的内奸.这三个华人议员,名为华人,实际上干得是对危害华人群体利益断子绝孙的事情.如果这种内奸在犹太人群体中,早就被犹太人内部处理了.大家牢记三个华人议员干得是对自己民族包括他们自己子孙断子绝孙的事情.关键不是投票选华人,而是看候选人是否支持华人利益,至少不是伤害华人利益. 从这点上看,共和党候选人更符合华人标准和长远利益.哪怕这个共和党候选人是老墨,只要他反对SCA5,也应当投票给他.而不是选择几个民族汉奸杂种华人上台.

一人一票制度应该废除,应该根据对社会的纳税贡献决定投票的点数,年税收在一定基本水准的给1个投票点,如果象老黑中很大一部分人那样吃福利一点社会贡献没有的的只给0.1个投票点.这样才能防止社会蛆虫福利族劣币驱逐良币,最后把整个国家和社会搞垮.

SCA5: 给议员打电话记录

都有人接,基本我就一句话,I would like assemblyman(women) xxx vote NO on SCA 5

RICHARD PAN

接线生说会PASS ON MESSAGE, 没有记录名字地址

Mariko Yamada

记了名字和地址,还问我从那儿知道这个SCA 5, 我说是FACEBOOK,WeCHAT, 然后说周围的人都知道,都在谈论这件事,大家很ANGRY,都认为是DISCRIMINATION,而是说如果SCA5 通过,肯定转投共和党。

Ken Cooley

记了名字和地址,但是居然没听清楚是啥BILL,我还重复了好几遍。木有太多对话,就是NO ON SCA 5

Joan Buchanan

很NICE的接线员,问了地址和名字,问我有啥MESSAGE 传达给BUCHANAN。我当时都愣了,不过立刻调整,讲了如下观点,首先旗帜鲜明地指出SCA 5 就是DISCRIMINATIONBILL。 大致背了几句MARTING LUTHERKING 的话,说这个SCA 5 AGAINST DR KING‘s DREAM, 第二,指出现在加大有POLICY GET BEST AND BRIGHTEST, 就是LOCAL PATH, 每个高中TOP9%保证进入加大。第三,指出现在加州的人口组成白人,西医超过30%,不能算MINORITY,真正的MINORITY是ASIAN和AFRICAN-AMERICAN(不要用BLACK,有歧视嫌疑)。这个SCA5 可能会小幅提高AFRICAN-AMERICAN。 但是等达到7%这个人口比例之后呢?就算AFRICAN-AMERICAN 在出色,都不能进加大了。如果SCA 5 PASS,开始限制的是亚裔,明天可能就会用来限制非裔,将来可能会用来限制西裔,限制白人。
第四,已自己在大学当TA 的经验,如果学生没有WELL PREPARED, 很难毕业。UNDER_QUALIFICATION 的学生进了大学之后,会非常STRUGGLE,对将来的CAREER不一定有好处。 第五,如果SCA 5 通过,必然会有大量的LAWSUIT AGAINST UC 和加州政府,SCA 5一过,我自己就会SUE. 这些必然浪费很多纳税人的钱,同时提醒加州现在已经赤字了。 最后,如果没有公平的入学标准,加州不再对人才有吸引力,必然重创加州经济。 

接线员很有耐心,中间不断说“YEAH,RIGHT“,搞到我最后都木有话说了,对方还是一副很耐心等着下文的态度,只好我自己说,没有了。

Phil Ting(丁右立)

开始先问了名字和地址,然后立刻说,你不是我们选区的,你要不要联系你自己选区的ASSEBLYMAN, 我说已经联系过了,我虽然不在你选区,现在是INTERNET的时代,任何人都会被别人影响,我希望MR。 TING MAKE RIGHT DECISION VOTE NO On SCA 5。 然后对方说会PASS ON MESSAGE。

反SCA5内部消息

1)Bill会通过两个committee,这点大家不要有任何奢望.
2)Bill到Assembly Floor时间段,Now-June。取决于里面政治博弈以及我们的努力.
3)Paul Fong/Bob Wieckowski都可能会投Yes,但他们今年面对的选情决定,他们是链条上最脆弱的2环。请大家集中火力为他们寻找对手!(Paul Fong选区最好有个女选手能站出来,但时间紧迫,3/7号报名截至;如果Paul Fong是Dem唯一候选人,我们需要初选中让他得票不能超过50%,逼他参与复选与共和党对手PK。所以我们只有3次狙击他的机会,而第1次机会已经很小,时间太短)。Bob选区我们如果拿不到Promise,需要强力支持他对手(一个重新出山的有小偷记录的女选手),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
4)如果要比较大的胜算,还需要重点争取另2位Assembly Member。我们得到专业选手帮助,正在尽力筛选以便能集中有限火力。南加的Ed Chau是可以重点攻击的一个,湾区另两位Phil Ting(D19 SF)和Rich Gordon(D24 Los Altos)也都是可以争取的。
5)拿到承诺前,请不要给以上任何候选人捐款!以前发出的号召给Paul Fong捐款声明收回.
6)为统一资源一致反对SCA5,我们正与很多组织合作,CAPE/CAFE等。抛弃成见,与UAAFA合作也在协调。
7)Peter Kuo刚加入我们Group,他正在Run for Senate,他是共和党,SCA 5上也立场鲜明:反对!我们需要这样的议员来平衡加州Dem一党独大,有意可以给他捐款。

这次敌人非常强大,我们需要联合一切能联合的力量!

积极反对sca5,但华人同胞也应反思

首选所有华人同胞必须团结起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积极参与,坚决反对sca5。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反思而进取,因为这可能仅仅是开始。对百年前排华法案刚刚不情愿地道歉,新一轮排华浪潮有蠢蠢欲动。

1 为什么华人在世界各地都为高素质,高教育,而且富裕,但是却总是处于弱势,甚至任人宰割呢?
盖因华人同胞过于迷信个人奋斗,而忽视集体的建设和力量所致。个人奋斗能成功一时一地,很难长久,没有一个集体,只会变成肥羊任人宰割。

2 教育观念的转变
教育下一代不应以工程科学为唯二的选择。应鼓励子女学习政治经济,积极参与社会政治。适应美国政治生态环境。这在任何国家社会都是很重要的。在美国这个民主制度非常健全的社会尤为重要。

3 我们自己也要努力适应,学习美国的政治生态

4 关心华人中的弱势群体,不管留学出国的白领,还是偷渡过来的,都应该团结,因为在其他族群眼里,我们是一个集体,是无法分割的。
大家应大处着眼,求同存异,在大事大非面前,团结一致,才能在美国生存。

现在仅仅是个开始,道路还很长。

由SCA-5说亚裔的到底该投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众所周知,亚裔美国人在美国两党政治中处于很尴尬的地位,原因有二:

第一,亚裔人数少,投票数也少,很难对大局有影响。

第二,两党没有一个是为亚裔服务的。两党的政策,对亚裔都既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地方,两者很难取舍。

正因如此,我们才要把有限的力量用在刀刃上,总的策略如下:

其一,在全国范围内,集中投票,即将选票集中投向一个党,以打压另一个党。

在决定该投哪个党的时候,应该分清主次。在次要问题上不争论,抓住主要问题做文章。两党提出通过的一些对亚裔不疼不痒的方案,都不作为考量因素。但涉及的切身利益的问题,比如这次的SCA-5,直接严重损害了亚裔的受教育权,这是根本利益,而且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所以今后亚裔应该团结一致投共和党,让民主党learn a lesson,认识到得罪亚裔就是这后果。同理,如果今后什么时候共和党又推出了严重恶心亚裔的政策,这时候就应该立即调转风向,以后集中投民主党。这样做起码可以让两党不敢再像SCA-5这样明目张胆得恶心亚裔。

如果组织宣传得当,集中投票应该不难实现,因为大多数亚裔都是中间派。对很多人来说,两党都是半斤八两,两个烂苹果选一个不太烂的吃。假设有20%的亚裔是铁杆民主党,20%是铁杆共和党,那剩下的60%都可以用来做文章。若这些中间的都倒向一党,那加上原有的20%铁杆派就是80%。

其二,在个别州的范围内,支持少数派,防止出现加州这样的一党绝对多数。

当今美国政治,党派利益高于国家利益,两党越来越极端,政客越来越无耻,中间派不讨好,极端派博眼球。慷国家之慨求一党之私屡见不鲜,奇葩法案挑战人类三观下限。今天允许学校录取的种族偏好,明天还不一定要什么。这种情况下,一党占据州内参议院压倒多数,众议院压倒多数,州长,重要委员会多数的时候,该党就可以随心所欲瞎折腾,只要他们党内通过的东西,就可以在州立法层面畅通无阻了。如果能防止这种一党独裁,虽然不能变好,但起码不至于变得更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