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俄国不会轻易“撒手”乌克兰

“这是考验人们灵魂的时刻,”当北美殖民地人民发起反对英国统治者的独立战争(War of Independence)时,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写道,“暴政就像地狱一样不易被战胜,然而我们慰藉自己:斗争愈是艰难,胜利就愈加荣光。”

乌克兰的抗议者一面哀悼他们当中的死难者,一面庆祝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盗贼统治的垮台,同时却拿不准俄罗斯接下来会怎么做,他们现在体验的正是潘恩在1776年如此雄辩地表达的那种激情。

许多乌克兰人渴望他们的革命能够成为波兰1989年革命或波罗的海国家1991年革命的翻版,决定性地转变国家发展方向,走向自由、公民尊严、民族独立、以及建立在与欧盟(EU)密切关系基础上的经济繁荣。

但乌克兰的内部分歧和该国对俄罗斯的战略重要性带来了一个切实的风险,即这场革命恐怕不会产生那种明确的结果。南斯拉夫在共产主义体制垮台后陷入了内战。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尤其是在埃及和利比亚爆发的革命,也没有兑现其实现民主、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的承诺。

在乌克兰规划其未来之际,以下五点可供考虑。

一、既然乌克兰人终于有机会见识了一下亚努科维奇位于基辅市外那极为奢华的豪宅,还有庄园里的鸵鸟和仿希腊雕塑,这位已被罢黜的总统也就基本上没有什么政治前途了。即便是在他的大本营,即东乌克兰讲俄语的地区(上周末他曾现身此地图谋反抗),也一定已视他为彻头彻尾的腐败分子。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和他的“政治技术专家们”对亚努科维奇到底有多不满,大家只能猜一下了。

二、虽然亚努科维奇名誉扫地,但东乌克兰和南乌克兰仍需要另一位或另一群政治人物,来在国家层面上代表本地区的利益。这些俄罗斯族或讲俄语的人所在的地区,不会允许乌克兰重建为一个由西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的愿景主导的国家。

三、如果三个月内举行总统选举,获胜的可能要么是亲西方的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要么是前拳击冠军维塔利•克利奇科(Vitali Klitschko)。季莫申科的执政记录不佳,而且上周六她在基辅独立广场(Independence Square)发表演讲时,并没有从群众那儿收获绝对的热情,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克利奇科则毫无执政经验,激进民族主义者也对他持怀疑态度,而这些人在这场革命中发挥了日益重要的作用。

四、普京不能、也不会对乌克兰放弃想法,因为没有乌克兰的话,他鼓吹的欧亚联盟(Eurasian Union)就成了空壳。更重要的是,势力范围里少了乌克兰的俄罗斯将更像是一个亚洲大国,而不是一个欧洲大国。俄罗斯不大可能像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那次入侵导致格鲁吉亚在事实上被肢解,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被俄罗斯吞并)那样再入侵乌克兰,只因俄罗斯人更倾向于让乌克兰境内的亲俄势力来干镇压民族革命这种脏活,就像1981年在波兰发生的情况那样。

五、但不要因此就形成误判,实际上,俄罗斯的反弹是不可避免的。乌克兰人向民主、独立和廉洁公共生活的成功转型,也将促使俄罗斯人在国内寻求自由,就像2011年11月俄罗斯国内的民众抗议活动反映出的情况那样。在普京看来,这才是最无法接受的结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