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泰国是下一个乌克兰?

潜在的危险局面正在泰国不断发酵。近几周,世界的注意力集中在乌克兰,这可以理解。但东南亚第二大经济体的政治僵局同样难解。街头暴力加剧的可能性不容忽视。几十年来首次出现泰国可能一分为二的论调:较为贫穷的东北部与以曼谷为中心、普遍富裕且城市化程度较高的南部分离。

当然,泰国未必会走到分裂境地。毕竟,该国的政治危机已经郁积多年。面对着军事政变、选举作废和偶尔的流血冲突,泰国设法坚持了下来,甚至还吸引到大量外资和大批游客。

但现在,冲突双方比以往更加顽固。如要防止引发暴力、产生可怖后果,一方或双方必须有所退让。数月以来,泰国爆发过多起针对英拉•西那瓦(Yingluck Shinawatra)政府的街头抗议——英拉是流亡前总理他信•西那瓦(Thaksin Shinawatra)的妹妹。抗议者说,现政府不过是他信干政的幌子。他信在2006年的政变中遭罢免,之后被判滥用职权从事腐败活动。(他信的律师称审判有政治动机。)政府试图通过法案赦免他信,这一自利举动引发抗议。

英拉试图通过在2月提前选举来避免危机,但没有成功。20年来在大选中从未获胜的反对派抵制选举,封锁投票站。投票率参差不齐。英拉的党派虽然获胜,但得不偿失。她必须等待当时没有竞争对手的选区进行补选之后,才能组建合法政府。与此同时,她领导着一个没有权力的过渡政府。她的部长们只能偷偷会面,或是用电子邮件联系。

抗议者已经围住了英拉的办公室。她脖子上的司法绞索越勒越紧。一家反腐机构表示将控告她在大米补贴计划中管理不善,使她面临弹劾风险。

毫无疑问,英拉的总理生涯即将走到尽头。但反对派的“善后”计划并不可靠。它提议设立由显要人物(不经选举)组成的委员会,实施“改革”,引领国家向新的选举过渡,但并未提出具体的改革措施。不过,只要维持普选制度,他信的某位代理人似乎将又一次胜出——2001年来每场竞争性选举莫不如此。妥协无望。前总理、抗议领袖素贴•特素班(Suthep Thaugsuban)表示,他领导下的运动要么赢要么输,但从不会妥协。

对国家机构缺乏信任严重削弱了泰国。自从1932年君主专制结束以来,军方已经成功策动11起政变。军方2006年后扶植的政府是个闹剧。谢天谢地,这次军方没有介入。“司法政变”也是屡屡发生。法院先后解散了他信的数个代理政府。泰国人现在已经无人可信。

王室仍然得到一些尊重。但健康不佳的86岁国王普密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已经退出人们的视线,住在首都之外。普密蓬死后很可能出现继位危机。甚至有人认为,近期的巷战是王室代理人之间的冲突——一方是王子的支持者,一方是公主的支持者。

真相要更复杂。但似乎可能的前景是,一旦颇具约束力的国王去世,长期被压抑的对立情绪将会爆发,结果难以预料。

即使国王处于权力巅峰时,我们也不清楚他能否解决本质上是权力之争的冲突。广泛地说,这是泰国统治阶层与之前无投票权的大众的对立。统治阶层认为大众被他信所蛊惑,不相信大多数人具有明智选择的能力。僵局由此而来。

对抗近期愈发暴烈,数人丧生,包括一名5岁女孩。城市里弥漫着手榴弹袭击和枪战的回响。形势的变化令公众反感。

泰国问题专家克里斯•贝克(Chris Baker)表示,这可能促使双方悬崖勒马。他认为,如果素贴和英拉双双退让,则有可能达成某种妥协。提高东北部的政治自治程度可能是一个解决方案。

不过,事态也很容易恶化。如果英拉被迫下台,她的支持者可能认为,不管他们怎么投票,统治阶层都不会接受结果。如果他们形成这样的判断,未来将麻烦重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